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05.怎配

替嫁05.怎配

    而此刻沈昌平也应了那波斯猫儿,趴在沈云霆身上,虚软无力的身子蜷缩成一团,让人忍不住轻抚她光裸的蝴蝶背,细碎的吻一一落在她面颊、颈侧。

    皇后闻言抬了抬懒散的眸子,欢爱后的猫儿总是比往常更为娇贵。

    “陛下什么都能应了妾?”

    “梓童先说来听听。”沈云霆颇有兴致,吮着她纤细的脖颈小意温存。

    皇后一双碧藕撑起懒散的身躯,双手抚过沈云霆舒展的眉眼,在他无意识勾起的薄唇上啄吻。

    “妾想回左相府探望父亲大人。”

    “不可。”

    沈云霆抓住一节藕臂,双眸寒意凌然,沉着一副俊颜,那猫儿终归是比沈昌平乖巧可人许多。

    “为何不可?”皇后蹙眉不解,若是演戏,她这正经的左相府出嫁女自当奉陪,暗缩在宫中,不免遭人起疑。

    “朕说了不可便是不可。”

    帝王向来是霸道无理的,沈云霆驳了她的请求,翻身下了榻,穿衣离去。徒留风吹拂过的纱帐后的娇艳春色和满室馨香,皇后瘫软在尚有龙涎香余温的美人榻上,闭目游神。指尖轻点几下丝绦上系着的小铃铛,伺候的哑婢鱼贯而入,纷纷低垂着头,行动间只闻风声。

    梳洗过后的皇后娘娘,伏在案前,提笔一手簪花小楷,零星洒了几滴墨汁儿,只好作废的揉成一团,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唤来婢女替自己揉肩捶背,那小纸条不经意间便没了影。

    那婢女甫一出殿,向暗处打了几个手语,小纸条几经易手,终归是到了沈云霆案上。

    奏折堆砌成了小山,沈云霆敞开里衣,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胸前、脖颈小猫似的爪印清晰可见,总管太监垂立在一侧伺候着,暗卫来无影去无踪,不过须臾,簪花小楷的纸条就摆在了沈云霆眼前。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夹起一点,勾唇嗤笑。近日沈昌平小动作不断,他难免起了逗弄之心,偌大的椒房殿里外都是他的人手,沈昌平不仅失了忆,脑子也变得不好使,傻乎乎的垂死挣扎,怪可爱的紧。

    【父亲安否?】

    沈昌平还惦念着左相那个老匹夫,也不知先皇在底下听到自己最爱的女儿喊他人父亲,是何感想?怕是那张老脸色彩斑斓,气喘不匀。

    “将狸奴送到椒房殿去。”沈云霆又起了兴致,指着窝在他脚下小憩的波斯猫,对身后的大太监吩咐道。

    “陛下,这……昌平公主……”大太监在宫中摸爬滚打了数十载,早练成了人精,只不过面对从小看到大的昌平小公主,仍是心下动容,不免起了恻隐之心,趁阴晴不定的沈云霆兴致好的时候,欲多嘴几句。

    “怎得,你个老阉奴是要顶撞朕?年纪大老糊涂了不成,椒房殿是朕明媒正娶的皇后,昌平那个小贱人怎配?”沈云霆侧身倚在上好黄花梨制的龙椅上,胸前大片肌肤裸露,其上红印青紫掐痕点缀,他浑不在意被人瞧了去,眼尾上挑,波澜不惊的眸面无表情的斜睨大太监。

    大太监心惊胆战,年迈的身子瑟索,慌忙下跪磕头,豆大的汗珠顺着沟壑纵横的老脸下滑。

    “罢了,将这小畜生给皇后送去,让皇后多与它学学。”沈云霆抬手一挥,踢了踢脚边的团子,捏住奏折的一角,眼皮也不抬的办起公务。

    躲过一劫的大太监,连忙起身,抱起那团子,轻手轻脚退出了御书房。步伐迈的轻快,一点儿也不像上了年纪的人。

    皇后领到那狸奴赏赐时,瞥眼细看手中绵软的一团毛球,心下熟悉感又增了几分,只觉似曾相识。

    “多学学?陛下要本宫学这小毛球甚?”皇后闻言诧异。

    ————

    沈云霆:真香预警。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