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06.莫怕

替嫁06.莫怕

    那团小毛球儿终归是留在了椒房殿,它也不怕生,在椒房殿内外四处溜达,惬意潇洒极了。

    皇后略感疲乏,柔夷支着太阳穴,旭日洋洋散散照着,昏昏欲睡。狸奴威风凛凛的扫视了一圈后,后腿提劲,一步跃上美人榻,蜷缩起绵软的身子,两只小爪子懒洋洋搭在皇后胸口,闭了眼打起了小呼噜。

    沈云霆处理完政事后已是日暮黄昏,他瞧了眼殿外昏沉沉的天色,夏日多变,晌午时分万里无云,到了夜间便疾风骤雨,隐约有落雷的趋势。念及椒房殿内的娇贵人儿,脚比心快,不一会儿便到了殿外。哑婢无声,七零八落跪了一地。

    “个小畜生,倒是比朕还恣意。”沈云霆捏着狸奴的后颈一把扔在了地上,摔醒了迷迷糊糊的小毛球。毛球儿被打断了美梦也不恼,猫眼圆睁见到熟悉的人,伸出倒刺小舌舔舔了自己的小爪子,又在那双大掌下轻蹭着自己毛绒的小脑袋。

    “喵~”

    “噗嗤——自己出去玩。”沈云霆见那猫儿的蠢样,轻笑一声,赶着小团子出了椒房殿。那双鹰隼似的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沈昌平起伏的胸口瞧。一双大掌覆上猫爪子搭过的那处,隔着上好的锦衣布料,揉捏起皇后的两团乳儿。

    皇后一弯柳叶眉似蹙微蹙,樱唇启合嘤咛几声,白藕臂在虚空轻挥几下,想将那恼人的东西赶了去。白藕臂挥至沈云霆刀削般的坚毅侧脸,被他一把抓住,惩罚似的重重掐了下皇后脆弱的奶尖儿。

    皇后猝然惊醒,锦衣剥落,绣有鸳鸯交颈的红布奶兜皱皱巴巴的横亘在双乳间,白玉般的两团雪乳,被男人揉捏在掌中,殷红挺立的一颗在空气中颤颤巍巍。

    沈云霆俯身埋首在她颈侧,吮着她娇嫩的肌肤,将两团蜜乳欺负的可怜兮兮,她口中泄出点滴娇吟,意识逐渐回笼,瞥眼瞧见小轩窗外,黑云密布,电闪雷鸣,白光惊然横劈,扰了一池春水。

    皇后浑身颤栗,不安的蜷缩,向沈云霆身侧靠拢。嗓音颤颤,染了哭腔:“陛下......云霆......”

    “莫哭,怎得这般娇气,朕不是来陪你了吗?”沈云霆舔拭皇后眼尾沁出的泪珠,起身抱着怀里的娇躯,大步踏向殿后的温泉池。

    早在沈云霆踏进椒房殿时便下了令,灯火通明,夜明珠不要银子的坠在过道上,殿内比白日里还明堂敞亮,黑云压城的紧迫感被挥散了大半。

    沈昌平养尊处优了十六载,唯一不大舒坦的便是雷云天。她怕极了雷鸣电闪声,每逢雷雨日,先皇便会亲手抱着自个儿的娇贵小公主,坐在朝阳殿的龙椅上,又命人将宫内的每一处都点上透亮的烛火。龙气充盈的朝阳殿内,先皇哄着坐在膝上痛哭流涕的奶娃娃:“乖囡囡不怕不怕,有真龙护着,必不会伤了朕的囡囡。”

    就连阴冷潮生的冷宫都被宫婢们燃了整夜烛火,沈云霆冷眼旁观,嗤之以鼻,暗道小贱人就是矫情。他生母生他那日,亦是疾风骤雨风声鹤唳的雷鸣天,冷宫阴郁无人,野草存生,只一瞎眼老嬷嬷,他的生母孤立无援躺在冰冷的硬木板床上,拼着最后一丝气力,将他生下后血崩而亡。先皇为他取名云霆,不免多了随意讽刺。

    “云霆,云霆,云霆......”

    皇后娇娇软软的呼喊着他的名字,青丝三千铺于脑后,半遮着香软玉体,闻着他身上浓厚的龙涎香气味,心中不安减了几分。

    “朕在,乖娇娇,莫怕了。”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