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14.兄长

替嫁14.兄长

    “这参汤味道甚佳。”沈云霆眼底噙着笑意,抿唇赞许,参汤入喉后似是打通了任督二脉,通体舒畅。汤味鲜美浓厚,萦于舌尖。

    皇后坐在沈云霆腿上,低垂着头,耳廓泛红,双眸晶亮,两颊浮着羞红:“陛下欢喜便好。”

    沈云霆瞧她那副娇羞模样,心上柔软一片,不免起了戏弄之心打趣她:“娇娇殿中的厨娘手艺甚佳,朕想同娇娇讨了她来日日为朕熬汤如何?”

    皇后闻言怔愣,这汤是她亲手熬得,并未假手于人,如今要如何凭空变出个大活人来?她微抿唇,贝齿咬在唇瓣上,眸色慌乱,心中想了许多对策。不经意的抬眸间,瞥到皇帝嬉笑的俊脸,恍然大悟,暗道自己犯蠢,椒房殿内都是皇帝安排的人手,他怎会不知是自己下得厨,分明是在戏耍自己。气得皇后,下一口参汤直接喂进了自己嘴里,末了,撇撇嘴娇嗔皇帝一眼。

    皇后这副生气的模样,落到沈云霆眼里反倒是娇娇俏俏,饶是在铁石心肠的英雄傲骨,都要被这娇俏击溃的捧出心肝儿供她蹂躏。沈云霆拿开皇后手中的瓷碗汤匙,寻着那张樱桃小嘴就是一通咂摸,舌头探入唇腔,卷过未来得及下咽的几丝汤汁,从她檀口中夺食。

    “娇娇下次用嘴喂朕,味道恐会更佳,朕亦更会欢喜。”

    说罢未等皇后醒过神来,沈云霆含了口参汤,强势的擒着皇后的下颚,撬开贝齿,渡入她口中。舌尖将参汤往里送了些许,迫得皇后一股脑儿的咽下他口中的津液,两根舌头交缠在一起,吮着唇齿内的芳菲,沈云霆只觉心旷神怡,手掌、下身皆不安分起来。

    大掌探入皇后的衣襟,拨弄里衣,指尖挑着肚兜的系带。兜不住皇后两团硕乳的肚兜摇摇晃晃,指尖隔着肚兜,搔刮两颗乳首,又或双指夹着打转,肚兜下的红缨渐渐挺立,皇后双眸含春,唇腔内的软舌放弃了挣扎,任他为所欲为,交换着不知道是谁的津液吞咽。

    大掌拨弄肚兜,从侧里抓住一团软肉,捏着那蜜乳摇晃,蜜乳上的坚挺殷红,只肖薄茧指腹轻微触碰,皇后娇软的身子便会轻轻颤抖。唇间溢出丝丝娇吟,一双柔夷无力抵抗着他的前胸,唇齿含糊不清念着:“别……不要,这里是……不行……”

    沈云霆只在椒房殿内的各处肏弄过她的身子,还未在御书房内宣淫过。在肃穆庄严的处理朝政的地方,行夫妻敦伦之事,令皇后羞耻不堪,总觉污了列祖列宗的圣听,不免有些抗拒。

    沈云霆念着皇后娇贵的身子,将她压在书案上肏弄的想法立时被否决。念着皇后为自己洗手作羹汤,又时刻关切自己的神情,咬了咬牙,只好先放过这小妖精,待晚间安寝时再办了她。

    皇后缓缓呼出一口气,以为自己说动了沈云霆,忙站起身整理被扯开的前襟,思及自己前来送汤的目的,踌躇半晌,被吻的红肿的双唇启转开合道:“妾来时,遇到了兄长。”

    沈云霆含笑的眸霎时风云变幻,沉下面容,包扎着秀帕的手一把握住皇后纤细的手腕,厉声质问:“宋侍郎与梓童说了些什么?”

    皇后言辞闪烁,手腕上的疼痛令她蹙眉,然她无暇顾及,心中疑惑又起了几分:“并无,妾只远远瞧了一眼,兄长并未见到妾。”

    “梓童如何识得那是宋侍郎?”

    “妾耳尖,听那小宫女行李时道了句,本想着追上兄长问父亲大人可安,只不过手中的参汤需得趁热了喝才好,因此并未着人拦下兄长。陛下疼妾宠妾,见兄长父亲的事想必也不急于一时。”

    沈云霆也不知是否听信了她的话,擒着她手腕的力道骤减,紧蹙的眉眼舒展开,面色平平。皇后掩去神色,另一只手覆上疼痛的皓腕,稍退几步福了福身,欲要告退离去:“妾便不扰了陛下,晚间再为陛下熬汤解乏。”

    “慢着,娇娇如此这般念着朕,朕得好好赏娇娇。”沈云霆敛眸,一把揽过皇后稍退的身子,大掌抬起皇后瘦削的下颚,大拇指在那张红肿的樱唇上摩挲,张开薄唇牙尖咬在柔软的唇瓣上,直至铁腥味弥漫齿间,他方伸了舌尖轻舔冒出的血珠。手上包裹的手帕不知何时被他解开扔在了地上,掌心的血液丝丝沁出,血腥味让他有些兴奋。眼底的暴虐裹着一层道不明的情绪,定定望向皇后,他唇角微勾,笑得有些邪气。

    沈云霆将这场欢爱借了个由头,容不得皇后拒绝,拂手挥过书案上的几摞奏折,抱着皇后压在书案上,尽情揉捏两团蜜乳。薄唇咬着皇后的娇嫩唇瓣,齿间嗜了血,胯下的肿胀不由分说撕扯皇后的小衣,在干涩紧窄的花穴口强硬的闯入,那股硬闯的疼痛蔓过四肢百骸,疼得皇后双眸氤氲雾气,花穴口亦沁出了血。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