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19.宋夫人

替嫁19.宋夫人

    落日余晖,皇后方醒。

    那梦里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她偏信了宋子安一分。

    强撑着身子命哑婢为自己梳妆打扮,胭脂水粉让苍白的脸颊染了色,厚重的粉掩盖她的病态,一身华服尽显皇后的端庄雍容。

    甫一到前庭,一身穿命妇服的女人从椅子上起身,面朝皇后行了大礼:“妾宋刘式请皇后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母亲不必多礼。”皇后俯身扶着那妇人,苍白的修长骨节状似不经意的触到妇人行礼时覆在膝盖上的双手,手背上的毛糙指腹上的茧子,端看她厚粉敷面遮住的样貌,心底了然一二。

    宋夫人小退一步,恭谨道:“娘娘言重。”

    “多日不见母亲,本宫着实惦念,不知父亲可安,兄长可安,家中可安?”皇后奉了茶递给宋夫人,宋夫人千恩万谢过,坐在了下首的椅子上。

    宋夫人报喜不报忧,抿了口茶,行为举止一板一眼:“劳烦娘娘挂心,家中甚安。”

    “父亲病重,本宫却不能出宫探望,委实不孝,还望父亲大人海涵,本宫只能夜以继日在宫中为他念佛。”皇后手臂撑着木椅扶手,不动声色抛了块砖引道。

    那宋氏依旧垂着头,谦恭有礼,亲厚疏离有度:“娘娘孝子之心,官家自是醒得,臣妇只愿娘娘在宫中万福金安,切莫忧思。”

    ……

    拢共叙了几句,便到了宫门下钥的时辰,宋氏起身行礼:“天色已晚,臣妇便不扰了娘娘安歇,臣妇告退。”

    皇后抬眸望着宋氏出殿门的背影,最后一层余晖洒在殿外的台阶上,映衬着梦里的狂风暴雨,傲然屹立的身躯,冷漠阴翳的眸子。她闭目小憩,身子慵懒的撑靠在木椅上。

    “娇娇儿怎在这里安歇,要是受凉了怎么办,这些个贱婢怎没个眼色,莫不是成了哑巴,那双招子也不好使了吗?”炙热胸膛拥她入怀,沈云霆处理了积压的政务慌忙赶来,便见到皇后倚坐在上首,神色虚弱。

    一双柔夷扒着沈云霆胸口的龙纹样式,长长的丹寇指甲扣在他跳跃的心上。“无碍,是妾的主张,与他们无关。”

    沈云霆不问,皇后也不答,被他翻转了身子坐在他大腿上,身子紧靠着胸膛,耳侧是龙袍下强健有力的心跳声。暮色渐深,殿内两排烛火熠熠生辉,燃着熏香的镂空雕刻香炉静谧的散着安神香,哑婢纷纷退守到殿外。

    沈云霆半眯着眼,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散,鼻尖萦着皇后的闺香,神色倦怠。朝堂上的尔虞我诈,党派间的平衡取舍,都令他耗费神思,唯椒房殿内可安然度过。

    “来人,传膳。”

    “是朕的不是,让娇娇受累了。”

    沈云霆收紧了手臂,打了个盹儿的功夫,月牙弯弯高挂,早过了膳食。

    “妾是瞧天色已晚,陛下乏累,还是用了膳在安歇吧。”皇后善解人意,沈云霆在她面颊一侧偷了个吻,轻柔笑着将人抱起,大步向前。

    “陛下......”

    “朕伺候娇娇用膳以作赔礼。”

    帝王霸道的圈着她的腰身,用玉箸夹了些小菜递到她唇边,皇后身子虚弱,平日里只能用些清淡的小食,沈云霆便也陪着她食素。

    “妾想求陛下一事。”

    皇后吃了一口沈云霆喂得素食,双颊绯红,眼似桃花,内里亮着剔透星子,一眨不眨盯着沈云霆瞧。

    “何事?”沈云霆被她那双招子勾着控制不住低头,在她双唇上轻柔厮磨,荡漾着一腔柔情。

    “妾想去皇觉寺礼佛一段时日,为陛下祈福佑康。”

    “不可。”

    “陛下......”

    沈云霆想也没想直接张口拒绝,皇后料想如此,双手揽着他的脖颈,娇羞着在他唇角舔吻,如小猫儿一般在沈云霆心尖勾挠。

    “娇娇儿体虚,朕恐你受累。”

    “那......妾只去一日,烧了香便回宫可好?”

    沈云霆心下叹气,三日前伤了不知事的她,那群老不死的又上诫不可再令皇后神伤......

    左不过一日光景,沈云霆败下阵来应允了皇后。心中琢磨着随侍的人选,还要提前派人去告诫那群老秃驴看顾好自己的舌关。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