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27.吹箫

替嫁27.吹箫

    沈云霆见怀中小狸奴止了哭声,安抚似的在她樱唇上蜻蜓点水般啄吻。沈昌平定了心神,靠在他胸膛上,耳侧是胸腔里那颗怦跳的心脏发出的声响。二人久久不语,空气中一片静谧,忽传来他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抱着她身子的手臂横亘在她后背,骤然缩紧,迫使两人又贴近了几分。

    “乖娇娇,莫动了。”沈云霆沙哑着嗓音,藏不住的情欲如星火随时可燎原,他胯下的肿胀之物迟迟不得疏解,正叫嚣着,欲要突破紧箍住它的亵裤,捣入小穴内松缓。沈云霆压着蠢蠢欲动的瘙痒,默念了几遍清心咒。

    那阳物抵着沈昌平的玉腿,让她不敢在动弹,然而一个姿势久了身子有些酸软,她略微扭了扭腰肢,轻晃着娇臀,玉腿将阳物顶端蹭出几滴淫液。沈云霆霎时绷不住,双手放在始作俑者的娇臀上,上下摆动,隔靴搔痒着自己的肿胀。

    沈昌平惊呼出声,圆睁着双眸,不可置信的瞪着陷入情欲中无法自拔的沈云霆。

    “陛下!”她朗声呵斥他,试图唤回他的神智,她今日真的没有做好委身于自己兄长的准备,一颗心慌乱得很,身子越是渴望男人,心底就越是鄙夷自己。

    男人喘着粗气,猩红得眸子直愣愣得望向她:“娇娇。”低沉磁性的嗓音轰然炸裂在耳侧,沈云霆为了求欢不惜软了腔调同她撒娇,一颗头颅在她胸前乱拱,隔着轻便的薄衫准确寻找到肚兜下的殷红乳首,蹭起她身体的欲念。

    “妾,妾为陛下吹......吹箫,可好?”轻口说出那两个字好似是用了她平生最大的羞耻心,满面酡红,神色慌乱。这是知晓了二人有悖人伦的身份后,沈昌平唯一能豁出去为他做的,她耻于这段关系又恼于身子对男人的毫无抵抗力。

    “好。”喉结上下滚动一番,沈云霆哑着嗓音应了她。前次吹箫还是新婚夜那日他强压着她,如今沈昌平主动提了这遭,情欲如滚滚波涛汹涌而来,胯下之物更是粗壮滚烫了几分。

    沈昌平跪坐在地上,身子置于男人双腿间,双手攀附上他强有力的大腿。从亵裤内掏出硬挺的性器,那物砰然打在她手里,顶端沁出的几滴淫液蹭在她掌心上。她第一次清晰的去看男人那根驴物,羞红了脸颊,垂头敛眸一口含入阳物的顶端。

    浓郁的气味熏红了她的眸子,唇腔内充斥着阳物的气息,甫一进入湿热的唇腔,沈云霆便控制不住的挺胯将阳物往里深送,抵着她的喉舌,强压着她的不适和呕吐感。沈昌平当即就软了身子,肿胀性器塞在她檀口中,还有余留出的部分柱身,其上轧着可怖的青筋。贝齿不小心磕碰到阳物,惹得沈云霆鼓起额角青筋,喘息声加重,低低喘了几声。

    沈昌平无师自通的鼓起两腮吮着性器,舌尖粗粗的略过柱身舔弄几下,终究不得其法,将沈云霆抵在风口浪尖上,潮尖儿几次涌起又被利齿磕的几次降落,水火交融,折磨万分。

    他忍无可忍,怜香惜玉之心统统抛与脑后。大掌落在沈昌平的后脑上,扯着她的一头青丝,随着自己挺胯的动作前后耸动。他略过她喉间的呜咽,略过她发红的眼尾,次次都将性器闯入深喉,教她的唇腔裹着自己的硬挺。数十下蛮横的冲刺后,憋了许久的性器颤抖着在她檀口中射出浓浓的阳精。沈昌平被迫吞咽了几口,性器抽离的那一刻,她抓着自己的胸膛大口呼吸久违的空气,呛着了自己,险些喘不匀气。

    这般濒死的感觉,她好似曾遭受过,空白的脑内倏地又闪过几个片段:“叫你品个箫而已......怎这般委屈......”

    沈云霆畅意极了,他一把捞起瘫软在地上的沈昌平,抱坐在自己腿上,含着歉意的吻上她红肿的樱唇:“是朕孟浪了,娇娇莫委屈了。”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