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28.阿奇勒可汗

替嫁28.阿奇勒可汗

    在寻欢作乐一事上,沈云霆不止一次失控,他也曾寻了其他美艳女子,然而一旦她们赤身裸体的站在他面前,他便了无兴趣,傲人的玲珑身段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令人作呕的一团肉。可只要,一想到沈昌平那张殊色娇容,身下之物便蠢蠢欲动。

    沈昌平不知不觉中好似成了他的弱点,而人但凡有了弱点便会有所顾忌,从而处处受人要挟,他大可将人送到蛮夷身边,牺牲她保全边关,亦可送到宋子安身边,让左相那老匹夫与嫡子生罅隙好让他趁虚而入,扼制他的勃勃野心。然而他做不到,他只想为沈昌平铸造一个金制的鸟笼,将她永远囚禁在自己身边,任何人都窥视不得。

    “陛下,边关八百里加急!”吴太监慌慌张张的在殿外扣门,高声喊了下。沈云霆抚着昌平乌发的大掌一顿,眉间隐有怒气,显然被打断了与皇后的温情令他十分恼怒。

    沈昌平见机在他唇边啄吻:“陛下政务要紧。”若是忽视她倏地亮起的眸子和浮于表面的喜悦,沈云霆当真会觉得皇后不愧是母仪天下的典范。

    沈云霆无奈一笑,寻上她的樱唇,温柔的舔吻:“你呀......”后头的话他未说出口,吞没于唇齿间,说再多也变得无关紧要。

    待沈云霆走后,沈昌平招了哑婢伺候自己梳洗,又偷摸往暗道留下了纸条:边关有异。

    沈昌明静候几日,终于等到了胞姐的信件。急匆匆的拿着纸条就去找主持商议。他一边吩咐先帝原先留给他和胞姐的暗卫去打探边关之事,一边洋洋洒洒将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通通书于纸上,传递到暗道里。

    沈昌平深蹙着眉,久久不能平复心绪。她万般想不到,促成沈云霆登基的谋划里还有她的一份力。

    再说这方,沈云霆怒气冲冲得瞪着手中的信件,胸脯上下起伏,手背青筋暴起:“混账!”他一把拂过书案上的笔墨纸砚。墨汁四溅,染上了明黄衣袍。

    阿奇勒可汗在密信上用粗俗的语言再次逼迫他命他交出沈昌平否则便开战,还定了时限,给他七日之期。

    沈云霆阴沉着脸色,琢磨着该如何是好。他双指轻扣书案:“暗一。”

    “在。”一道黑影倏地出现在狼藉的书案前,跪在地上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左相可有动静?”想起那日宋子安的咄咄逼人,沈云霆深觉背后定有左相的推泼助澜,若被他拿捏住了左相通敌卖国的把柄,他就能携以要挟。

    “左相几日前送了信给可汗,被属下拦截。”

    沈云霆阴翳的目光,森森然扫向跪在地上的黑影,隐有怒火:“为何不报?”

    “娘娘病了。”暗一僵直了脊背,承着圣人的怒火,不卑不亢道。

    沈云霆被他一噎,蓦然想起,他压着皇后在御书房索求那日后的事情,暗一好似是与他说了些什么,然他猩红着双眸,浑然听不见任何声音,只关切着沈昌平一人。

    “咳,说了些什么。”

    “恭贺可汗和昌平公主大婚,问了些好。”

    沈云霆冷笑出声,这老匹夫倒是谨慎,浑教人抓不住把柄,若此信被人拦截也看不出任何谋反之事,还能教他更确信宫中待着的是沈昌平而非他的女儿,若安然送至可汗手中,他也可说服阿奇勒这个粗鄙莽夫与他共谋。

    沈云霆当初使计不仅算计了沈昌平自然也算计了左相,强娶了他最为珍贵的嫡亲女儿,迫使左相不得不表面与他为谋,只不过,左相千算万算,算不到他怎会将那等奸佞之人的女儿冠上他正妻的名头。呵,现如今这左相府的娇小姐也不知是去了哪处投胎。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