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30.半点真心

替嫁30.半点真心

    沈昌平带着酣意醒时,双眸的雾气还未散去,懵懵懂懂的不知所措。身上的衣衫散落褶皱,虚虚挂在娇躯上,肚兜的系带横在小腹上,一颗绵软的椒乳被沈云霆握在掌中揉捏,乳肉自指缝间溢出,双指夹着硬挺的朱果碾磨。

    “陛下?!”沈昌平惊呼出声,她万般想不到男人会在她小睡时剥开她的衣衫玩弄她的身子。自那日豁了出去以口舌侍奉了他后,两人已有几日未见,沈昌平还以为他被政务缠身,近日里不会来寻她,便放松了警惕松软了身子。

    沈云霆含糊应了声,滚烫的吻点过她的唇、下颚、颈侧,锁骨。肖想她的情欲灼烧的他只想将沈昌平拆之入腹,掌下的肌肤无一处不引诱着他。

    清醒后的沈昌平倏地抬手推开男人,捞起衣衫遮盖住自己赤裸的身子。苍白着脸色,颤抖着身子躲在一侧。被推开的沈云霆,甚是不解,深蹙着眉,手臂强硬的钳制住沈昌平,将人固在自己怀中,大掌擒着下颌,阴翳森然的目光直视她:“为何推朕?”

    沈昌平胸腔骤停了一瞬,双眸噙着泪花,低声质问他:“陛下当妾是何?是陛下的皇后?明媒正娶的正妻还是供陛下享乐的玩物?”她先声夺人,声声高迭质问,以此来掩盖七上八下的心脏和险些露出的破绽——沈云霆哄骗她替做的皇后绝不会躲避他的求欢。

    沈云霆显然被她问住,怔愣片刻,眸底一闪而过的慌乱很快被冷意覆盖:“是谁教得你说出这般不成体统的话?”

    “陛下可曾有半点真心施舍予妾?”沈昌平放低了姿态,软了声调,佯装成一个深闺怨妇。沈云霆只觉可笑,她同自己谈论真心?他阴沉着脸,翻身将怀中的人重重压在美人榻上,双手使了力扯开虚掩着娇躯的衣衫。

    “陛下!”沈昌平圆睁着双目,二人实力悬殊,她如何都挣脱不得。沈云霆唇角噙着冷笑,看着皇后惊恐万分的神情,暴虐袭上心头,动作随之粗暴了几分,大掌狠揉着酥胸,揪着两端的红缨,痛楚自双乳蔓延至全身。

    “朕不过是宠幸皇后,皇后何必如此不愿?”沈昌平越是抗拒越是不让自己触碰她,沈云霆内心就越是阴郁。昔年骄矜的昌平公主拿他当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而今公主成了自己胯下的淫娃荡妇,随他摆弄,可为何今日连他的触碰都这般惊恐慌张?沈云霆暗想:莫非是沈昌平恢复了记忆?

    “陛下......只是想要妾的......身子吗?”沈昌平嗫嚅着双唇,不可置信的启唇问他。

    沈云霆冷笑,俊俏的面庞贴近,指尖轻轻点在沈昌平下身的花穴上:“皇后这处......妙得很,朕甚是欢喜。”话音刚落,身下的娇躯蓦地僵硬,掌心覆在花唇上,指尖探入干涩的甬道。见着身下的人儿苍白的面色,他又试探道:“夫妻敦伦之事合乎常理,皇后为何抗拒?”

    眼眸深邃,深不见底,浓浓的墨色像是无尽的深渊,沈云霆的逼迫如擂打鼓敲击在昌平心上。

    沈昌平垂眸,面带苦意,贝齿紧咬着唇,无声抗拒。

    滔天怒气氤氲在沈云霆胸口,沈昌平如今这般像极了新婚夜后的种种。

    “你到底要如何?”他沉声质问,双指捏着两腮,迫使沈昌平抬眸与他对视。

    “请陛下收回宠幸。”

    “呵,收回?皇后不过是个供朕取乐的荡妇,朕今日便是要入了这小穴,由不得你万分。”沈云霆俊美容颜如同蒙上一层阴沉沉的幕布,一指无情的在干涩的甬道内刺入。

    炙热的胸膛,倏地被尖锐的硬物抵上。沈昌平目光如炬,直直射进他心底阴霾处,她手中的簪子如同一把利刃,但凡他的手指再在花穴内捣弄,这把利刃就会戳进胸膛,剖开心腔。

    “昌平?”他虽是疑问,然而已信了几分:“何时想起来的?”

    ————

    这章反反复复写了很久,平平快恢复记忆了,我们先虐个身,戳沈渣渣一下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