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31.梦醒

替嫁31.梦醒

    “陛下,妾不是皇后吗?”身下的人儿用簪子抵着他怦然跳动的胸腔,那尖锐的顶端戳出了一个小圆点,好似她只要在用些力,便能见了血。她极具嘲讽的笑问沈云霆,原本皎洁无暇的眸子里满是对他的讥讽。

    沈云霆阴沉着脸,咬牙切齿道:“沈昌平!”干涩甬道内的手指停滞不前,花穴里的媚肉层层推挤着突然闯入的异物。“就算你想起来了又如何?你逃得了吗?”沈云霆冷笑,双指掐着她的两腮,对抵在自己胸口的簪子无动于衷。

    “三皇兄何必百般为难本宫?”

    “母债子偿,贵妃对朕和朕的母妃做了什么,朕会一一报应到你身上,你要朕如何放过你?”沈云霆边说边俯下身,鼻尖贴着昌平的侧面,温热呼吸尽数吐在她耳侧,说出口的话倒教她起了一层寒意。由于他的逼迫,沈昌平不自然的弯了手肘,簪子未进入一寸。

    “本宫没有想起来,只恍惚记得几个零星片段。”

    “你在戏弄朕?沈昌平,你胆子倒是大得很。”

    沈云霆被昌平的几番似是而非的话撩拨起了滔天怒意,罪魁祸首反而轻飘飘道了句并未全然想起。他如何不怒?昔年他被她戏弄险些付了真心,今日他贵为皇帝,还要被她戏弄瞒骗?沈云霆对沈昌平的几句话并不相信,他笃定昌平恢复了记忆。

    大掌强行掰开两条玉腿,甬道内的手指加了一根,两指合并在花穴内捣弄,软肉下的敏感点一一被抚弄过,薄茧的指腹捻着花唇间的红肿花蒂,刺激着花穴泄出潺潺蜜液润湿这干涩紧致的穴道。

    沈昌平身子陡然一僵,握着簪子的手倾斜了几分,尖端戳穿脆弱的肌肤,血珠一滴一滴沁出。她尖声怒吼:“沈云霆!放了本宫!”沈云霆健硕的肌理上留有陈年的旧疤痕,簪子骤然的戳入恍如蚊虫的叮咬,他深蹙着眉,全然不顾胸口流出的鲜血,双指用了力在她花穴里冲撞。“休想,沈昌平你这辈子都休想朕放过你!”

    脑中忽闪过微弱白光,明亮的烛火,夺目的龙凤双烛,被撕碎的喜袍……

    面前的俊俏容颜扭曲者,狰狞着,如同十八层地狱里吃人的怪物,张着血盆大口,簪子又往里深了几寸,鲜血涌得更急,滴落在她赤裸的身体上,血腥味弥漫在二人之间,沈云霆腥红了双眸,解开亵裤,掏出肿胀的性器,抵着花穴。硕大如鸡蛋般的龟头,撑开窄小的穴口,凝着沈昌平苍白的面色,寸寸逼近。簪子亦是如此寸寸深入,只留了末端在沈昌平手中,胸口的鲜血越涌越多。

    黏稠的血一滴接着一滴,滚落到沈昌平苍白的唇色上,如同染了上好的胭脂,涂添了妖冶。鸦睫直颤,眸中星光点点充盈着奕奕流光,混沌的脑中如硬物击溃般,许多碎片破裂又平叠,忽地头晕脑胀,脑中碎片高速旋转,往事历历在目,走马观花般览过她的前半生。她想起来了。想起自己是澧朝的昌平公主,想起自己的母妃与胞弟,想起身上驰骋的男人是她一生噩梦与美梦的源头。

    “三哥哥,昌平从未对不起你半分。”她双眸噙着泪花,眼见的痛楚布上双颊。握住簪子的手松开,双手攀着沈云霆的臂膀,眼底坦荡,问心无愧的直言直语比之簪子的戳入更灼痛。沈云霆敛眸,呼吸深重,身下的性器探入穴道的深处,碾着敏感的软肉,狎弄着这具娇躯。

    “朕一个字都不信。”他略过她的神情,冰冷的薄唇吻上染了血色的樱唇,舌尖在她唇腔内大肆的掠夺稀薄的空气。身下的利刃劈开她的四肢百骸,在窄小紧致的穴肉里,冲撞出蜜液与血丝。好似只有这般蛮力的顶撞和深切的进入她体内,才能教他熄了怒火有了全然掌控住沈昌平的错觉。莹白的娇嫩肌肤上青紫一片,泥泞的花穴处面目全非,胸口的血液妖冶极了,沈云霆不免失了魂,就如此这般与她同归于尽也好,二人浑然分不清谁说了真话谁又多付了半分真心错付了半分真心。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兽人的宝藏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