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33.真真假假

替嫁33.真真假假

    “好个小淫娃,惯得你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沈云霆压着怒气,眼角眉梢都透着餍足的风情,颇有些世家子的纨绔风流,噙着笑怒嗔。

    沈昌平将手中的簪子扔在地上,清脆的声响后,是薄凉的指尖点在淌血的伤处上带来的酥麻:“陛下若是想失血过多而亡,那本宫也不必拦着。”沈云霆一把抓过她的手,伸舌舔吮指尖上的暗色,莹白的柔夷逐渐被他的唇舌濡湿,无力的被他包裹住。

    “沈云霆!”她娇声呵斥,玉腿扫过他的下三寸。沈云霆躲避不及,正中了下腹,眉头微拢,喘着气卸了力道哑声:“皇后竟舍得伤了朕的龙根?”大掌擒住玉足,玉指蜷缩,足背紧绷,将它握在掌中揉捏把玩。

    沈昌平浑像个炸毛的小狸奴:“本宫不是你的劳什子皇后!”他欺瞒谎骗,任她兀自以为是他明媒正娶两情相悦的皇后,强留她在这重重监视下的椒房殿,瞧着她为他心忧、欢喜。而后亲手打破梦中的她愿为人母的希冀,在事后送上掺了药的膳食。如今竟也敢腆着脸,迫她承恩,逼她诞下麟儿。沈昌平使了力气推开身上的人,随即翻身下榻裹着脏乱褶皱的衣衫遮住青紫红印的肌肤。

    “滚进来,伺候你们的主子上药。”沈昌平摇晃着手中的铃铛,招来了殿外的奴婢。沈云霆赤裸着精壮的上半身,疤痕交叠的肌理上淌着鲜血,胸口赫然一个深可见骨的伤口,若是再偏了那一两分,后果不堪设想。

    “滚出去!”沈云霆冷眸一转,横向那几个瑟瑟发抖不明就里的婢子,在他的怒声呵斥下,哑婢们低垂着头快步出了殿门,片刻都不曾多待。

    “沈昌平!”

    “何事?”

    “为朕上药。”沈云霆好整以暇的坐在美人榻上,抬眸漫不经心的逼迫她:“朕若是死了,你也休想独活。”

    沈昌平忍着怒意,双眸几欲喷火,声音冷到了冰窟里:“倒是死得干净才好。”沈云霆闻言反笑,柔和的好似十里春风,捏着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金疮药和纱布,强塞入她怀中:“任凭处置。”

    沈昌平瞥见胸口那处暗红,敛了眸,告诫自己这次妥协便当是全了他的情分,微微俯身,不轻不重洒了些许药粉在伤口处,耳边是他骤然粗重的呼吸,她抬眸撞进他墨黑的招子里,额间沁出一层薄汗,面色坦然只拢起的眉间可窥见他的痛楚。她洒药的手一顿,暗道了句活该,轻柔的用纱布裹着伤口,自他前胸后背绕了一圈,在他肩膀处打了个结,简陋包扎。

    “何时想起来的?”欲要离去的沈昌平一把被他揽进怀中,娇臀坐在他大腿上,略做了挣扎,顾念着他身上的伤口,才堪堪作罢。

    “方才。”紧贴着她的赤裸前胸下,腔子中那颗依然怦跳的心脏沉稳有力。

    “又骗朕。”温热的呼吸,轻轻洒在她颈后,沈云霆无奈叹息:“小骗子,你到底有几分真心话。”他浑似个闺阁怨妇,提着半腔心同她讨要真话。

    可,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呢?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在这无尽深渊里,这真假是最不值当探究的。阴谋诡计交织的蛛网下,除了算计他人,就是被他人算计。

    “三哥哥又可曾说过几句真话?”

    沈云霆沉默。

    “为朕生个小皇子,是真话。”他下颚抵在沈昌平肩膀上,沙哑道。平生再没有比这一刻这一句更真心的话。

    “沈云霆,本宫喝了多少你亲自吩咐的避子汤,你当真不知吗?”沈昌平垂眸,冷笑回他,嗓音一度低到底谷:“往后莫要再说这话,本宫只觉恶心。”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