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34.骗她心软

替嫁34.骗她心软

    “恶心?”沈云霆扳过她的小脸,一手捏着她瘦削的下颌:“被兄长肏弄时便不恶心了吗?”

    凉薄的两片唇瓣贴在她侧脸上,大掌拢着她纤细的颈子,墨黑深邃的眸子微敛,唇角无声讥讽:“往后这药便断了,朕要日日在你身上耕耘,直至怀上朕的孩子。”沈昌平偏不愿做的,他偏要去强求。

    “本宫方才就该废了你!”沈昌平横眉冷对,眸中寒霜如利刃戳着沈云霆的血肉。他像是逗弄小狸奴一般,俯身捡起地上的簪子,递到沈昌平手中:“任君处置。”簪子末端的银根上还沾着他胸腔里淌出的暗黑血色,顶端雕刻的玫瑰花瓣,娇艳欲滴,仿佛被血色唤起了朝气。温热的舌头濡湿她小巧的耳垂,舌尖在耳廓里转了几圈。

    “你以为本宫不敢吗!”

    那簪子沉甸甸的,灼烫着她的掌心,暗红色映入她眼眸,身子倏地小幅度颤抖,几声粗重呼吸后,压下沉沉怒气,她睁开清明的双眸:“沈云霆,本宫不是蠢笨好骗之人。”

    他要骗她心软,他要骗她心甘情愿,他简直是在痴心妄想......

    那年宫宴的第二日,她被奶嬷嬷抱着前去皇子府看她的小狸奴。初冬的烈风吹的小脸红彤彤的,她穿得像个奶团子,圆滚滚的被奶嬷嬷抱在怀中。

    “嬷嬷~平平自己也能走!”奶嬷嬷担忧她的小短腿,硬是一路抱着去了皇子府。宫内的皇子府灯火通明,明媚敞亮,还未走进,就有一股热风从里熏过。昌平挣扎着小短腿,迫不及待的要去见那躲着她的小狸奴。

    “小公主慢些跑,三皇子才搬了来,人多别冲撞了去。”奶嬷嬷跟在身后急切的喊,可不一会儿,小奶团就不见了踪影。

    昌平在人群里冲撞,今日有好几个皇子都搬了来,三皇子因着昨日的小狸奴才让众人从记忆里扒拉出了这么个人物,勉强施舍般给他在皇子府择了一处居所。昌平不知道三皇子住在何处,边跑边喊:“三哥哥!三哥哥!平平来看小狸奴啦!”嗓音清脆娇软,惹得行事匆匆的宫婢们纷纷放缓了脚步主动让了她去。

    “哎哟,我的小祖宗诶,跑慢些,贵妃娘娘若是知晓了小公主这般皮实,免不得一顿责罚!”

    昌平心情好,喜气洋洋的小脸骄矜道:“母妃最宠平平啦,才不会罚呢,嬷嬷你快些嘛~”又娇又憨的样子煞是可爱,嬷嬷只好认了命紧跟着她身后。

    沈云霆的院子在皇子府的最深处,藤蔓缠绕,一股子霉气阴冷,扑面而来,屋子里不堪入目,只一处亮堂地上用被褥围了一圈,一只小狸奴蜷缩着身子埋在被褥里小憩。

    奶嬷嬷拦着昌平,皱着眉大声呵斥:“这处的贱婢们都是死了不成?公主的小猫儿堂而皇之的扔在地上,屋里头半点热气都没?”

    不一会儿,一个尖嘴猴腮的小太监被人提留着耳朵胆战心惊的扔到奶嬷嬷面前:“殿下饶命,嬷嬷饶命,奴才......”

    “好个小贱婢,去了何处躲懒?”

    “奴......奴才......”

    “三殿下又去了何处?”

    “奴才不......不知......”

    这奴才一问三不知,奶嬷嬷索性让人拖了下去,又吩咐了其余宫婢好好将这处屋子打扫一番,嘟囔了句:“到底是个体面的皇子......何故......”昌平囫囵听了个一半,懵懵懂懂的。只知三哥哥不在,小狸奴在休息,而这处比之她母妃所在的椒房殿更是天上地下。奶嬷嬷抱过小狸奴,蹲下身子,送到她面前:“殿下,瞧瞧这小猫儿,生得当真可爱。”

    肉嘟嘟的小手在那洁白的毛发上轻抚,小狸奴打着酣,耳尖微动,乖巧地任她碰触。“嬷嬷,三哥哥呢?”

    她挂念着那长得和天仙似的兄长,逗弄小狸奴的心思都寡淡了不少。

    “三殿下不知去了何处,小殿下约莫不过一炷香的时辰,咱就得去女先生那处听课,还要......”

    “不要,不听,不去,平平要去找三哥哥玩儿!”昌平不耐烦听嬷嬷的念叨和那女先生严肃的教导,当即收回撸猫的小肉掌,迈开了小短腿就往前冲去。

    这皇宫的每一处都又大又空旷,即使是一具尸体在这里发腐发臭招致了虫蝇,也未必有人发现,更何况,这偌大的紫禁城没有一处不是用血肉铸造的。

    小昌平胡乱瞎跑,心中念叨着她的三哥哥。那般俊美气质清然的男子,如同明月清风,一下子就在她心上留了印。

    老天爷好似也不忍伤了她的心。

    她在御花园中遇到了沈云霆。

    单薄的衣衫挡不住凌冽的寒风,初冬的凉意席卷上他早就僵硬的四肢百骸。他就那样直挺的站着,背影透着坚毅不屈,面前的地面上散着一碗稀薄的粥水和一个沾了泥土的白面馒头。周围是一群身穿锦衣华服手捧镂空雕刻的袖炉的皇孙贵胄,颇为猖狂的嗤笑:“脏了爷的靴子,还不给爷跪下舔干净。不过是个野种,真当自己是皇子了不成?”

    昌平着急忙慌跑了过去,大声呼喊:“你们在做什么!给......给本宫让开!”兴许是冲得有些猛,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上好的锦衣沾着泥土,杏仁眼圆睁着,盈盈流光溢满,带着痛楚后的哭音,憋着泪水,强撑着公主的威严:“不许......嗝......不许欺负本宫的人!”

    -----

    写这章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我们平平真可爱,差点没收住,下一章见啦,大概是要过零点了啵啵,大家可以去参加po抽奖活动,五千po币,抽到就是赚到!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