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35.三哥哥疼不疼?

替嫁35.三哥哥疼不疼?

    小小的一团奋力扒开围拢的人,仍是那嚣张狂妄的声音:“哪里来的小丫头?”

    昌平怒睁着雾蒙蒙的双眼,挡在沈云霆身前:“本宫才不是......不是小丫头!”

    那人弯了腰身,凑近了去看被裹成一团又有些脏兮兮的小人儿,颇为惊讶道:“昌平?十皇妹怎么在这处?”

    “二皇兄?你们......隔......你们为何要欺负三哥哥!你们坏!平平要去告诉父皇!”昌平泪眼婆娑,小鼻子泛着粉色,一抽一噎得,娇糯的小奶音颤在沈云霆心上。   他抬眸,浓浓的墨黑色下,深不见底,娇小的团子长不及他膝盖,挡不住他刺骨的寒霜,他沙哑着嗓音冷冷道:“让开。”

    那些个不及昌平得宠的皇子本欲离开的步伐一滞,唇角带着玩味讥讽:“十皇妹不若去别处玩,这野种既不愿承了皇妹的情,那皇兄们自然要帮着皇妹惩治他一番。”

    “不准!平平就要护着三哥哥!”

    “让开。”沙哑的嗓音带着彻骨寒意,无端教那小团子抖了一下,跌倒的痛楚和沈云霆冷漠的神情,一起浮上心头,泪水翻涌,泣不成声:“呜呜呜......三哥哥......嗝......凶平平......三哥哥,坏......”到底是被千娇万宠的小公主,何时受过这般委屈,沈云霆被她得哭声扰得头疼欲裂,强撑着清明:“闭嘴,莫哭了。”

    二皇子少年气冲,眼瞧着父皇的掌上明珠被一野种惹得啜泣涕涟,忙使了十分力在脚尖上,沉重的一踢,清脆的骨裂声响起,沈云霆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奶团子身上。腿上的伤痛迫得他皱眉闷哼,身子依然站得笔直,风骨卓然。

    昌平的哭声引来了姗姗来迟的宫婢,奶嬷嬷一把抱过她,捏着帕子轻柔擦拭身上的泥泞,对那些个皇子盛势逼人浑不在意尊卑:“众位殿下好大的仗势!”

    “嬷嬷明鉴,本宫可没欺负十妹妹,只这野种恼了十妹妹,本宫代为教训了一二。”昌平是这宫中最不能招惹的“小霸王”,她身上是圣人万千的宠爱,更遑论那护己的妖艳贵妃有得是手段警醒他们的母妃。二皇子领着众皇子告了罪,慌不择路的散去。

    “三殿下,公主好意绝不是你能糟蹋的。”奶嬷嬷顾念着昌平,换了种说辞委婉告诫,她在宫中浸淫多年,自然晓得那些个离去的皇子打着什么勾当,而自家的小主子不过是无端被卷入了来。

    沈云霆斜睨了一眼双面酡红的小团子,僵着身子,沉声道:“本就不是一路人,本宫自不必承她情。呵,本宫可不敢高攀了去。”

    “你!”嬷嬷被他气得一噎,当即要抱着昌平离开。

    “嬷嬷!我不走!”昌平挣脱了奶嬷嬷的怀抱,迈着小腿,小心翼翼地靠近沈云霆,她止了哭声,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伸出小肉手扯了扯沈云霆单薄的袖子:“三哥哥,你疼不疼呀?母妃说呼呼痛痛就飞走了,平平给你呼呼就不痛了,呼—   —呼—   —他们坏,居然欺负三哥哥,平平去父皇面前告状罚了他们给你解气好不好?三哥哥,你不要不理平平呀,平平想和你玩儿。”

    沈云霆身子孱弱,意识恍惚,面色绯红,双耳嗡嗡,双眸重了影,身影不可自控的摇晃,从深渊坠落前,最后的清明全然是昌平软糯的奶音。

    “啊—   —三哥哥!”

    “快来人!”嬷嬷这才瞧清沈云霆后腿上的斑驳血迹和他潮红的面庞,忙招了身后的婢子抬着昏倒在地的三皇子匆匆奔往皇子府,又遣了人前去请太医来诊治。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