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52.阶下囚

替嫁52.阶下囚

    黑云压城城欲摧,昌平矗立在城墙上,面对压迫城池的兵马,毫不惧色。

    沈云霆坐在马背上,抬头望城墙上的人儿,她依然是一身公主的盛装朝服,不论在何时何地都持着昌平公主的骄矜,他看不清她面上的神色,耳畔是呼啸的风,和她翩跹的袖袍。

    “昌平。”风将他的声音,温柔地带到她耳侧,一如昨日酣畅淋漓又极尽克制的缠绵悱恻。昌平僵硬的身子微微随风晃动,垂眸看他。

    昨日他同她巫山云雨,五指相扣,她身上别样的馨香混合着抹在唇瓣上的药粉,扰着他的思绪,饶是意志在强硬的人,在情欲的巅峰,在她体内倾泻出阳精后,双眸不受控的阖上,浑身乏力,手臂骤然一松,昏睡而去。

    昌平起身,缓缓为自己穿衣,将他紧闭的眉眼一一刻在自己心上描摹。她在他身上拿到了足以掌控一半澧朝兵马的虎符,这是她此次只身前来的目的,她用自己的身体和自己腹中的孩子去赌沈云霆的一丝松懈。

    唯独没料到他的爱慕和坦然,在他将自己不着寸缕的坦露后,千般种情绪一股脑儿涌上心头,无时不刻不在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她险些骗不下去。

    临了,还被他识破,他竟然心甘情愿地同她演完了这一出戏。

    迫得她连夜落荒而逃,暗卫不敢拿她如何,士兵更不敢,她就那样穿梭于敌营中,袖袍里藏着是沉甸甸的虎符。

    没了虎符的沈云霆,还是那般泰然自若。

    他还是那一身铠甲,胡须刮得一干二净,俊美如斯的脸庞勾着一弯浅浅的笑意。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掌心摊平,五指指向她:“下来,和我走。”

    能将私奔和诱拐当朝长公主说得如此光明正大和理直气壮,大概整个澧朝也就他一个人了。

    昌平轻笑,弯着一拢月眉,带着少女的狡黠:“三哥哥,走不了啦。”说罢,从袖口拿出从他那里偷到的虎符,合二为一,指着城下的千军万马,朗声:“众将士听令,擒住庶人沈云霆者,加官进禄,荣宠加身,绵延子孙。”

    沈云霆无奈勾唇一笑:“小骗子……”

    他未多作抵抗,就被人轻而易举地擒拿住。

    昌平微愣,手中的虎符似是有千斤重,坠在她七窍百孔的心上,那个人,就这般从容不迫地成了她的阶下囚,他被反剪着双手,头颅仍是高昂的望着她在的方向。

    这场冠之以谋反的逼城,未损一兵一卒的落幕。

    ……

    沈昌明下了旨,捧着圣旨放在昌平手心上。

    叹了口气,冲着昌平拢起的小腹,迟疑着开口:“阿姊,当真要这样吗?你腹中的孩子要如何?”

    昌平抬眸,严肃地,端着长姐的架势:“昌明,为君者,切莫对忤逆之人有半分仁慈。不是他死便是你亡。”

    她转身捧着圣旨,一步步离开御书房,去向宗人府——那里关着历来谋逆失败的皇孙贵族。

    宗人府较之平常的牢狱更为清冷,陈设简单又不失尊贵,到底是生来的贵胄,生死都需带着皇家的体面。

    沈云霆被关押在最里面的一间牢房里。

    他坐在书案前,身上穿着囚服,却并不狼狈,长身玉立的清冷身姿,在宣纸上静静地铺墨。下手沉稳,一笔一划都勾勒着昌平二字。

    “你来了。”他蓦地开口,下笔的动作不见迟缓,昌平走进了些许,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她的音容笑貌。

    “三哥哥。”

    沈云霆侧首,瞥见她手中的圣旨,对她前来此处的目的已然猜对了一二。

    “这里冷清,你不该来,随意差个人便好。”他一边说一边拿过昌平手上的圣旨,粗略的阅过,果不其然是对他这个庶人的讨伐与责罪。

    圣人仁慈,又或许是念着昌平腹中的孩子,对他网开一面,要他终身都待在这宗人府里永无翻身之日。

    “只是这样?”沈云霆不解的抬眸望向她。

    昌平顿了顿,从袖口中拿出一个瓷瓶递到他手中:“三哥哥,这瓶鹤顶红,你便收着吧。”圣旨写得仁慈,那也只是给朝臣和百姓看到的仁慈,实际上,从始至终,要的都是沈云霆的一条命。

    沈云霆细细地瞧着她脸上的神情,却丝毫看不出对他的一丝爱恋,他垂眸敛去神思,讥笑开口:“沈昌平,你果然是个心狠的小骗子。”

    “沈云霆,本宫一直都是澧朝的公主。”

    “呵。”

    二人静默片刻,沈云霆攥紧手中的瓷瓶,哑着嗓子开口,眸底浮着浅浅的温柔,“将孩子打掉吧,你说得对,这是我的罪孽,到底是强留不得的。”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