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番外五.吃肉上

替嫁番外五.吃肉上

    自诞下安安后,昌平日夜都挂念着他,从不假手于人,连喂奶都是自己躲在厢房内拉上帷幔抱着哇哇啼哭的小团子,纵使小团子咬破了乳首或是吃奶太用了力,她也只微微蹙眉承着这痛楚。

    沈云霆又是心疼又是生气,成日里摆着脸色。小团子甫一到他怀里,便会啼哭不止,好似他这爹爹是什么凶神恶煞的歹人。

    尤其是夜间,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吵醒,啼哭声声催促着昌平起身喂奶换尿布。眼瞧着昌平在这段时日日渐消瘦,被这混小子折磨的没半分神气,沈云霆就心疼不已,最后冷着脸用自己的私房钱挑了个靠谱的奶嬷嬷伺候这恼人的小团子。

    昌平被小团子的啼哭惊醒时,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钳制住,一根红绳绑在床柱上,让她下不了床。而小团子也不在身边,她顿时心如擂鼓,急的硬扯红绳。沈云霆被她这番动作吓醒,忙抱着她的身子低声哄她:“乖娇娇,安安没事,在奶嬷嬷那里。”

    昌平梨花带雨样的横了他一眼,双手在他身上胡乱拍打:“沈云霆!你知不知道妾方才有多着急!”

    “对不起,对不起,为夫错了,娘子莫怕。”

    “解开。”昌平不想听这个人的解释,她满心记挂着安安。

    “不行,乖娇娇,因着这混小子你有好些时日为睡过安稳觉了。他那处自有奶嬷嬷照顾着,何须你费神?那些个命妇都不会亲手照料孩儿更何况是宫中的女子。虽说我们如今不在宫中了,也不必这般事事躬亲,还是得顾着自己的身子才是,这哪里是生了个孩儿,分明是生了个来折磨你我的混球……”沈云霆越说越多,把昌平越说越气,冷着一张脸,在他怀中挣扎,而他却铁了心不放了她去。

    因着昌平自己喂乳,所以她平日里不常穿小衣。胸前的两团蜜乳因为涨奶较之前更为硬挺,再如何柔软顺滑的绸缎都令她不适,只觉得磨蹭着自己的双乳,且还会时不时沁出奶水来,害得她一天需得换好几身里衣。被她这么一挣扎,宽松的里衣自肩头滑落,两团硕乳自然而然地从中跳脱而出,殷红的乳首上缀着点点白汁。她这是又溢奶了。

    昌平俏红着脸,虽说早就被沈云霆看光了摸熟了身子,然而生下安安后她饱满的身子暂时恢复不到产前的玲珑有致。一向骄矜的昌平公主有些耻于给自己的夫君看这幅臃肿的身子。她慌忙拢起自己的里衣,被沈云霆的大掌拦住,她不解的抬眸觑他。

    只见沈云霆深邃的眸子里,墨黑沉沉,喉结上下微滚,薄唇抿着,直盯着她胸前的两团酥胸瞧。她羞愤愈加,别过头去恼声:“沈云霆!”

    “娘子是涨奶了不曾?”沈云霆低磁的嗓音咬在她耳垂上,昌平愈发恼人:“放开本宫!”

    “嘘——娘子听,安安已经睡着了,这处的汁水他想必是无福消受了,不若为夫来为娘子……”沈云霆的嗓音愈发低沉,后头的话消失在了唇齿间,他一口咬上饱胀的雪峰,粗糙的舌苔舔弄过敏感的乳首,未待吸吮,这奶汁自发的一滴滴滚落到他唇腔内。

    他揽过昌平,令她靠在自己怀中,一手握不住的浑圆,捏了半只乳儿,揉面团似的将乳汁揉进自己唇齿间。

    “唔……别……”昌平蹙着眉,颇为娇气的惊呼出声。

    “嘘——莫把安安吵醒了。”沈云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倒真让昌平误以为小团子那处的厢房能听到他们的声音,贝齿紧咬着唇,满面酡红的任沈云霆吃着她的乳首。

    沈云霆渴了多日,终于在他肖想许久的硕乳上寻得了美味。动作愈发嚣张大胆,一手拢着酥胸啃吮,一手探入薄被里,撩开昌平的亵裤,抚上她腿心的幽深处。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