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八、太阳系唯一恒星

八、太阳系唯一恒星

    八、太阳系唯一恒星

    “储翊。”

    董朝铭脱下自己手上的护腕,低头打开水龙头,把手伸进倾泄的水流里。一旁赶上来的储翊随意哼一声,

    “怎么?”

    关了开关,任水滴顺自己的手掌流向指尖。董朝铭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我有一个朋友,”不自在地咳了一声,“你不认识的一个,他有个同学以前跟他关系特别不好,最近突然主动来找他,后来又不找了,像精神分裂似的,是什么意思?”

    储翊手捧了冰凉的水泼在脸上,闻言一把抹掉自己脸上的水珠,乐不可支,

    “你说的这个朋友,不会是你自己吧。”

    董朝铭脸色红了又白,踢他一脚,

    “不是我,是朋友。”

    最后两个字咬得死紧。

    “行行,朋友就朋友,你‘朋友’这同学是男是女啊?”

    “女的。”

    储翊眼皮一掀,语气相当正常,

    “主动就是想跟他亲近,看你朋友没反应就退缩了。”

    “暗恋你朋友呗。”

    分析得一板一眼。

    董朝铭吓得一抖,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了,把手臂连着双手的水全使劲甩向储翊,声音异常高亢,

    “不可能!”

    眨眼就跑了。

    不理身后被他甩一身水大骂的储翊。

    ...

    董朝铭表面稳如泰山实则心里惊涛骇浪。

    小学生一样双手撑在膝盖上端坐着,八根手指不断来回敲打。他今天破天荒地没有掐着时间回教室,独身坐在座位上,徐正轩恰好从后门进来,瞧见董朝铭走过来打了个招呼,

    “让老田抓住了?怎么回这么早。”

    董朝铭心思不在这,只简单应了声,

    “不还是让班长你抓住了。”

    徐正轩笑了笑,把鼻梁上的眼睛往上推推,突然忆起件事,

    “对了,前两天我看见你和郁楚一起吃饭,怎么这几日她又自己了,吵架了?”

    徐正轩是高二七班的班长,学习成绩也好,或许是出于团结同学,是难得能与郁楚正常说上话的,偶尔还能组个小组。

    董朝铭现在提起这个名字就反射性的抓紧自己的校裤,结结巴巴地,

    “没有,没吵,就是她嫌我烦。”

    他一直没把两人的矛盾闹到眼前来,在别人眼里这两人的关系怪神秘的,听说郁楚进亚城是董家送进来的,后来知道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又住对门,以为关系多好,结果每天在学校压根不说话,眼神也奇奇怪怪,噼里啪啦像两道闪电似的。

    徐正轩本来也是随口一问,点点头就走了。刚刚他挡着看不见,他一走,视野里又闯进新的人物。俞逐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后门处,举着浅粉色的水杯,另一只手提了一罐可乐。见徐正轩离开,上前来,长发梳得柔顺,俯身时绸缎一样滑下来,又黑又亮,校服也一丝不苟,领结系得漂漂亮亮。

    像特地整理过一样。

    “给。”

    红色的罐子触到课桌发出碰撞声。

    董朝铭今天回来只是想自己呆着,谁知冒出一个又一个人,放到平常他绝对不会觉得不耐烦,可今天特殊。董朝铭顺手推回去,

    “谢谢,不用,你自己留着吧。”

    俞逐月脸僵了下,随即恢复正常,装作随意样,

    “我买多了,你不喜欢喝的话给别人也可以啊。”

    前门进来一个身影,抱着两本书,耳朵里塞着耳机。

    俞逐月等了一会没有应答,见董朝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面,她顺他的目光望去,看见的是郁楚已经坐下的背影。

    俞逐月嘴角的笑维持不住,直接垮下来。董朝铭回神,想起俞逐月在说可乐的事,自己晾了人家半天,啊了一声总算正视面前的女生,颇为真挚,

    “那我收了,有机会请你。”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俞逐月的脸色好像更难看了。

    ...

    董朝铭虽然下课跑得快,但上课时注意力还是集中的,偶尔犯困还会自觉地到后面班里订的高桌边站着听课。

    讲台上的历史老师已经讲起了屏幕上的ppt,董朝铭却还是看着黑板,任谁看了都知道他在走神。董朝铭观察着黑板上被老师拿红色粉笔圈了又圈的知识点,有点刺眼,像喷发的太阳风暴。

    “董朝铭。”

    历史老师戴着话筒,叫人名字声音透着机械的死板。

    董朝铭一个激灵。

    “解释一下以工代赈。”

    董朝铭的思维还停留在茫茫宇宙,脑子不知哪两根筋搭错了,张口说胡话,

    “太阳黑子和耀斑。”

    无厘头的回答激起一室的笑声。

    坐他左边的储翊拿手指疯狂敲点那位美国领导人图像旁边的文字,董朝铭看见郁楚都难得回头看了他一眼。

    历史老师没给他挽尊的机会,直接让他坐下。

    董朝铭面子丢尽,堆在座位上装死,他甚至此刻才意识到自己注意力出走了半节课。拎起历史书,自觉地起身走到后面站着,努力在书上记屏幕上的要点。

    不由自主地,用手边朱红的马克笔在空白处画了圆圈。

    郁楚的嘴唇好像红得没那么惹眼了。

    手里的笔突然转了个方向,划下一条生硬的动线。

    教室后那个少年惊恐的眼神隐在刘海下。

    郁楚为他涂了口红?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