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九、密度流(二更)

九、密度流(二更)

    九、密度流

    晚饭郁楚吃得少,余了不少时间。

    郁楚捧了一打数学卷子去找田作豪,勾勾画画把准备要询问的题目标记得鲜艳。

    手指叩了两下门,扭开把手进入办公室。

    “田老师。”

    田作豪正整理教案,瞧见是郁楚来了停下笔,

    “郁楚来问题的吧,拿来我看看。”

    郁楚点头,把怀里的卷子展开放到桌面上,田作豪已经知晓郁楚的习惯,找到了拿叁角号圈起来的题目,开始研读题干。

    给她讲了一些思路,郁楚是用功学生,指出要运用哪个知识点就能自己摸索。之前摸底考郁楚掉了名次田作豪还特地要了她的卷子来检查,发现单数学这一科她没有出问题,后面的大题也按部就班一步步解得稳妥,就是字迹不如往日工整。田作豪余光瞟见他书立里夹得一本宣传册,心念一动。

    “郁楚,最近有个数学竞赛,挺有含金量的,老师觉得以你的水平拿奖肯定没有问题,你要不要试一试?”

    竞赛郁楚高一时选择了作文,是有些晦涩的题目,郁楚修改了数遍才觉得满意,得了一等奖,被亚城高的大屏幕滚动表彰了一个月。郁楚解题的思路卡顿了一下,认真地浏览了田老师递过来的宣传册。的确是有含金量的,郁楚研究过那所她目标大学的自主招生章程,里面提到过这个名字。

    郁楚数学思维一般但胜在勤奋,以题量取胜,对待数学科目的这种竞赛一向谨慎,小学到初中她也只参加过两次。选择竞赛就又要付出更多的精力还不一定会有等价的回报,郁楚捏着书脊慎重地考虑。

    “离期末还有还有一段时间,最近只有一个月考,准备时间还是充足的。”

    马上高叁,精力更不够用,这总归是个机会,写在履历上也受人认可。

    “我参加。”

    田作豪欣慰地点头,取了一张报名表签完在校证明交给她,

    “报名费交给班长,具体的时间都写在背面你注意看。”

    “老师相信你。”

    郁楚接过,收拾起自己摊在桌子上的卷子,朝老师道谢,

    “谢谢老师,那我先回去上自习了。”

    田作豪的办公室离高二七班有点远,郁楚刚穿过长廊,晚自习的铃声就响起。郁楚登上五楼,远远看见学生会巡检的人,不由加快了脚步,直接从更靠近楼梯的后门闪了进去。

    董朝铭这几日回来的都早,乖乖在座位上写作业。被突然出现的郁楚惊到,练习册差点掉地上。压低了声音,

    “你怎么从后门进来?”

    郁楚奇怪地看他一眼,她愿意从哪进就从哪进。董朝铭突然猛地拽她,力气很大,郁楚被迫在他课桌和后门缝隙间蹲下。

    董朝铭食指竖在嘴前,做噤声手势,郁楚看见他手腕上发光的金属链顺着动作坐滑梯一样滑下去,最后卡在手肘。他转过去装作学习模样,过了一会儿,董朝铭瞄了瞄后门,面向郁楚示意她起来。

    “学生会的刚走。”

    “嗯。”

    郁楚要走,董朝铭抓她手腕,对上个问题格外执着,

    “你为什么要从后门进?”

    神经病。

    郁楚眯起眼睛,

    “你历史老师办公室的垃圾倒过了?”

    董朝铭脸色一变,上次他历史课闹了笑话,历史老师罚他给办公室倒叁天垃圾,今天正好是第叁天。

    “...倒完了。”

    郁楚甩开他的手,音量小得像气声,

    “我看也是,所以你闲得发慌。”

    董朝铭盯着她一路回了第一排,两根手指配合默契,把黑色水笔在指尖旋转。

    储翊虚打个响指,

    “回神啊,”仔细看了一眼他的脸,“不是,你脸怎么红了?”

    ...

    隔天徐正轩接过郁楚递过来的钱,恰到好处地询问,

    “田老师也给你了?”

    郁楚点头,她猜到应该是徐正轩已经报过名田老师才会让她把钱给他一起交上去,就顺便打听,

    “班里除了你和我还有谁参加吗?”

    徐正轩眼睛往顶上看,做回忆状,报了几个名字,

    “储翊、杨灵灵...没了,田老师也给董朝铭了但他说不报。”

    不参加?

    郁楚几乎眨眼间就联系到了原因,又是在跟他爸唱反调。

    “知道了,谢谢。”

    她也不会去多管闲事。

    ...

    田作豪是亚城的名师,每次考试只要是他出题,数学成绩年级必是亮起无数红灯,配合的是他平时就残暴的风格,下午连着两节课都是他的课,他直接拿了上次占晚自习考的试卷边叫名字边让人去取,

    “徐正轩。”

    徐正轩打头阵,挺着脊背去取试卷,田作豪把卷子给他,点出问题,

    “选择题用的时间太久。”

    “俞逐月。”

    俞逐月这几日都不在状态的样子,居然允许自己的发尾翘出一撮。她伸手接过了试卷,田作豪对着女生还是留面子的,

    “还是得继续努力,巩固基础。”

    “杭应。”

    “杨灵灵。”

    “单宇杰。”

    “...”

    “郁楚。”

    “考得不错,该拿的分数都拿到了。”

    “储翊。”

    “董朝铭。”

    储翊一阵风一样从郁楚身边掠过,险些把郁楚带歪,被董朝铭单手扶了一下,郁楚站稳后也没抬头,低声道谢。

    “你们两个一样的问题,别就盯着最后两个大题,怎么前面还有计算错误。”

    储翊把卷子传给一起来的董朝铭,没人接,纳闷地回头,看卷子的主人一脸“我又发现了细节”的表情,把卷子放他面前一抖,董朝铭终于反应过来。

    俞逐月敏感地捕捉到董朝铭那一会的呆滞,紧紧咬住下唇。

    今天的内容就是讲评卷子,郁楚基础一分没丢,放弃了最后没有思路的变型题。她展开卷子又仔细读了条件,抽出演算纸,重新研究起那道题目。

    董朝铭前后翻了翻自己的卷子,丢了叁处令人无语的分数,最后的题目倒是成功算出结果,可惜他用两种方法推出来的珍贵数字就占叁分,前面计算错误的选择就扣了五分,算来算去还倒贴了不少。

    田作豪敲敲讲台,把全班此起彼伏的纸张声压了下去,对着卷子背面从后往前倒着开始讲解。

    ...

    放学的时候下了点小雨,因为来得突然,放学的高二生都挤在教学楼门口,等着学校组织各家的车驶进学校来接他们放学。郁楚搓搓暴露在凉风里手臂,看一眼外面灰秃秃的天,拿起手机问司机还有几个排到。

    另一角董朝铭和储翊计划着直接冲出去找车,储翊颠了颠自己的书包,不错,不怎么重,顶头上刚好。跟一旁摘手表的董朝铭闲扯,

    “你真不报数学竞赛?今天下课老田还让我劝你呢。”

    “不报。”

    董朝铭把手表揣进裤袋,眼皮都没抬。

    “你高一时候不考得挺好的吗,还拿奖了。”

    “一等奖,我爸不满意,说这次让我拿特等,不如让我死呢。”

    储翊把手伸出去试试雨点,闻言震惊,

    “董叔真够狠的。你做得对,要我我也不报。”

    把书包顶在头上,两人一并跑进了烟雨里。

    ——————————————————————————————————————————

    六一快乐!

    一百珠加更,谢谢大家偷猪和收藏呀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