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十二、对流雨

十二、对流雨

    十二、对流雨

    董辰磊照例送董朝铭去亚城,呆滞了一早上的董朝铭坐到副驾驶,领带晃在脖子上,董辰磊很难不从这个儿子上挑出毛病,他启动了轿车,把档杆往下拔,

    “把领带系好。”

    像遵从指令的机器人,董朝铭听话地将领带系得标准,眼神没有焦点地盯着窗外。

    车里别样的沉默。

    下车时董辰磊降下车窗,眉间挤出沟壑,语调像是和他的委托人例行沟通一样听起来不带感情,

    “你要是这个状态还不如回家,打起精神。”

    董朝铭应付地点头,转身混进上学的人潮中。

    肩膀被拍了一下,身后窜出个储翊,看他一副萎靡的神情,额前头发乱糟糟地偏向一侧,在空中飞扬,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嚯,又被你爸骂了?”

    董朝铭胡乱拨弄两下自己四处飞的头发,摇头,没打趣的心思。储翊撇撇嘴,无意间感受到周围女生掩饰或不掩饰一阵阵扫过来的眼神,抬手给了处在视觉中心而不自知的董朝铭一拳,酸溜溜的,

    “你这家伙除了脸比我会长一点,还会什么?”

    这一拳把沉在自己世界的董朝铭一下拽了回来,他注视着储翊,嘴里好像在磨牙,

    “...我还会打你。”

    储翊最识时务,溜得飞快,等董朝铭追杀他到教室时,他已经拽了竞赛题凑去前排跟徐正轩他们一起讨论,董朝铭把手比作利刃状在脖子上比划了两下,储翊奸诈一笑,故意戳郁楚肩膀,示意她往后看,背对门站着的少女猝然转过头,昨夜在他梦里宽衣解带的人就这么出现在他眼前,董朝铭突然间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现实了,手指猛地杵上自己脖颈,真如匕首刺进的感觉。

    逃。

    快逃。

    董朝铭没骨气地怂了,慌忙错开眼神,迅速地冲去了洗手间,书包都没记起来放下,留储翊在原地狂笑不止,郁楚冷冰冰地开口,

    “别笑了。”

    储翊的笑容瞬间冻住,把注意力回归到眼前的题目上。

    “好的。”

    ...

    董朝铭躲郁楚躲了叁天。

    白天躲得越勤,夜里梦得越频,董朝铭又在一个早上起来偷着处理自己沾满液体的内裤,他套着无袖衫和短裤,憋屈地重复着搓洗的动作,早上起来的流程都越来越熟练了。

    刚溜回房间,苏知涵就推开他的房门,把睡不着干脆在桌前学习的董朝铭吓得一震,苏知涵惊讶地看着桌前的儿子,

    “朝铭起这么早。”

    董朝铭接过妈妈准备的维他命,扔在嘴里顺着温水吞了下去。苏知涵摸摸他的头,以为他是被董辰磊给打击到了,安慰儿子,

    “没关系,一次没考好不算什么,妈妈相信你下次一定能进步。”

    “你爸就是在气头上,说的话他转头都不记得,你也别记在心里。他是对你的成绩太上心,昨晚我已经说过他了。”

    董朝铭一杯白开水灌进肚子,把空玻璃杯搁在托盘上。

    “没事,习惯了。”

    昨天月考的成绩发下来,他第八,险些跌出前十,晚自习时董朝铭大概瞧了一眼成绩单,郁楚重回第一,上次的黑马俞逐月却让人大跌眼镜的排在了近二十。

    董辰磊知道他的成绩以后暴跳如雷,气得在客厅里绕着董朝铭转了四十圈,

    “你这次连第四都保不住了,直接给我考了第八,真厉害,下次是不是就连前十都进不去了。”

    “董朝铭,你在本校都不出彩,怎么和其他学校的竞争?”

    “你是我董辰磊的儿子,怎么能考成这样,往我脸上抹黑也有个限度。”

    董辰磊从董朝铭小学开始就亲自辅导他功课,在郁楚没来之前董朝铭也是这片别墅区出名的聪慧,但后来董朝铭青春期,董辰磊的事务所也更忙碌,苏知涵就提议让他不要再插手儿子学习,董辰磊本是强烈反对的,坚持了一段时间实在分身乏术,也不得不同意,就把董朝铭扔进了补习班。董辰磊一早已替儿子定下目标,要考上Z大的法学系。董家祖辈父辈都在体制里,董朝铭是董辰磊的独生子,承载了董家的、董辰磊的大部期望,所以,理所应当的,他必须优秀。

    董朝铭对待他父亲的怒火已经不如叛逆期那样激烈,直接静音,成绩下降的确是他的问题,他无话可说,更何况是在视他的成绩如命的董辰磊面前,本也只有听骂的份。

    “等会换好校服来吃早饭,妈妈炖了鱼汤。”

    “好。”

    等苏知涵出了门,董朝铭胡乱把桌上的书本塞进包里,塞着塞着不知怎地,动作突然迟钝了。

    鱼汤。

    郁楚不吃鱼的。

    又是郁楚。

    董朝铭烦躁地将书包丢开,真他妈疯了。

    再这么躲下去他就要被自己逼死了。

    董朝铭一把从头拽下身上的无袖衫,随手扔沙发上,裸着上身在衣柜前抽出他的校服,背部两块贯穿脊背的斜方肌微微绷着,显出漂亮线条,董朝铭肤白,恰好地掩盖了散发的危险性,平白添了一分欲色。

    换好校服,董朝铭的手指犹豫地在桌面摆得几块手表上方虚晃,略一过脑思考,果断挑了最正式的那一块。

    董辰磊虽对他的要求变态,但钱总归不会少了他的。

    ...

    中午的食堂人来人往,储翊消灭盘里最后一口食物,举起冰矿泉水一口灌下去半瓶。

    “看什么呢?”对面的董朝铭心不在焉地戳着紫米饭,眼睛四处在整个一楼扫着,储翊也回头看了看,只有埋头吃饭的身影,“找人?”

    董朝铭不答,目光没放弃任何一个角落,蓦地发现往回收台走的一抹身影,赶紧直起身,从裤袋里掏出漱口水,储翊看着他一系列诡异的操作,疑惑,

    “你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快吃,今天对面是六班,理科的。”

    董朝铭才记起这回事,但眼看那边的人要走,端起盘子就要追过去,被储翊一把拉住胳膊,

    “干嘛去!今天可缺不了人。”

    “我能不能不去。”

    “你想死吗?”

    身影已经推开了大门,董朝铭心焦地一个假动作逃开,

    “等会儿等会儿,你先过去。”

    储翊抓空,看着董朝铭把餐盘往台上一搁,一路拿百米冲刺的速度追了出去,赶到女生面前,把女生吓到纸掉了一地,他那个兄弟也有点惊慌,蹲在地上笨拙地帮人捡了起来。

    储翊又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瓶喝一口,只咧开左边嘴角,吊儿郎当的。

    原来他说的那个女同学,真的是郁楚。

    ——————————————————————————————————————————

    这几天应该是隔天一更,有几章写的不满意再改一改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