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十三、本格拉寒流

十三、本格拉寒流

    十叁、本格拉寒流

    “给。”

    郁楚接过对面的男生送过来的纸张,原本排好的顺序全乱了。

    “你有事?”

    郁楚语气不怎么好,这个开头,董朝铭恍惚间以为他们又是要吵架,深吸一口气,心里默念自己来找她的目的,

    “有时间吗?五分钟。”

    “没有。”

    “叁分钟,叁分钟行不行。”

    郁楚把卷子贴身抱着,盯他的眼睛,

    “有话就说。”

    董朝铭被她盯得一阵莫名紧张,环顾一圈,从食堂里出来的男男女女不少向这里侧目,闷着声音提议,

    “换个地方。”

    郁楚不可置否。

    他今天不知道喷了什么,淡淡的一股香气,像是果香。郁楚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走在前面的背影,宛如行走的一颗白桃。

    香樟树下的冬青卫矛每一片叶子都长得精致,修剪成规矩的形状,是林荫的守军,也是柔软的叛徒。

    董朝铭拐进楼间隙的一小片空地,一栋楼影子压着另一栋楼,驱逐了企图占领这里的所有阳光,郁楚在他后面站定,主动开场,

    “过去一分半了。”

    董朝铭的眼神奇怪,没有任何焦躁情绪,不急不缓的声音缓缓传进郁楚耳朵,

    “我已经知道了。”

    “?”

    董朝铭手不自在地凭空抓了抓,她怎么还装傻呢,

    “你,是不是暗恋我?”

    “...”

    这是头一回,郁楚败了。

    暗恋他。

    董朝铭说她暗恋他。

    该怎么形容郁楚这一刻的心情呢,应该能从她的脸上窥见一斑。

    天崩地裂、地动山摇。

    董朝铭是不是用过年的鞭炮放头上把脑子崩坏了?

    “你疯了吗?”

    郁楚简直费解,手里的卷子都险些搂不住。

    董朝铭激得脸通红,桃子熟透了一样,语速也加快了,

    “你...你主动在食堂找我,还让司机别来为了和我一起回家,还有,你涂口红、故意从后门进教室、用数学题跟我表白,你明明都表现这么明显了。”

    郁楚目瞪口呆。前两个她是认的,如果他误会她情愿解释给他,后面这些‘证据’是什么?她什么时候干过这些事情了?

    “...还穿那样的衣服下楼。”

    郁楚有点明白他的逻辑了,她眯起眼顺着猜了下去,

    “你不会觉得,我那是在勾引你吧?”

    眼前的男生突然哑巴了,半天憋不出一个字,一副她怎么能直接说出来的表情。郁楚缓了足足两分钟,一下给气笑了,她真的要介绍他去她爸的诊室了,不知道能不能治一治他这白日做梦的毛病。

    “今天怎么不是阴天呢?你吹牛的功夫已经能遮天蔽日了。”

    董朝铭吹出来遮天蔽日的云全飘到了郁楚脸上,董朝铭看她靠近他一步,面色乌云压境一般,

    “董朝铭,不要再自作多情了,我可不跟年级第八谈恋爱。”

    郁楚的话甩在董朝铭脸上,每一个字都让他更加一分羞耻。

    郁楚走了好一会儿,董朝铭逐渐从巨大的社会性死亡中恢复过来,他似乎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形象在郁楚心里一跌再跌。

    他是傻逼。

    还是个自作多情的傻逼。

    ...

    尴尬。

    一个下午,这两个字都在董朝铭脑子里挥之不去。

    哪怕储翊杀过来锁他的脖子问为什么不去篮球赛他也没有反应,储翊以为他生病了大呼小叫的,董朝铭羞于解释,课间时干脆溜走,不给储翊一个空子可钻。他躲在拐角的露台,双手撑着金属围栏,头向下垂,露出的半张脸融在渐渐降下的夜幕里。

    俞逐月从老师办公室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副景。

    董朝铭此刻看着很冷,有一道结界似的。

    他越是这样就越让人渴望打破他的结界。

    俞逐月走过去,姿态娉婷,

    “朝铭,遇到什么事了吗?”

    董朝铭一愣,逆着晚风向来人看去,额前的头发被轻飘飘地吹起,俞逐月挂着笑容注视他的正脸,发现他鼻尖发粉,还因为他长得白显得更加趋向于淡红色。

    实际上,董朝铭只是在认真思考如果用领带悬在头顶的杆上上吊自杀可不可行。

    “没事,出来透气而已。”

    董朝铭态度疏离,带着应有的礼貌,不越雷池。俞逐月更感无力,她中午时看到董朝铭把郁楚拉走,过去在受人瞩目时,他没有主动和任何一个女生走得那么近过,除了郁楚。

    亚城的风气很怪,有私立学校的通病,大家都是有些家底且在晚州积攒了路数人脉才得以进了亚城,爱攀爱比,但亚城的成绩又抓得紧,进来也要通过入学考试,能成功入学的又是看重成绩好学的,所以成绩上也攀也比。学生心高气傲,从小都天之骄子天之骄女一样长大,到了学校里,到了亚城也只拿两套标准看人,一是家世,二是成绩。

    郁楚对董朝铭不屑,可他在亚城是出名的,董家之前一直是做公职,董辰磊做了律师开事务所也成为晚州着名,接手过社会争议大的案件,对案件的讨论直接把事务所引得名声更旺,董朝铭间接成了名誉继承人。董朝铭的成绩也从入学就保持在年级前列,无论怎么算,他都是标准尖上的人,可惜他自己不这么觉得,他的青梅竹马更不这么觉得。

    郁楚也有名,高一到高二都是年级第一,每次都不落,放到任何一个学校都会扬名,亚城也捧她,开学典礼连着两年发言的都是她,整所学校没有不认识她的。

    两个人都像不自知似的,在食堂门前也敢玩暧昧游戏,只一个下午俞逐月已经听到几个版本的流言。

    她试探,

    “是因为郁楚吗?”

    董朝铭一惊,不是吧,难道所有人都知道他被郁楚狠狠羞辱的事了?

    领带吊不死的话,腰带可不可行呢?

    俞逐月见他脸色不好,以为冒犯到,试图解释,

    “我只是担心你..你们,怕你们又吵架了。”

    董朝铭忘了俞逐月怎么会知道他和郁楚关系不好,只觉死而复生,原来其他人还不知道,被郁楚打了一次脸他已经羞耻得寻死,如果再被一个又一个人拉出来鞭尸,他真的宁可化成灰。

    “不是,我们不吵架。”

    和她说听腻郁楚的人是他,和她说和郁楚关系好的人也是他。

    她一直介意着董朝铭和郁楚青梅竹马的关系,所有人都觉得猜不透,她也是,两家的关系那么近,两人又在学校宛如陌路。

    直到那天董朝铭亲口说出带着负面情绪的评价,她以为这是朝他更近一步的机会,结果却是让自己提前出局的诱因。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