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二十九、南岛(微H)

二十九、南岛(微H)

    二十九、南岛(微H)

    很潮湿。

    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潮湿。

    董朝铭脸上的水像是薄薄的壳,一点点被他皮层下的高温烤化,表面是温的内里却凉,溜到两人唇间被董朝铭的攻势羞得忍不住发热,蒸发于空中。

    郁楚感觉她是要被吞下去了,她太大意,董朝铭最擅长的就是得寸进尺,怎么会浅尝即止,他的欲望是深不见底的海沟,只有下沉和继续下沉,直到氧气逐渐稀缺,在窒息的前一刻,他才大发慈悲带着郁楚从无边的水中浮出海面。

    郁楚觉得疯狂,意识仿佛陷进了茫茫大洋,只能紧紧抱住董朝铭这一根浮木乞求存活。董朝铭一只手牢牢扣在郁楚的腰上,把人往上提,另一只手托住她的臀,猛地把人抱起。郁楚只来得及环住他的脖子,两人贴得太近,胯骨都随董朝铭走动撞在一起,郁楚连他短裤下勃起的下体都感受得一清二楚。

    董朝铭不太对劲,或者说是本性暴露,她腰上的手勒得越来越紧,郁楚嘴唇发肿,还残留他啃食的痕迹,抖了抖,竟仍酥麻,

    “董朝铭,这是学校,全都是监控。”

    她还在试图挣扎,董朝铭怜惜地啄她的唇,主动上钩的鱼他绝不会放跑,侧身撞开游泳馆的门,全校所有人都在田径场,寂静的场馆里只有无波的游泳池和突如其来闯入的这对男女。

    他拐进男更衣室,紧闭的门隔绝所有摄像头隔绝所有企图打扰的外因,郁楚尚未站稳,董朝铭已经欺身上来,他轻含住郁楚的唇,他已经肖想了多久他自己好像都不太记得,

    “这么主动?还提醒我找没有摄像头的地方。”

    郁楚的话都被他曲解成曲别针了,恼火地去推他下巴,

    “你要不要脸。”

    “不要。”

    董朝铭倒是痛快,避开她的力道,再次精准地叼住蹂躏两片柔软,顺着侧面一路舔舐上郁楚的脖颈,郁楚仰头的角度像是脆弱的枝,顶端是绽开的郁金香。董朝铭头绕在这一片香气中,头顶的发丝扫过郁楚皮肤,引得她一阵抖。

    “有点痒...”

    郁楚脖颈中间的声带随她说话振动,董朝铭唇落在那一小片皮肤上静静感受,停止的瞬间他蓦然咬住那处,激得郁楚惊呼,他满足地再次触碰,像是透过这里寻到郁楚身体里的震荡。

    身下人的衬衫早就被董朝铭解开,半挂在郁楚臂弯,偏偏红色领结还悬在脖颈,艳色的绳和雪白的内衣,不知哪个更吸引董朝铭,又或者这些皆不,只有郁楚本身才能让他魂牵梦萦。董朝铭嗓子都烧干了,伏在郁楚锁骨上又吸又咬,手上已经在和内衣扣较量,这次是双手,显然简单多了,轻轻往中央一挤,关卡失守。

    董朝铭的手伸进去,裹住那两团,触手滑腻,像是新磨的豆腐却又带着郁楚的体温,他着魔地把郁楚的胸乳握成锥状,试图看凸出的乳尖,但被内衣挡住,董朝铭近乎粗暴地扯下了郁楚的衬衫和内衣,上半身全裸了。

    “别扔地上,”郁楚指着身旁一排储物柜,“放里面,放里面。”

    董朝铭索性直接将身上的运动衫一并脱了丢进柜子里,郁楚眼前一花,那件黑白棋格的上衣就消失在眼前,她却更晕了,董朝铭背那么瘦削,但该有的腹肌一块不少,这颗剥了皮的水蜜桃好像看起来并不多汁。

    董朝铭当然不知道郁楚把他当作水蜜桃拟人的天真想法,他只是太热了,后背直流汗。从甜甜的水蜜桃一下变成了面前极具危险性的模样,巨大落差感让郁楚忍不住向墙缩了缩身子,可惜被董朝铭发现,强势地拉回,鼻息喷在郁楚耳边,

    “郁楚,你记得我第一次舔这吗?”

    董朝铭手指捏上乳头,小力道地捻。郁楚咬住下唇,堵住自己敏感的哼声。

    她当然记得,开学典礼的后台,他逼她解开纽扣。董朝铭像是知道她在回忆什么,嗓音低哑,

    “不是开学那一天,是暑假,在岛上。”

    郁楚恍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很模糊,还需要一句话来点破。

    “最后一晚我偷偷进了你房间。”

    她想起来了,是她做梦的那一天。

    “那天我只能舔一舔,咬一下都不敢,怕被你发现。”

    董朝铭越回忆手上的动作越重,几乎要将她的胸乳整个揪起,痛得郁楚眼圈瞬间红了,骂他的话也哆嗦,

    “你他妈...这是在怪我?”

    董朝铭乐了,杏眼微眯,语气愉悦,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提醒你,以后睡觉关好门。”

    他猛然低下身去,吸上了郁楚的乳头,后面的话更加令郁楚面红耳赤,

    “不然我就会进去。”

    他的手指隔着她的内裤向那处湿泽捅进了一个头。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