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三十三、巴伦支海

三十三、巴伦支海

    叁十叁、巴伦支海

    运动会过后就是考试,董朝铭热血地背了一整晚政治,他向来喜欢依靠瞬时记忆,在他这,反正就算按照老师制定的计划每天推半章进度,等到考试那天也全忘了,他宁愿照自己的节奏复习。

    郁楚是典型的好学生,不止会按时复习还会在那基础上多背出提前量,她很少做没准备的事情,更无法没有心里准备就上考场。像是有强迫症,不到老师进来发卷的那一刻她都不愿停止复习,也许会考,万一会考,她不愿放过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郁楚考完试走出考场时,瞥见了角落拐角里隐着的董朝铭,轮廓模模糊糊只能分辨出显眼的的球鞋。

    郁楚走过去,董朝铭还在埋头给她发消息,一条接着一条,郁楚口袋里的手机跟着不断震动。她哭笑不得,

    “别发了。”

    董朝铭听见郁楚的声音,猛地抬头,眼睛里盛满笑意,偏偏嘴角努力抿着,控制颧骨不会升天。

    学校人已经走了大部分,考试有利有弊,一半的时间紧张一半的时间是难得的休整,如果你不像郁楚这样考完就惦记着回去对答案,你能收获一个无人打扰的下午。

    董朝铭的手悄悄地用指尖碰郁楚的手背,郁楚脑子里转的都是考试题目,尤其是两个她不确定的数字,半点没察觉,她问身边的人,

    “你数学最后一道题结果是什么?”

    董朝铭想要牵手,却瞄到楼梯逆着他们毛毛躁躁跑上来一个人,遗憾地握了下郁楚的指尖就放开,语气恹恹,

    “那个区间?”

    “嗯。”

    “负四到负根号二,一到根号二。”

    郁楚下楼梯脚步一顿,

    “为什么不是到正无穷?”

    董朝铭反应极快,迅速拉住郁楚的手腕一扯,避开急匆匆冲上来险些撞到她的男生,那男生连连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郁楚摇摇头,示意他没事,男生应该是真的很急,眨眼就消失不见了。郁楚直起身,头嗡嗡响,一直回忆卷子上的已知条件,检查自己落掉了哪一个。

    “a有限制,不可能到正无穷。”

    郁楚心情一瞬变得沮丧,

    “那我错了,我根本没考虑。”

    终于四下无人,董朝铭得以如愿牵起郁楚的手,

    “万一是我错了呢,我又不是百分之百都对。”

    郁楚听到这话呆了两秒,对啊,他怎么会都是对的,自己被他教了两天数学就开始下意识把他作为标准答案,百分之百地信任他的结论。

    董朝铭五根手指嵌进郁楚指缝间与她十指相扣在一起,郁楚还陷在思绪里,也忘了阻止,再反应过来时已全然被动。紧张地回头去看,被董朝铭识破,安慰她,

    “没人的,有人我再松开。”

    郁楚算是默许了,两人牵手走了一路,直到校门口,董朝铭正要说话,手却被郁楚触电一样甩开了,愣愣地看过去,郁楚小幅度抬手,

    “你爸。”

    董朝铭朝方向抬头望去果然看见立在车门处打电话的董辰磊,正好挂断了电话,回首就发现了校门处的董朝铭和郁楚,点头示意。郁楚过来打了招呼就拘谨地回了郁家车里,留董家父子在车里相对无言。

    董朝铭把书包甩进后座,气有些不顺,

    “你怎么来了?”

    董辰磊在学校外面等了半天,都接了个委托人电话臭小子还是不见踪影,现在上车第一句话居然死质问他为什么来还,好像他不应该来,

    “怎么,你爸还不能来了?你妈看你小姨去了,我不来谁来接你?”

    他可以和郁楚一起回去。

    董朝铭算盘都打好了,却被董辰磊生生截断。

    “考试考得怎么样?”

    “还行。”

    “永远就这两个字,到底好还是不好?”

    董朝铭皱眉,或许真是对董辰磊的突然出现感到厌烦,故意跟他爸唱反调,

    “不好。”

    董辰磊撇了一眼儿子的表情,吊儿郎当的没个正行,重重地从鼻腔叹口气。话题进行不下去,车里一阵沉默,董辰磊方向盘往右打,看到路边并肩同行的高中男女生,突然想起了刚刚的画面,

    “你怎么和郁楚一起出来?我听你妈说你还主动要去坐人家的车,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副驾驶的董朝铭身形一僵,废话满筐的他现在这一瞬间只觉嗓子发干,找借口都没头绪,只硬梆梆地吐出两个字,

    “碰巧。”

    幸亏董辰磊只是随口一问,

    “你妈喜欢和他们家接触,你少主动凑过去,郁楚说到底还是你的对手,你要是早争气,我怎么可能让郁浩航占上风这么多年。”

    董朝铭听这话听得耳朵生茧,心烦意乱时最易冲动,他脱口而出,

    “如果我喜欢郁楚呢?”

    车子驶进小区,董辰磊没听出来这里面的用意,又或者根本没思考过这种可能性,

    “你现在是高叁,想什么喜欢不喜欢?再说,你喜欢谁也不能喜欢郁楚,那我一辈子不都在郁浩航面前直不起腰了?”董辰磊踩下刹车,等车库大门打开,车里一片安静,只有他的声音格外清晰,“幸亏,人郁楚也看不上你。”

    他这个儿子在他眼里总有一万个不满意,如果他是个学习机器,估计他爸做梦都能笑醒,董朝铭根本没有搭话的欲望,安静盯着车库渐开的门。

    “不如正好趁你们高叁学习忙,赶快把那聚餐取消。”

    “不行。”

    董朝铭斩钉截铁地拒绝。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成绩,别的不用你管,好好学习就行。”

    董朝铭执拗着甚至不肯下车,董辰磊对他的坚持无比奇怪,但他脾气不好,做律师总是把一切克制都给了委托人,留给他儿子的只有冷哼,

    “那你等着吧,你不提,郁楚也会提,她比你重视成绩多了。”

    董朝铭心里那股深埋的不安又被翻出来,赤裸裸地拍在他脸上。

    被郁楚甩开的手心空荡荡的,显得有些可怜。

    的确可怜,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陷入爱恋,却因为他人周围人说的年岁不对,时机不恰,于是绝对不能被发现。只能在放学路上偷偷牵手;只能在食堂角落郁楚吃辣嘴唇肿肿时借着查看的借口被董朝铭捞过来,烙下一个辛辣的吻,转眼间就要松开;只能在深夜又回忆游池里的告白,祈祷那不是金鱼吐的泡泡,下一瞬就要破灭。

    只有这种时候,董朝铭才会有实感,他不是单相思。

    总是压抑,总是不满足,董朝铭总是缠着郁楚一遍遍询问,

    “你是我的吗?”

    可无论郁楚回答什么,他都觉得不对,不够。郁楚对他而言是好不容易得手朝思暮想的宝贝,只每天一点点的相处时间怎么够。

    他想成为全部。

    但他拿不准。

    他拿不准郁楚想不想?郁楚对他究竟有多少喜欢?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