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三十六、台风天(H)

三十六、台风天(H)

    叁十六、台风天(H)

    比外面的暴雨更强势的吻落在郁楚唇上。郁楚被他压在枕头之间,顶上是董朝铭难撼动的身体,他的吻像是要将她闷在枕头里窒息而死,舌头勾她的出来缠在一起,又被推回去强迫她含住董朝铭的舌头,郁楚嘴里的唾液被他吞下去,吞不下去的流出来,舌尖舌根都被吮得发麻,她忍不住呜咽出声,

    “...唔...”

    放过她。

    郁楚脑子一片迷蒙,她惯不会抵抗董朝铭,两下热吻就把她所有精力都吸走了。茫然间,像这场不按时的台风,她清明又模糊地认识到今晚即将会发生什么。

    郁楚的裙子几乎毫不费力地就被董朝铭扯下来,内衣掉落也只是一瞬,董朝铭和郁楚的唇分开时发出声响,难舍难分的,董朝铭又去舔她的耳垂,

    “要睡觉了也穿这么齐全,防谁?防我吗?”

    郁楚眼睛要滴出水来,投过来的眼神显得柔柔弱弱,董朝铭循着去亲她的眼皮,密密麻麻,郁楚觉得外面的雨落到她身上都比不一定会比他的吻更密。

    房间里空气骤然提高了温度,罪魁祸首趴在房间主人的胸乳间又吸又咬,不大的两团被他揉圆搓扁,玩得胸前的一点早已挺立,翘在那里等着身上的少年一口含住。郁楚嗓子里泄出似痛苦似欢愉的声音,董朝铭因着她的叫声更加崩溃,他全身就剩两件宽松衣物,却生生让她叫得发紧,裤子里绷得最甚。

    他从裤袋里掏出避孕套,搁在郁楚眼前,搂住郁楚叫她睁眼,

    “愿不愿意?”

    他不敢脱了裤子再问她,只怕到时候无论她愿不愿意,他都要不管不顾地捅进去,趁现在,他还绷着理智的一根筋,她还有退路。

    郁楚黑发散在床上,她铺的浅色床具,衬得她发色更深,董朝铭控制不住去用手指绕她的发尾。

    “...你突然怎么了?”

    之前不是好好的吗?郁楚皱着眉,想不通他的怪异。董朝铭手指又去揪她的乳尖,郁楚就快经期,胸乳本就发涨发疼,他毫不收力这么一掐郁楚痛得直躲,这直接触了董朝铭逆鳞,他开始动作有些停不下来,只想把郁楚箍在自己怀里身下。

    “为什么总是躲?为什么总是不理我?”

    “为什么发消息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

    郁楚想反驳她接了,结果他在做那事,她怎么愿意再接。董朝铭不给她机会,咬她的锁骨,语气委屈,

    “你为什么不黏我?我不是你男朋友吗?”

    郁楚哑然,眼前彩色的包装袋和董朝铭直勾勾委屈的眼神交迭着,她矛盾极了,究竟哪个是他?一边犯浑一边又这样别别扭扭的让她心软,意志的恐惧防线一点点被他攻破,她支支吾吾地,她早该意识到,董朝铭宽容是有偿的,他违背本意的纵容是明码标价的,她每消耗一次就要透支他的不安感。

    郁楚试图解释,

    “我不是躲你,真的很忙啊...你不是也要考试,黏在一起不是会很浪费时间。”

    越描越黑,这个黑说得是董朝铭的脸色,他几乎气笑了,一股脑掏出所有袋子里的避孕套,郁楚震惊地瞄过去,居然有四五个,张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愿不愿意?”

    他还在问,看来她的解释没有熄灭他一点怒火,反而火上浇油了。郁楚缩缩身子,退而求其次,

    “下次,下次好不好,我用手帮你。”

    董朝铭握着她腿根,要掰不掰的,语气很闷,

    “下次?下次是哪次?你还会分给我下次吗,下次是不是要换人了。”

    郁楚捂住他的嘴,他的声音太大了,她恐怕被同楼层的父母听到,她手在抖,捡起床上一个方块,

    “就这一个,行吗?”

    董朝铭握住她的手,眼神亮得吓人,郁楚在安抚他,这个认知让他躁动不安的心短暂平静,他隔着内裤摸那个小洞,尝试捅进一个手指尖。

    “别怕,我唬你的,我不用那些。”

    虽然他真的很想。

    郁楚的内裤也被丢到床下,董朝铭突然掰开她的腿,俯下身去,郁楚穴口的两片肉被含住,她死死压下自己的尖叫,

    “...董朝铭。”

    郁楚的认知被疯狂颠覆,这里怎么可以舔,董朝铭究竟在做什么。

    董朝铭用鼻子拱她的小豆,郁楚把头埋进枕头里,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身下的泛滥,董朝铭舌头接住挤出的水,把穴口舔松,听着郁楚闷在枕头里的呻吟,几乎热得要爆炸,舌尖顶进穴肉里,郁楚像是突然有了力气,猛地推他的头,

    “别,别再舔里面...”

    董朝铭按住她欲合上的腿,重重一吸,郁楚全身都软了,声调控制不住地高,落下时又像是哭声。

    董朝铭拿出自己的硬物,头上都被逼出汗,嘴上不知是安慰郁楚还是他自己,

    “舔软了才不疼,我不想你疼。”

    雨滴砸在郁楚房间的窗上,郁楚突然想开窗,让风进来吹散这一室的热,她已经被董朝铭要烧化了。郁楚的穴口被他绞着,逐渐张开,源源不断地吐水,郁楚的腿也越来越软,被董朝铭张得更开时几乎没有力气,董朝铭忍到临界,撕开包装套上避孕套,试探着抵在郁楚穴口,凑过去跟郁楚接吻。

    沉身没入其中,董朝铭只进了一半就被卡住拔都拔不动,郁楚的叫声全被他吞下去,申诉无门,郁楚抵着他胸膛往外推,企图阻止,董朝铭脑子里早就没了一开始给她留的退路,没有退路,他没有,郁楚也没有。

    董朝铭揉她的臀肉,揉她的穴口,一点点往其中顶,郁楚抵住他的下巴,换来片刻空歇,

    “好痛...董朝铭...不做了”

    这话叁分钟前是奏效的,现在已经怎么都劝不动压在她身上的人了,董朝铭又咬她声带那一片皮肤,额头的汗打在她胸前。他哄着她,

    “就快了,马上就都进去了。”

    郁楚不懂,她只觉得疼,她骂,

    “董朝铭,出去。”

    董朝铭咬咬牙,挺腰,整根插进了穴里,郁楚的尖叫声和窗外的雷声同步响起,彼此掩盖。

    董朝铭舔郁楚眼角的泪,

    “好紧...”

    他浅浅地抽插起来,董朝铭什么想法都没了,他轻声讨好,

    “郁楚,以后接我电话好不好?”

    郁楚摇头,她像被劈开了,想逃却被董朝铭死死压住,他还在她耳边说个没完没了。

    “以后能不能黏我一些,储翊他前女友还打电话查岗呢,你连句话都不跟我说。”

    说着说着董朝铭又开始暴躁,郁楚被他不克制的动作惹得直抽气,放下身段去求,

    “我也黏你行不行。”

    董朝铭红了眼,穴肉一层层贴在他的欲望上蠕动,只要他用力一顶郁楚就会嘤咛,穴里冒出更多的水,董朝铭的阴茎在她穴里挺进又抽出,郁楚是初次,董朝铭也是,他只会靠着本能,他不会什么技巧,只懂得操到更深处去,郁楚就会发出更好听的叫声,叫得他头皮发麻。

    漫长的雨夜里只有董朝铭热得烫人,他挺动十几下,郁楚受不了他越来越快,小穴吃力地吞吐他的粗大,董朝铭抵进她深处,郁楚突然整个人都开始抖,手指狠狠掐住董朝铭肩膀,留下一道道红印,嘴里一直喊停,

    “别...”

    从小压在他头上的郁楚此刻反被他压在身下亵玩,董朝铭心里澎湃如海啸,直把他淹没。郁楚被他推上顶峰,穴里的紧致让董朝铭只能小范围磨,郁楚却是一点刺激都受不得,崩溃地讨饶,

    “董朝铭,放过我...”

    手轻轻覆在董朝铭腕上。

    董朝铭心中一动,骤然意识到郁楚此刻是需要他的,他全线皆毁,把郁楚抱在怀里轻哄。抽动多下,狠狠埋进深处,隔着套子射出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太不容易了,流泪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