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四十六、海市蜃楼

四十六、海市蜃楼

    四十六、海市蜃楼

    郁楚不是个拖拉的人,她喜欢当机立断,喜欢直面,绝不逃避。

    但人总有痛点,郁楚的痛点永远都是家里缺失的父亲角色,郁浩航总有忙不完的应酬,见不完的病人,小时候她甚至羡慕董朝铭他爸爸高压式的教育,起码,最起码他的父亲重视他超过一切,不会像她父亲,对她喜欢的口味还停留在遥远的小学,偶尔买回的零食郁楚已经数年没碰过,她却为了不浪费这突如其来的关心撑起笑脸接纳。对她的学习细节一概不知,唯一的关注只有排名和总分。他喜欢对着她讲大道理,却总是讲不好郁楚想要的一句鼓励。

    郁楚不了解他,她印象里的父亲永远是疏离,以致他们聊上两句就要冷场。

    这样的父亲,他的消息被外人转告给郁楚,郁楚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信任她父亲,是浓浓的,抽在脸上的羞耻,好像冷冰冰的盔甲下脆弱的血肉被人扒开了看,看尽了,还要补上一句“也不过如此”。

    她该相信谁?她要如何问出口?

    郁楚只能在父亲接起电话时仔细分辩着对面的身份,在父亲又要出门时堆起满腹的不信任感。只是一次长谈就能解决的事,她却如履薄冰咬紧了牙不敢问出口。

    开学第一次考试,郁楚跌到了前五以外。震惊了不少人,谷慧最为惊慌,直问她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郁楚没法回答,只是说没发挥好。

    郁浩航在旁坐着,冷哼一声,

    “不是没发挥好吧,是被董家那小子套牢了没心思学习了吧。”

    “什么?”

    谷慧瞪大眼睛扭头去问丈夫,

    “这什么意思?”

    郁浩航瞥了眼僵在沙发上的郁楚,干咳一声,

    “你问问她,我说的什么意思她最清楚。”

    谷慧欲言又止,

    “小楚...你和朝铭是真的吗?”

    这消息似惊雷,谷慧的震惊盖过一切情绪只想着求证,郁楚却如插进插座里不知何时突然爆开的电花,闪过白色倏地烧得满手黑。

    郁楚好像青春期迟来了,控制不住自己顶撞的情绪,朝郁浩航的方向大喊,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郁家父母一时都愣了,郁楚早转身跑回了楼上,郁浩航手指在茶几上敲得噔噔响,掩不住他差点被气背过去的怒意,

    “听不得一点批评了,你看把她惯成什么样?高叁了开始想着谈恋爱,这么拎不清。”

    “你现在来当明白人了?平时怎么不见你去辅导孩子,你说他们谈恋爱就谈恋爱了?怎么不听听孩子怎么说。”

    谷慧脾气直,说话像机关枪逼得郁浩航灭火,气势也落了下风,

    “董家那小子眼睛都要粘郁楚身上了你都看不出来?”

    “那你怎么不早说,现在孩子成绩下降你跳出来了。”

    “她之前不是好好的,这事我怎么开口,这不应该是你先发现吗?你看今天我一提她的样子,她哪听我的。”

    客厅里沉默了一会,谷慧坐在沙发上,郁浩航叹了口气坐在妻子身边,安慰她,

    “还好只是第七而已,还在前十。”

    谷慧却无法安心,往常郁楚得了第二名都要崩溃不见人,今天像是早预料到了,反应古怪。

    “老公,要不你去说说,这两孩子怎么高叁...”

    “我怎么说?我叫人家看住自己的儿子?要我说,当时就不该凑在一起,人情越缠越紧,有些事顾着脸面都讲不出口。”

    “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就知道说风凉话,你当时要给知涵妹妹免费治疗,人家还能不客气地一点表示没有?不都是礼尚往来。”

    郁楚在楼上立刻关上偷偷敞开的门缝,还像不够似的,又插上耳机,生怕听见一点糟糕谎言。

    ...

    董朝铭拿到成绩有一瞬的错愕,下意识地就去找坐在前排的郁楚。她背影僵直着,像是在专注地写题,董朝铭熟知她对成绩的重视程度,但这次她似乎一点都不关心第一是谁,等下课他买了东西去找郁楚时却发现她座位空了,问了一圈人都不知道她去哪了,他愣头愣脑地闯进老田办公室才得知郁楚刚拿了请假条提前下晚自习回家。

    田作豪顺手拿起刚打印好的成绩单交给董朝铭,

    “正好,你拿去贴黑板上。”想坐着拍拍董朝铭的肩尴尬地发现够不着,只能改为拍拍手臂,“这次考得不错。”

    董朝铭退出办公室举起手里的A4纸,自己的名字高居榜首,可接下去的名字却不是他以为的那个,第二是徐正轩,董朝铭眉头皱了起来,眼睛一路下滑,滑到第七郁楚的名字终于出现,在一片上升箭头中她名字后面的下降箭头格外刺眼。他吃了一惊,随手把成绩单对折夹在指缝里,抽出手机给郁楚发消息,

    “郁楚,你没事吧?”

    “我今晚溜出去找你。”

    晚自习的铃声打响在董朝铭头顶,他想起自己还有贴成绩的任务,收回手机转身走进班级。

    储翊他们家有让他出国留学的念头,但他不愿意,最近正叛逆直吵着要离家出走去董朝铭家睡,结果去了一晚就被董辰磊劝退,现在改为消极抵抗,打了正式铃才慢悠悠走进教室,吊儿郎当地瞄一眼成绩单,却像定格了似的凝在那里,直到老田进来把他踢回了座位。

    储翊眼睛盯着前面坐着的老田,凑到董朝铭那边去,

    “我靠,郁楚排第七,亚城奇闻啊,”董朝铭没什么反应,手机明目张胆地放在桌上,储翊看见眼角抽了抽,“把手机放这你活腻了?”

    董朝铭手里的笔不停转着,暴露主人此刻心情的焦躁,储翊瞥瞥四周,更小声地问,

    “你们,吵架了?”

    “没有。你才吵架了呢。”

    储翊装着系鞋带,弯下身子仰起头,

    “那她怎么了?这也太突然了。”

    董朝铭作势要睬他鞋,把储翊吓得连连后退,

    “这么关注别人你是不是闲的?”

    “卑鄙啊,你把人家骗来谈恋爱却背着人家学习,真是世风日下。”

    “...不会用成语别用,神经病。”

    董朝铭的心情靠骂储翊短暂地没那么闷,余光里手机屏骤然亮了,董朝铭抓过来飞速解锁,储翊忙按他的手臂,

    “诶诶,放低点。”

    董朝铭却像突然没了兴趣似的,把手机丢进课桌里,搞得储翊莫名其妙。

    指尖的笔又开始转,扣在课桌里书上的手机没有锁屏,光亮逐渐变暗,但还能清晰辨认消息框里对面发来的两个字,

    “不用。”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