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四十七、低压

四十七、低压

    四十七、低压

    郁楚指尖摩挲着手机轮廓,泄气似的垂下眼丢开,又拿起夹在书间的中性笔,自我催眠式地投入到复习里。

    叁月初的天乍暖还寒,郁楚却为了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将房间的窗半开着,窗缝里透进一阵一阵的冷风,郁楚衣服最外层都散发着一股凉意。

    “咚咚。”

    谷慧敲门进来,在郁楚手边放下一盘水果,没像往常一样掩门出去,无声地站在郁楚桌边,似有话说。

    郁楚自作主张地翘掉了晚自习,突然推门而入回家来让谷慧愣了片刻,郁楚翘课,记忆里从未有过的事情。她放心不下,跟到房间里,踌躇着,小心翼翼生怕碰碎郁楚心中哪处玻璃房,最后选了个老套温和的开场白,

    “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埋头书本的身影顿了顿,在台灯的暖光里映出晃动的影子。

    谷慧犹豫了再叁,抚抚女儿的头发,

    “你爸话是说重了,语气不好,他也是着急,其实你爸一早就看出来你和朝铭的苗头了,但不知道怎么跟你提,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提,你是让人放心的孩子,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他叫我别干涉,先让你平静两天情绪,但妈妈还是想要听听你的想法,你这次考试到底是不是因为和董朝铭谈恋爱分散了注意力?你不爱说,我们做父母的也越来越摸不透你的想法,如果是别的原因,你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郁楚,你不是一个人在过高叁。”

    堆积半个月的郁结几乎堵到喉咙口,身体被情绪挤得像泡在水里已久般发涨浮肿。母亲的一句话正撞在心脏上,忽得破开一个小口,满心的酸顺着缝隙一点点倒出,

    郁楚环住谷慧的腰把脸埋进去,母亲独有的味道盈鼻,高叁山一样的压力和日夜的心神不宁冲开了最后岌岌可危的堤坝,她忍不住地哽咽,

    “不是,不是因为他,我,”她有点语无伦次,“和他没关系,是别的原因。”

    “你们高叁...哎,我们俩都吓了一跳,尤其是你爸,为这事费了多少心神。”

    郁楚头来回在谷慧衣服上蹭,赌气又执拗的小兽样,闷声说,

    “他哪会为我费心,要他费心的事那么多,排在最末的才是我。”

    谷慧落在女儿后脑勺的动作停住,捧起她的脸,弯下腰去,

    “小楚,你说什么?”

    郁楚的肩耸下去复提起来,悬着一口气,吐出来,猛地扑到母亲怀里,使劲扁着嘴紧紧皱着眉头眼珠向上看企图把眼泪关在眼眶里,一开口却暴露掩不住的哭腔,

    “我讨厌他。”

    谷慧彻底愣住。

    她的女儿看似对周遭的情绪、感情、人,都完全不关心,唯独关注成绩,不过是把敏感的触角隐藏了,在总是一方浇灌的家庭里学着筑起了壳。

    她搂紧了郁楚,长叹一口气。

    郁楚对郁浩航原来攒了这样大的怨念。

    ...

    董朝铭早上在楼角等了很久,领带还是松垮地挂在脖子上卡在衬衫领子里,随着他低头看脚的动作被光打得颜色忽浅忽艳。

    郁楚十几米发现他时就开始紧张,混在人群里试图躲过,但像心有灵犀似的,董朝铭恰好抬起头来,一眼就锁定了低着头的郁楚,也没管周围的眼神直直走过去,

    “郁楚,早啊。”

    “...早。”

    董朝铭伸手要接过她书包,被她闪过,

    “都是人,不沉的,不用你背。”

    伸出的手尴尬地甩甩,

    “你昨天怎么提前走了?你告诉我,我也请假送你回去。”

    郁楚踏上台阶,语气淡淡,没有心思,

    “没事的,就是有点不舒服,现在已经好了。”

    “昨天的考试...”

    “我状态不好,别担心。”

    董朝铭没跟着她上楼,停在原地,盯着她脚步未停低着头向上去,似都没发现他没跟在她身后。良久,郁楚的身影渐渐要消失在上方,董朝铭猝然穿过人群两步并作一步赶上郁楚,牢牢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扯到拐角。

    “郁楚,你到底怎么了?”

    郁楚被他甩到对面,不得不和他面对面站着,董朝铭还要再说什么,眼睛瞄到郁楚抬起的脸,眼睛肿肿的,眼皮都多了一层,原来的话到嘴边瞬间就换了,

    “你哭过了?”

    郁楚别过头去,

    “没有。”

    空气静了片刻,一墙之隔上学的人潮还断断续续地涌过传来清晨的嘈杂。董朝铭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情绪,

    “郁楚,半个月你都这样,你怎么了,我以为你是准备考试,我就少打扰你,结果你考...”她红红肿肿的眼还在他眼前晃,他霎时又心疼起来,“有什么事能不能和我说?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怎么说。

    郁楚逃避了这么久还是要直面他的质问,俞逐月都知道了她爸的事,她丝毫未发现,居然那一天还在楼上和董朝铭上床,只要一想起,浓浓的羞耻感避也避不开。

    眼前的人是无辜的,她即使心里乱成一团糟也依旧清楚。但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启齿,无论是她的爸爸,还是他的小姨,哪一个都让她难提只字。她故作平静,

    “我真的没事,要上课了,先走吧。”

    董朝铭似乎真的被郁楚敷衍的态度激出脾气了,第一次,先郁楚一步甩手走开,留给郁楚一个背影。

    ...

    郁楚成绩的下降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六科老师都有些紧张,学校第一重视培养的苗子,指着她给亚城再添一把火,仔仔细细地研究了郁楚每科的答题卡,日常批阅她的作业都重视了许多,发现问题立刻批注上。

    谷慧这几天主动替郁楚晚自习请了假,接回来到家吃晚饭,最近她爸爸在家的时间逐渐多了,郁楚也提早到家,每天晚上在坐在餐桌前的难得地凑成了叁人。郁楚在餐桌上默默无言,谷慧盯着她吃完后作势起身,叫住她,试探性地问,

    “你最近学习紧张,明天的聚餐就先取消吧?”

    郁楚抬眼看了一眼郁浩航,发现父亲也端坐在主位停了动作注视着她,她冷了声线,硬梆梆地点头,

    “好,随你们。”

    眼看着郁楚的身影隐在楼梯上,谷慧放下手里的筷子,横了丈夫一眼,

    “我那天去和小楚谈了。”

    “我不是让给她点时间冷静一下,现在她正是情绪不稳的时候。”

    谷慧一把拍掉他端水杯的手,

    “还等呢,照你那一套要等到哪百年,高考都结束了。那天我听了小楚的话才知道她现在有多排斥你。”

    郁浩航握住妻子直在他手背上戳的食指让它安分下来,闻言微滞,

    “排斥?”

    “你以为呢?小楚哪是为了谈恋爱什么都不要的孩子,要不是她说我一直以为她不在意你忙,”谷慧叹一口气,“之前还好好的,你是不是刺激她了?”

    郁浩航未想过女儿成绩的下降和自己有关,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低头沉默良久,忽得灵光一现,复又觉得不可能。

    怎么会呢。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