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四十八、好望角

四十八、好望角

    四十八、好望角

    苏知涵端上来的西瓜汁因为长时间未动逐渐分层,上半段浮起粉白色的沫,下半段沉淀下绞烂的红色果肉和榨出的汁水,一点点在异常闷热的天气里变质,等董朝铭缓过神倒进嘴里半口时皱着眉头品出一股酸味。

    不应季的水果,忽冷忽热的温度。

    董朝铭可能是文科学久了丁点事就会触到感性神经,也可能是舌头过于敏感把这股酸味无限地放大,心里也开始泛酸,他烦躁地一把拽下原本卡在耳朵上方的头戴耳机,耳套稳稳当当地包住他整个耳廓,手指迅速拨下播放键,在满耳充斥的躁动鼓点里松了一口气。

    郁楚一家没来。随着红色果汁一同放下的还有聚餐取消的消息,董朝铭没有耳机护着,母亲转达的口吻没有过滤地传进董朝铭的耳朵,听得分明。

    郁楚好像很忙,每天准时提前放学,学校传她在外面找了补习班,董朝铭下晚自习时坐车路过她的窗户总是在猜测,每当他心里生出一点小期盼,希望她能像那天一样趴在窗户边上等着他摇下车窗四目相视。他总要反应过来,他们在冷战,董朝铭那天收到了郁楚的道歉消息,说了两遍对不起,但还是只字不提原因,董朝铭没回,他是想硬气几天的,郁楚不愿意说,他也没要逼迫,他只是心里拐不过弯,郁楚答应粘着他的话都是撒谎,哄得他忘乎所以,到头来还是一无所知的傻子。

    应该是脑袋里荡的摇滚乐过于强劲,牵动他一股莫名的刨根问底的冲动,他抓起手机打字发给郁楚,

    “为什么不来?”

    等回音的过程是漫长的,董朝铭耳机里的音乐换了,郁楚那头的字符也终于弹出来。

    “最近学习忙,对不起。”

    董朝铭瞬间泄气,把耳边的节奏关掉世界回归深夜应有的静寂。

    董辰磊的预言应验了,下一个是谁,会是蒲睿的吗。

    被夏日高温催热又被低温拖至下行的恋情,像是某种客观规律。

    董朝铭自虐式的把满杯的西瓜汁吞下肚,只留杯壁挂着的一条条沙瓤,到最后回味起来,甜味竟盖过了酸。

    会回暖的。

    夏天又要到来,全新的、充满可能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听蝉鸣的一个夏日。

    ...

    周日下午董朝铭溜进郁楚房间的时候郁楚正在房间洗澡,刚推开浴室的门,头发尾端还在滴水,抬眼模糊地看见桌前站着一个身影,正盯着自己摊在桌上的计划表。听到浴室的响声,回首来,郁楚见到来人以为是眼花,怔怔看着他的轮廓。

    董朝铭轻笑,

    “怎么?不认识我了?”

    “你...你怎么进来的?”

    董朝铭脸上颇为苦恼,还带点疑惑,

    “骗人上来的。谷姨怎么感觉那么防备我,我说借笔记都差点没松口。”

    “....”

    郁楚裹了裹身上的睡衣,走近了他,董朝铭瞥见郁楚后背睡衣被发梢打湿了一片,贴紧了她的皮肤。

    “你,不生气了吗?”

    董朝铭手指靠过去,作乱似的卷郁楚还滴水的头发,郁楚乖乖让他卷,只在他下手没轻没重时轻叫一声。

    “生气,你什么都不和我说,我像个傻子一样看着你闷闷不乐,还要忍着和你冷战,累死了。”

    郁楚有点摸不透他的想法,反应木讷,

    “哦。”

    董朝铭差点气出内伤,狠狠捏郁楚的手,

    “你气死我算了,”他自暴自弃,“这种时候你不应该感动吗?痛哭流涕说好喜欢我。”

    “...噗。”

    郁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被逗笑,捏着她的手热得烫人,她顺他意地点头,倏然放出个大新闻,

    “董朝铭,我爸妈知道了。”

    董朝铭直觉不对,

    “知道什么?”

    “你和我。”

    郁楚语调太过正常,董朝铭满腹的惊讶生生憋在胸腔里,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反应,

    “...什么时候?”董朝铭有点忐忑,“那,那他们觉得我怎么样?”

    她想表达的是这个吗?

    “不怎么样,你的脑回路怎么永远这么奇怪。”

    董朝铭心都提起来了,

    “是不满意我吗,所以骂你了?”

    郁楚掰他越握越紧的手指,

    “是不满意早恋,”停顿了一下,“也不满意我。”

    董朝铭没懂,才要开口说话,蓦然听到上楼梯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董朝铭叹口气松了郁楚细嫩的手,眼睛快速搜索着郁楚桌上的书本,

    “哪个没有用?借我...”

    怀里突然撞进一抹还带着未干水汽的身影,郁楚薄薄的睡衣贴着他的黑色运动服,董朝铭胸前的吊坠硌着她的胸骨也嵌进他的,郁楚轻轻在他耳边呢喃,宛若梦话,

    “我好喜欢你。”

    胸前的银饰好像都被内里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带动在外面跳跃,怀里的身影瞬间退出他的势力范围,只有郁楚发梢上甩到他小臂上的水珠昭示着刚刚的真实。董朝铭在脚步声登上二楼时被塞进了一个笔记本,脚步声一点一点走近,董朝铭迅速摘了头上的鸭舌帽,低头精准地印在郁楚唇上,郁楚只来得及看见董朝铭散下来的碎发间闪光的眼睛,他又戴上压好帽子转身利落地出了她房间。

    董朝铭迎面撞上谷慧,他恭恭敬敬地道别,谷慧瞄了一眼他手里的笔记本,什么也没说。董朝铭回家后,把郁楚的笔记本摆在桌上,换衣服回来后不知怎么掀开了一页,扉页里郁楚的笔迹清晰可见。

    你是我的

    半截的诗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