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四十九、东南季风

四十九、东南季风

    四十九、东南季风

    郁家迎来了一位出乎意料的拜访者。

    郁楚今天被郁父接了回来,全程郁楚只主动问了一句,

    “我妈妈呢?”

    “她在家准备晚饭,今天有客人。”

    郁楚以为又是郁浩航哪个合作对象,厌恶地转过头去,没再听父亲不熟练地关怀,郁楚向来直来直去,不愿接的话丁点不给面子,最后车里又是尴尬的冷场。她不是感觉不到郁父这两天远超出以往的关心,怎么想也是妈妈把自己的话转达了过去,甚至郁楚直觉感到父亲已经猜到她情绪反常的原因,两人中间隔了层看得见的塑料布,谁也没撕开。郁楚在寻找时机,寻找时机揣着颗钢铁做的心掀开那件恶心至极的事情。

    刚进门,郁楚看见了玄关处多出的两双高跟鞋,愣了愣,走进客厅望向沙发,一瞬觉得头脑轰鸣,坐在沙发上那个和苏姨有六分像的人不正是董朝铭小姨。

    郁楚不可思议地回头盯着刚刚进门的父亲,郁浩航像没接到她的目光,走到郁楚身前,沙发上的两人已经站了起来微笑着面对移近的父女俩,郁浩航也温和地打招呼,

    “来了。”

    相比郁浩航的态度,郁楚几乎是冰冷,她是见过苏阿姨这个妹妹一面的,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叫人,但她一声不吭,冷硬着表情,一个字没施舍给沙发前站着的两人。苏知涵察觉气氛的不对,试图缓和,

    “小楚刚放学回来累了吧,我们准备的差不多马上就能吃饭了,快去把书包放下吧。”

    郁楚眼皮都没抬,话还没落地她已经转身上了楼。再下来时,郁浩航和苏知涵谈论着什么,谷慧已经把晚饭一齐端上了餐桌,发挥她一如既往的热情,郁楚却觉得画面讽刺,她爸究竟要做什么?

    ...

    餐桌上郁楚如上紧发条的木偶,握筷的动作似关节僵硬一顿一顿。苏知涵往这边的方向望了一眼,突然举起手边的杯子,这桌上今天没有酒精,玻璃杯里盛的是果汁,郁楚余光里发现她的动作也霎时抓紧了杯壁,里面橙色的液体一阵震颤。

    “郁楚爸爸,真的非常感谢这几年你对我妹妹知音的照顾,她能恢复到现在这样的状态真的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

    郁浩航也端起杯子,

    “我的病人我一定会负责到底,何况我们是这么多年邻居。你也不容易,最后这一年的治疗你只要抽得出时间都跟在身边。”

    “知音不成熟,需要个人陪着,有我在旁边什么事情也好解释。”

    握着杯壁的手倏地松了。

    苏知音在桌上显得拘谨,郁楚注视着她,随着她的动作不由眼神晃动起来,

    “谢谢郁医生,给你添太多麻烦了。”

    谷慧或许是唯一置身事外的人,更没多想,举起自己的杯子去碰杯,

    “怎么这么客气?知音恢复是高兴事。”

    苏知音有片刻的无措,杯子相撞击出清脆声音,她像刚恍然,眼底有真挚,

    “谢谢...嫂子。”

    郁楚从眼前聚焦的那一点转去看主位上的父亲,父亲也在看她。她借着举杯的动作眼神扫过对面,苏知涵神色似有愧疚,苏知音埋着头看不清表情。

    杯底触在桌面,郁楚恍惚间听到心中某个盒子被合上了,连同所有愤怒、羞耻、厌恶一齐关进黑暗中,再无作乱可能。

    ...

    两人并未多留,吃过晚饭就离开了。送客后郁楚回到自己房间,呆坐在床上一时无话。

    “咚咚”

    敲门声响起,郁楚以为是母亲,抬起头,推门进来的却是她父亲。

    “要学习了吗?”

    “还没有。”

    郁浩航拽过一旁的椅子,坐在郁楚对面。

    “爸爸希望跟你说些话。”

    郁楚双手缩到一起,闷声道,

    “是苏阿姨妹妹的事吧。”

    她父亲默默点头,像是在脑海中组织语言,过了半晌才开口,

    “这事是我不好,没有处理好,应该早早把她转介其他心理医生的。”

    “爸,你和她究竟有没有...”

    郁浩航叹口气,

    “小楚,爸爸是心理医生,治疗过程需要和患者建立信任关系,需要了解她,她最开始对于我一直有敌对情绪,她的正移情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治疗,这是过渡过程,我需要因势利导加以利用,她对我发泄情绪,这能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

    郁浩航尽量将晦涩的知识说得简单易懂,

    “我把情况和你苏阿姨解释过,她希望我能一直治疗下去,我也提出如果不转介她最好能来陪伴,我引导她妹妹回到正常的咨询上来。我没有告诉你妈妈,她的性格你也知道,风风火火的,叫她知道估计要到我办公室天天守着。我没想过小楚你会知道,还误会了,这是我的错,我...我的确总忙于工作对你缺少关心,你不信任我,我也能够理解。”

    郁楚手指纠缠着,头垂得更低,声若蚊鸣,

    “对不起爸,我误会你了。”

    郁浩航站起来揽住自己乖巧的女儿,轻拍她后背,重复道,

    “不是你的错,是我没处理好,是爸爸的错,你是好孩子,爸爸向你道歉。”

    “爸爸以后一定多多陪伴你。”

    郁楚小幅度地点头,承诺,

    “我不会和妈妈说的。”

    郁浩航停了一下,

    “现在都结束了,告诉她也没什么,可能就是她打我一顿。”

    他记起那天郁楚发了脾气先进了房间,他不知晓郁楚敞开的门缝,同样也不会料到郁楚没有再鼓起勇气多听一段,一段能为郁楚心里不安的盒子上锁的对话。

    ——

    楼下的郁家夫妇并没有注意到楼上的细微变化,郁浩航十分冤枉,

    “不是你一直说你和苏知涵关系多好多好,亲姐妹似的,我哪敢收钱?”小声嘟囔,“免费还要受罪。”

    谷慧没听清,

    “你说什么?”

    郁浩航推推眼镜,煞有其事地,

    “珍惜我吧。”

    “怎么?有新欢了?那离婚。”

    “你怎么随随便便把离婚挂在嘴边...哪有新欢,不离婚。”

    ...

    青春的荒唐在于它总有各种巧合,巧合的误打误撞,巧合的蓄谋已久,巧合的不可预料。像是夏季暴雨,无人会从中全身而退。

    郁楚面前摆着董朝铭还来的笔记本,扉页上补上了他与她完全不相同,收笔有力的字迹。

    半截用心爱着

    半截用肉体埋着

    你是我的

    半截的诗

    不许别人更改一个字

    郁楚心里像是下雨了,雷声轰隆隆,她捂住脸,隐在黑暗里企图缓解这一刻疯狂悸动就要跃出嗓子的心跳。

    幸而这一片的混沌里,少年永远纯粹。

    ——————————————————————————————————————————

    参考文献:

    【1】 《心理咨询中的移情探析》  作者:王慧

    【2】 《半截的诗》  作者:海子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