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五十一、东经

五十一、东经

    五十一、东经

    高考那一天郁楚从考场走出来一眼就找到了在外捧花的父母,她走过去,谷慧比她还激动,把花递出时忍不住红了眼眶。郁楚被郁浩航拍拍肩膀,

    “辛苦了,小楚。”

    郁楚跟着父母一步步向停车位走去,车窗里那所十五分钟前她还在奋笔疾书的学校逐渐消失在视野里。

    等成绩的日子是漫长的,董朝铭考完就被打包扔去练车,郁楚不愿意也没兴趣学,她宁可在家读书。董朝铭第一次去练不懂其中险恶,下午去的,差点熟在车里,以后学乖了彻底屈服,早晨起得比鸡早练到十一点马上消失,教练拉都拉不住,郁楚经常在晚上看着董朝铭拿他家里的车练手,董朝铭倒是真挚,董叔叔在他一言不合就踩刹车的阵仗下也保命似的抓紧了把手。储翊被董朝铭一通鼓动也头脑发热报了名,结果理论课睡得太香临时突击也没用,直接挂在理论,拍拍屁股出国旅游了。

    郁楚家本也准备出去带郁楚旅游,但被郁楚拐弯抹角地拒绝了,郁父心里明镜一样,连谷慧都已经猜出原因,两家本要一起,董辰磊那边实在抽不开时间,只好作罢,现在郁楚拒绝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她要和董朝铭在一起。

    郁浩航原来还挺喜欢董朝铭这孩子,现在怎么看董朝铭怎么不顺眼。郁楚准时每天往外跑,郁浩航推推眼镜欲言又止,被谷慧按下来,她嗔怪,

    “朝铭那孩子不是挺好,再说孩子都高考完了,你临高考那两个月盯得那么紧,现在还管?”

    郁浩航从鼻腔里哼出一声,董朝铭就是脸长成什么模样,在他眼里都是觊觎他家这颗白菜的猪。

    ...

    郁楚坐在床边等着人,董朝铭刚结束一到酒店就冲进浴室,他练习的地方离家太远,董朝铭忍不了全身的汗湿感,干脆在旁边酒店开了间房,每天洗过澡再回去。

    听起来合理,郁楚却总觉得是借口。

    浴室的门打开,白色蒸汽浓雾一样弥漫出来,郁楚尚未放下手里的书,就被董朝铭湿漉漉地黏上来,她右手捏着一半书抬在半空中,董朝铭在郁楚脚踝施力把人向下拖,郁楚敌不过他,整个人陷进酒店柔软的床褥间,董朝铭利落地收起郁楚手里的书扣在柜子上,伸手握住她空下的右手搭在他脖颈。

    “董朝铭,你又要...”

    郁楚有些恼,她第一次来陪董朝铭,他说太晒了把她带来这等的时候她一点没有多想,乖乖待在这,结果董朝铭回来就原形毕露,哄得她头昏脑涨,稀里糊涂就让他得逞,被弄得浑身发软,差一点就要在酒店里过夜。

    董朝铭他高考完那一天直接把他和郁楚的事告诉了他父母,惊得董辰磊打翻了一个茶杯,苏知涵第二天就到郁家求证,得到谷慧的答案后也是惊愕不已,两个水火不容了多少年的孩子,转眼成了情侣,做梦都没想过的事情。彻底坦白后董朝铭像是放开了禁忌,玩得更疯,郁楚体力和他差了几个维度,受过一轮就要忍不住求饶,董朝铭故作仁慈地放她休息片刻紧接着又加倍地讨回来,直把郁楚逼哭。

    “还疼吗?”

    董朝铭手摸下去,轻车熟路地找到那个小口,隔着内裤揉了揉。上次他太久没尝到荤腥好不容易逮到人,没收住劲,把郁楚在床上折腾狠了,结束时董朝铭看着她穴口的嫩肉都有些发肿,挤得入口更小,手指都插不进。

    郁楚嘤咛一声,后悔自己又穿了裙子,根本挡不住他,软着声音,

    “疼,还肿着。”

    董朝铭闻言一滞,手指移到她的内裤边勾下,在郁楚的惊叫声中掀开她的裙子钻进去,郁楚看着她裙摆里隆起的轮廓,耳朵尖都红了,伸手去推,

    “你别看啊...”

    董朝铭以为真的还没恢复,拔下她那层布料只想看看是不是严重。董朝铭掰开眼前的嫩肉,眼神像是有温度,随着他滚烫的呼吸落在她的敏感处,穴口一缩一缩,郁楚脸露难堪。董朝铭顿了顿,轻笑一声,骤然用舌头舔上去,沿着郁楚股间那条细细的缝勾舔,挑出躲藏的阴蒂,舌尖一卷含在唇间轻碾。

    郁楚整个人一抖,董朝铭已经全然了解了她的敏感,双手托起她的臀瓣拇指卡在前面把她的腿缝掰得更开,像是她把下身微微抬起送到董朝铭嘴边给他舔,郁楚脚趾紧紧蜷起抓皱周遭床单,羞耻得想逃,

    “董朝铭...”

    被叫的人动作没停,鼻尖抵着再隐藏不了的阴蒂来回地磨,嘴移到穴口温存着,郁楚的穴口已经微张开,董朝铭舌头绕过,留下一圈战栗,穴口软肉一击即溃,投降于那条湿软却强势的敌人。

    “...啊...别”

    董朝铭那活物钻进去,把穴壁一寸寸舔软,搅得天翻地覆,郁楚忍不住抬腿夹紧了她腿间的头,试图停下他的进攻,却被董朝铭把臀捧得更高,郁楚受力点瞬间没了,两条腿茫然地垂下,腿间已经湿黏一片,董朝铭还在挺进,郁楚头难过地仰起,腿根发抖,呻吟声也开始颤,董朝铭听出她的不寻常,手大力地揉弄她滑嫩嫩的臀肉,舌头探得更深,穴里紧缩,似是要把里面流进的挤出,董朝铭一点点把排外的穴肉抵开,舔弄引来阵阵发麻发酥,郁楚拽紧了身下的床单,抗拒的意志忽然加强,直往后缩,

    “不行,我不要...啊...”

    董朝铭含住穴口猛地一吸,郁楚喷出的水流进董朝铭嘴里,余下的顺着股沟向下汇到董朝铭撑着她的手腕处,湿了他满手。

    董朝铭从她裙间抬头,手狠狠拍在她臀瓣上,寂静的房间传来拍打的声音,郁楚感到臀上一阵麻,不可思议地看着身上的人,

    “你...”

    巨大的羞耻感淹没了郁楚,她从小乖顺听话有极要强要脸面,什么时候被人打过..打过屁股。

    董朝铭盯着郁楚红痕渐显的白肉,眼底的欲色愈来愈浓,他抬手又补在另一半,郁楚羞愤欲死,偏刚刚被送上顶峰没力气反抗,只小声地骂,

    “你滚开...”

    董朝铭自动过滤了,压在她身上黏黏糊糊地吻她,手指在她穴口处一点一点,

    “怎么骗我?你这都敞开了还骗我没好,骗人该不该打?”

    郁楚被他封住唇,都没有反驳的机会,听着他呼吸渐渐加重,手伸下去解腰带,金属扣碰撞声清脆,郁楚又分辨出他痛快地撕开包装的声音,董朝铭套上避孕套,手指伸进去穴里搅了搅,他松开郁楚的嘴唇,象征性地通知,

    “我要进去。”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