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五十五、亚马逊河

五十五、亚马逊河

    五十五、亚马逊河

    “出去玩吗?之前一起打球的那几个人都来。”

    储翊穿件宽大的红色上衣,空空荡荡被风吹得鼓起,立在那里像面旗子,蒲睿站在他旁边像根旗杆,两人和董母、郁母规矩地打过招呼,转头绕后撺掇董朝铭一起出去,董朝铭有点犹豫,他问郁楚,

    “你想不想去?”

    “都是我朋友,去见一面?”

    郁楚抿了下嘴角,摇头拒绝,

    “我奶奶下午要来,我就不去了。”

    董朝铭未来得及说什么,被储翊抢了先,

    “没事,下次再来,现在我们别的没有,时间最多。”

    “好。”

    郁楚没推脱,一口答应。

    董朝铭替郁楚拉开车门看她坐进去,苏知涵降下副驾车窗探出头嘱咐他,

    “朝铭,你们别玩太晚。”

    储翊笑嘻嘻地勾住董朝铭的肩膀,

    “放心吧阿姨。”

    董朝铭关上车门,站在原地目送轿车离开。蒲睿抬手截下辆出租车把两人塞了进去,瞥一眼董朝铭魂不守舍的脸,吐槽他,

    “看着你今天我怎么感觉就已经能看到你十年后的样子。”

    储翊没憋住笑,凑过去跟蒲睿击掌,两人一拍即合,默契地喊出心里呼之欲出的叁个字,

    “妻管严。”

    董朝铭挑起眉头,

    “那又怎样?”

    “你们就是嫉妒。”

    ...

    时间一晃,录取结果发布时间按时到来,电脑照他的程序给每个人都找到了位置,所有人的去向也全部明朗,郁楚不出意料顺利被经济学系录取,董朝铭则录取了法学系,储翊说话算话也报了京城的学校学管理,蒲睿则留在晚州本地上大学,俞逐月考得不错进京绰绰有余,但她避开了京城的学校直接报了沿海城市的一座大学,郁楚浏览到班里统计的名单时才知道她的决定,要彻底远离他们去寻找自己,没什么不好。

    董朝铭千辛万苦终于把驾照考过了,兴奋得当即要从晚州开车去学校报到,被董辰磊一盆冷水浇下来,

    “《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规第六十五条,实习期内驾驶机动车上高速公路行驶,应当由持相应或者更高准驾车型驾驶证叁年以上的驾驶人陪同。取得驾驶证一年后,能单独上高速。”

    “我和你妈绝对不坐你的车。”

    “...”

    最终董朝铭老老实实坐飞机到了学校,郁楚和董朝铭的宿舍楼离得远,两家家长分开带孩子去寝室报道,整理好寝室的东西,找了个餐厅吃饭,董父和郁父明天还有工作订了当天晚上的飞机回晚州,吃过饭就把郁楚和董朝铭送回学校。等在校门口挥别了父母以后,董朝铭盯着偌大的校园若有所思,郁楚回首看见他发呆的模样,低头摆弄他的手指,

    “想什么呢?”

    董朝铭反应过来,

    “郁楚,”橘红色的脑袋应声抬起来,董朝铭神情很是诚恳,像是要说明什么重要消息,郁楚微微正色等着他开口,“你要不要,搬出来?我们出去住。”

    郁楚无语地凝视他,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董朝铭,我们到这就一下午,呆在寝室不够叁个小时,去哪住?”

    董朝铭皱着眉,攥紧郁楚的手,

    “我们好像都没住得这么远过。”

    从小时候开始这么多年郁楚和他就是邻居,隔着一条路,近得甚至能看到彼此的窗户,现在一个住东面一个住西面,别说窗户,离得太远,楼都看不到。

    郁楚怔然,虽仍是拒绝但话没那么斩钉截铁了,

    “...都在一个学校啊,哪有那么夸张。”

    “我有。”

    “这一年的钱都交过了,你不住又不会退,”郁楚很快就进入了自己学经济的角色,利弊算得明白,“额外租房也好贵,干嘛浪费那么多钱,不好。”

    两人走到郁楚寝室楼下,郁楚扎眼的发色和两个人出众的脸让他们一入校门就吸足了目光,董朝铭更没收敛,全程牵着郁楚的手,高调地昭示两人的关系。

    他听郁楚分析了一路,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好。因为钱。

    “我出钱,你出人,行不行?”

    郁楚察觉到周围人的眼神,她第一天报道,根本没想着要高调,偏她男朋友是董朝铭,张扬又热烈,眼里仿佛存了燎原的星火,牢牢盯着她的眼睛要把她骗上钩。

    “哪有你这样的?”

    郁楚抱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上大学以来要面对的头一个问题是这个。

    两人在女寝下面拉扯的时间太长,楼里面的宿管忍不住咳了几声,郁楚一把拍开他的手跳出他的怀抱,

    “以后再说。”

    她安抚性地捏捏他的脸,催他,

    “快回去。”

    董朝铭闷闷地答应了一声,看着她走进了寝室楼,楼梯间外墙装得是透光玻璃,郁楚上了半层楼梯,回头向下看,正撞上董朝铭站在楼下直勾勾注视她的目光,还保持着她与他道别时的姿势,只有头向上仰着,眼睛锁定着她,嘴巴抿成一条线。

    郁楚被摄了心神,犹豫都没有,转身就跑下楼梯,又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神里闪出的惊讶,凑过去偏头将嘴唇轻轻贴在他脸颊上,仅贴了一下,郁楚脸就涨得通红,说着自己不愿高调,却冲动地跑出来主动献吻。

    董朝铭眼睛里有钩子,郁楚为自己的自相矛盾这样解释。

    郁楚身上环绕着好闻的香味,抱在怀里就不愿松开,董朝铭低头去捉她的嘴唇,他知道郁楚好面子,他控制住自己,只讨了蜻蜓点水一样的一个吻。

    “就你最会哄人。”

    哄得他半点脾气没有,什么都听她的。

    董朝铭叹一口气,放开了郁楚,

    “早点睡,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来找你。”

    “嗯,你也要早睡,少打游戏。”

    “不打不打。”

    郁楚重新走进寝室楼里,围观了半集偶像剧情节的宿管阿姨表情微妙,对这个染橘红色头发的女孩印象深刻。

    郁楚其实不会哄人,董朝铭眼里也没有钩子,只是少年人陷在热恋里,彼此的呼吸都像南美大陆扇动的蝴蝶翅膀,哪怕再微弱,也能引起在心底巨大的连锁反应。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