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五十六、晴天

五十六、晴天

    五十六、晴天

    寝室是四人间,董朝铭寝室的几人都是同系同班,初见时候有点尴尬,自我介绍以后一时无话,董朝铭硬着头皮开了个头抛出话题,天南地北地胡扯,所幸几个人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男生的爱好又相似,游戏篮球吹吹牛,到晚上时董朝铭那点恋爱故事已经全都被挖出来了,绝大部分是他自己主动交代的,他一点不隐藏,他女朋友是郁楚这件事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住董朝铭临床的室友是个单身十多年的宅男,班级报道时对郁楚一头红发记忆犹新,有点羡慕,忍不住感慨,

    “青梅竹马真好。”

    董朝铭选择性省略了前面和郁楚剑拔弩张的六七年,他最后悔的就是曾经的有眼无珠,浪费了无数和郁楚相处的时间,明明是邻居却像是敌人,谁踏入了对方的领地都要上去彼此撕咬,狠毒地挑着要害打击。

    他沉默下来,寝室也诡异地安静下来,那人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有眼色地直接低头去关灯,狭小的空间瞬间陷入黑暗。

    董朝铭躺在寝室的床上辗转反侧,猛地翻身起来,把手机揣进裤袋里,摸索着下了床,打开阳台的门走进去。

    郁楚刚刚要准备睡觉,被蓦然响起的手机吓了一跳,寂静的寝室里格外刺耳,郁楚手忙脚乱地接通,掀开窗帘观察了几个室友的反应,似乎没有被吵醒,她松了口气,贴着手机小声问,

    “怎么了?”

    那头没有话,只懒懒地哼了个音算回应,郁楚分辨出董朝铭那边传来的风声,下床的动作顿住,

    “你还在外面?”

    董朝铭像是猜出她在做什么,嗓音混着风声在听筒响起,

    “在阳台,你不用下床,我就想听听你的声音,回去睡觉。”

    好不讲道理。

    郁楚无奈,明明是他自己打电话过来,这叫她怎么睡。

    郁楚那头窸窸窣窣躺下的声音,董朝铭静静听着,手搭上围栏,五指用力握住。那边逐渐安静下来,她再响起的音量小得像蚊鸣,

    “董朝铭,我真的要睡了,快挂了。”

    “别挂,你睡你的,等你睡着了我就挂,听话。”

    郁楚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谈恋爱都像董朝铭这样黏黏糊糊的,这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她一回生二回熟,把手机放在枕边,道了声晚安,回答她的是董朝铭转播给她的京城夜晚的风声。

    董朝铭听着郁楚规律的呼吸声,一次一次好像全呼在他耳边,带着她的温度,让他莫名的心痒,在夜晚里更加难以抑制,他叹道,

    “好想抱着你睡。”

    郁楚本就没睡熟,董朝铭一句话更是将她强行拉出本袭来的睡意,

    “董朝铭!”

    她语气有些恼了,董朝铭见好就收,哄那边他的宝贝,

    “我不说话了,我保证。”

    “快睡吧,晚安。”

    董朝铭说话算话,果然没再出一点声响,郁楚安心闭上眼,很快迷迷糊糊地陷入梦乡。

    ...

    十五天的军训几乎要了郁楚半条命,这种残酷的体力锻炼实在不适合她,最后一天结束汇报郁楚只想回寝室洗澡睡觉,董朝铭却像打了鸡血,从操场那边他们的方阵蹿过来,

    “下午带你出去。”

    郁楚眼波扫过来,董朝铭一愣,她染了头发以后像是解开了某种封印,没再如高中一样无时不刻冷着脸,多了许多表情,更加鲜活,只一个轻飘飘的眼神移过来,眼角都存着艳光,

    “去哪?”

    董朝铭回过神,伸手把郁楚头上的帽子往下压,直至帽檐遮住眼睛,郁楚不明所以,任他动作。

    “秘密。”

    郁楚稀里糊涂地换了衣服被他带上了车,听他报了个地名,郁楚进学校以来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学校附近的大型超市,董朝铭嘴里那个地方听都没听过。

    那出租车司机的声调一听就知道本地人,

    “xx路那个?”

    “对,xxx商场旁边。”

    她疑惑,

    “你什么时候怎么熟了?”

    董朝铭一脸高深莫测,不肯多透露,郁楚越发觉得奇怪,脑海中有模糊的念头一闪而过。

    等到了真正揭晓的时候,郁楚终于知道自己那隐隐的预感来自什么。

    她看着董朝铭行云流水地掏出门禁卡,刷开,进小区,动作利落,像来过无数遍。

    “怪不得你这几天军训每天往校外跑。”

    董朝铭诚实地点头,带她上了电梯,

    “十叁栋,二十二楼,”董朝铭塞给她一把钥匙,“这是钥匙。”

    郁楚盯他,

    “你哪来的钱?”

    董朝铭直撇嘴,

    “郁楚,你不至于对我这么没信心吧,我不缺钱。”

    他捂上郁楚还要询问的嘴巴,指了指门,

    “我钱已经交了,快开门。”

    郁楚钥匙插进钥匙孔,一扭,董朝铭租的房子终于完完全全出展现他的面貌。

    一套小公寓,设施齐全,装修看起来很新,郁楚第一的反应就是房租不会便宜,她转身想说些什么,示意董朝铭把手松开,董朝铭从后面带上门,手的位置没动,微微屈身到和郁楚眼睛同一水平线,杏眼里含着狡黠,活脱脱一个先斩后奏的罪犯,不给人提出异议的机会,

    “这个时候你只需要表达惊喜就好,不要说别的。”

    歪理。

    董朝铭总是歪理一堆。

    郁楚透露出的信息显然是不满,董朝铭轻笑一声,撤下了贴在她嘴唇上的手,拇指顺着她上唇划过一圈,抬起她的下巴用嘴唇代替手掌再次堵上了她的嘴。

    郁楚睁大了眼睛,董朝铭撬开她的贝齿,舌头滑进去寻她的勾起来缠,郁楚后脑勺被捧起,两颗脑袋贴得更近,额头挨着额头,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眨眼时睫毛扫过都带起一阵痒,董朝铭含着她的嘴唇,眼睛锁定着近在咫尺的人,

    “惊喜吗?”

    郁楚被他搞得有点昏头,但理智上仍想反驳他,

    “我...”

    未完的话被董朝铭再次吞进肚子,附赠一个更长的吻,松开时他呼吸声重了,蹭着郁楚脸颊肉拿牙齿轻咬,

    “这次呢?”

    “我...”

    郁楚见他又要故技重施,立刻服软了,

    “惊喜。”

    董朝铭心满意足,像是个终于得到关键证词的警官,赞许她的诚实,郁楚拿他没办法,只能拿眼神瞪他,董朝铭照单全收,牵起嘴角笑得像偷腥的猫,格外痞气。

    “那我讨个报酬不过分吧?”

    “?”

    董朝铭眼神在她脸上打了个圈,

    “今天晚上陪我睡。”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人格缺陷(1v1 h)[nph]绿茶婊的上位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