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六十、公转

六十、公转

    六十、公转

    董朝铭和郁楚的恋爱是被默许的,苏知涵和谷慧最高兴,连董辰磊都忘记自己曾拒绝过董朝铭的话,态度急转直上,看见郁楚的时候眼里总充满慈爱,顺带对自己儿子都多了几分满意。

    董朝铭边套上外衣边从楼上下来,朝客厅报告一声,

    “我出去了。”

    董辰磊叫住他,

    “去哪?”

    董朝铭握住门把手回头,

    “找郁楚看电影。”

    董辰磊起身向门关处走进两步,朝他迎面丢来一个东西,董朝铭敏捷地接住,摊开手掌一看眼睛瞬间放光,

    “你不是不让我碰新车?”

    他爸冷哼两声,

    “车是给你们俩买的,你自己就开旧车,带郁楚不行。”

    “...”

    董朝铭把车钥匙重新握在手里,对这理由颇为无语,

    “爸,有句话我想问很久了,我是亲生的吗?”

    “乱说什么呢。”

    郁楚视线里一辆陌生的车从董家车库驶出停在了她面前,车窗降下里面的脸是董朝铭的,他单手搭在方向盘上,微微倾身向着郁楚,

    “上车。”

    郁楚向后看了一眼整辆车,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扯过安全带系好,

    “你换车了?”

    董朝铭升上车窗,发动车子,盯着前方的眼睛快速地瞟了一眼郁楚,笑出声,

    “不是换给我,是我爸买来专门给他儿子载他儿媳的。”

    他这句话人称复杂,郁楚顺了一遍才懂他的意思,有点发懵,

    “啊?”

    “除了你我爸都不会这么满意,已经开始给彩...”

    郁楚的脸像煮沸了,上去捂住他的嘴,

    “我爸还考察你呢,你少得意。”

    一提这个董朝铭就愁眉苦脸,他们两个谈恋爱一路开绿灯,但郁浩航除外,他是董朝铭人生路上漫长的红灯,

    “郁叔都考察我十年了,我小时候就拔过你们家种的一朵花,其他可什么坏事都没做过,这都不过关。”

    “那朵花是你拔的!那是我的唯一一次没交上作业,你是不是要偷走?”

    董朝铭一时嘴快说漏了,忙心虚解释,

    “我没要偷,我就想看看你怎么种的,结果一拔不小心把根拔掉了,我不是把我种的给你了吗。”

    郁楚记起来他说的,更生气了,

    “你那金鱼草都快枯了,我还说你怎么那么好心。”

    叁年级的时候他们班布置实践作业,董朝铭把她种的花拔断了还故作聪明地接回去,郁楚发现的时候花早就死了,郁楚又不喜欢造假,隔天交作业她直接空手去的学校准备实话实说,董朝铭站在她面前主动递给她一盆蔫蔫的金鱼草,说可以拿他的交作业,郁楚震惊了好久但最后还是拒绝了。

    董朝铭看郁楚气鼓鼓的脸,不得不为两人又一桩历史问题再次低头认错,认清他小时候是个混蛋的事实,

    “我错了,真的。我赔给你好不好?”

    郁楚拒绝地和小时候一样直接,

    “不好。”

    郁楚扭头看向窗外,

    “我下午就要回家。”

    “为什么?”董朝铭下意识直接拒绝,“不行。”

    “我爸说的。”

    一路畅行的轿车突然在十字路口恰好卡在了黄变红的瞬间,董朝铭踩下刹车,对面的红灯似乎变成了郁叔的眼睛审视着他,让他的心思无影遁形,屈服了,

    “...行。”

    ...

    因为郁浩航盯得紧,两个人默契地没有让任何一个家长知道他们租公寓的事,整个大一都幸运地没有被发现,事情暴露在大二下半学期,郁楚还清楚地记得那个早晨。

    郁楚周五下课后习惯性给董朝铭打电话六十秒过了还是没人接,连打了几个都没接,郁楚不由担心,抱着书往寝室走,电话拨给董朝铭室友,室友说他没在寝室,挂了电话郁楚才点开信息,

    “储翊来找我,我们在外面,你下课给我打电话。”

    郁楚又打给储翊,接了,

    “储翊,你和董朝铭还在一起吗?”

    那边听声音像刚睡醒,说话颠叁倒四的,

    “刚才还在,不是,不在,他回去了。”

    郁楚抓住重点,

    “他回哪了?要回学校吗?”

    储翊迷迷糊糊地,

    “他说他回家了。”

    郁楚叹口气,

    “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

    收起手机,郁楚的脚步转了个方向直接往校门口去,出校园后拦了辆车去了公寓。

    董朝铭半梦半醒间被摇醒,他睁开眼,郁楚端着水站在沙发边,见他醒来要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扶他起来,却被董朝铭一把拽进怀里。

    郁楚不肯,要起身,

    “你是不是喝酒了?起来喝水。”

    董朝铭反应慢半拍,但搂着郁楚的手丝毫没放松,抱着她温存,

    “我游戏输了,喝了一点,就一点,你不喜欢我喝酒我记得的,后边游戏我都没玩了。”

    他酒量差,喝了大半罐啤酒就开始犯困,懒得回寝室就直接打车回了公寓。

    郁楚挣扎着起来,一抬头鼻子正撞上他下巴,痛得叫了一声,董朝铭忙放开她,没管自己下巴上的麻意,凑近了试图伸手给她揉揉,董朝铭捧着她的脸拇指轻压在精巧的鼻梁上画圈地按,脸颊软绵绵地贴在他掌心,仿佛他一只手就能包裹住整张脸,手指逐渐下移,蹭过郁楚的嘴角,董朝铭喉结动了动,盯住郁楚的唇瓣,托着郁楚下巴自己的脸压下来,却猝不及防地被她捏住了嘴唇,捏成瘪瘪的鸭子嘴,郁楚表情凶巴巴的,

    “全是酒味,不许亲,快去洗澡。”

    董朝铭没法说话,勉强从嗓子里挤出一声算是答应,郁楚看着他挑起的眉梢和鸭子嘴,也再绷不住脸,颧骨升起笑了出来。松开时董朝铭嘴唇上下多了两个指痕,郁楚的温度还残留在上面,他伸手摸了下,郁楚心跳骤然加快,仿佛他触碰到了自己的皮肤,隔着空气捻住了她的指尖。

    他趁她发呆,偷亲了她的脸侧,仰头喝光郁楚放在茶几上的水,空杯利落地敲在桌上,转身去了浴室。

    董朝铭冲过澡后郁楚也进去洗澡,出来时发现卧室没人,出门去找看见他在客厅沙发上开着电脑在打字。

    郁楚身上还带着潮湿气息,洗发水和沐浴露碰撞出浓郁的味道,随着她的靠近一齐钻进董朝铭鼻腔,因为是从郁楚身上飘过来,好像格外勾人。郁楚头发吹得半干,落在董朝铭锁骨上痒痒的。

    “你在写论文?”

    董朝铭注意力被牵动了一点,

    “通识课期中作业,加点内容改个格式。”

    郁楚坐在他身边,靠上董朝铭肩膀点点头,董朝铭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安抚性地吻吻她头顶。董朝铭身上暖烘烘的,隔着单薄的t恤散发热温,郁楚靠在他一边手臂上,胸前的柔软挤在一处,紧黏着他的肌肉线条。他胯间的一根绳子充当腰带松垮扎着,露出一大截来,郁楚勾住一头一圈圈绕在手指上玩他的腰带,董朝铭注意到她的动作,玩他腰带的手指被绳子缠住像被包裹的蚕,最后停在紧贴他腹部的地方,手一松,腰带混乱地散在他胯间,董朝铭抬头盯着她看了一秒,抓起他的腰带又塞回郁楚手里,嗓音发哑,

    “继续玩。”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