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小家伙

小家伙

    陶桃心脏有点不听使唤。

    好像,突然有点喜欢上这个称呼了。

    她一笑,凑过去抱住他的脖子,像是在撒娇,“嗯,我是阿拓的小家伙。”

    时拓盯着她语笑嫣然的模样,心口不由得软了一半。

    这么可爱,谁能受得了。

    想到这儿,他重新低下头,一只手拢住陶桃另一侧乳房,薄唇微启,含住了那殷红一点。

    “呜——”

    陶桃被迫仰起头,眯着一双迷离的眼,呼吸都不规律了。

    “阿拓……”

    时拓埋在她胸前,像是个吃奶的小孩儿,吮吸撕咬着她的乳肉,发出了“啧啧”的水声。

    过了好一会儿,陶桃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被他夺走了,他才停下来,窝在她颈间粗重的喘着气。

    少女一只白皙纤细的手蹭着他的后脑,泪眼婆娑的。

    有点微微发痛,可是却也是舒服的。

    时拓把人从窗台上抱下来,让陶桃的一双腿缠在自己腰上,整个人贴在她身上,声音很是喑哑,“小家伙,硬了。”

    这个姿势,他那处刚好抵着她的腿心,不用他说,她也感觉到了。

    陶桃窝在他怀里,吸了吸鼻子,细声慢气地回他,“嗯,你硌到我了。”

    他一笑,声音很是温柔,“硌到你了,怎么办?”

    小姑娘眯着眼,模样有些倦,“阿拓,你放进去吧。”

    时拓感觉,自己那处,好像更涨了。

    他滚了滚喉结,侧头在她耳垂上亲了下,像是在隐忍着些什么,“下次再放。”

    陶桃抱紧他,在他锁骨上吻了下,弯了弯眼,“好。”

    俩人又在拐角那儿亲了好一会儿,最后时拓帮陶桃扣好衬衫的扣子,又帮她理正了校服下摆,这才放人上楼。

    陶桃上楼的时候才发现,班主任周丽娜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

    静悄悄地拉过椅子坐回原位,徐婷侧头看了她一眼,不由得吓得一个激灵。

    “我去,你去拍叁级片了?嘴怎么肿成这样?”

    小姑娘懵懵地抬手蹭了蹭唇角,眼睫还有些微湿,“啊?很肿吗?”

    徐婷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陶桃脸颊有些红。

    阿拓还真是……

    亲的好凶哦。

    不过她还是喜欢的。

    这会儿徐婷见她春心荡漾的,这两天下课也是莫名其妙的就笑起来,午自习也直接冲下楼,不由得来了兴致,问她,“你到底怎么回事,谈恋爱了?”

    陶桃弯了弯眼,轻声“嗯”了下。

    谈恋爱了,和阿拓谈恋爱了。

    一想到就觉得好幸福啊。

    徐婷身子往后倒了倒,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眼,“啧,哪位青年这么好运?和我们美女学霸谈恋爱?”

    小姑娘一只手托着下巴,拿着签字笔在手上转来转去,“一个帅哥,要是下次见到我指给你看。”

    “行,我要看看有多帅,把你迷成这样。”

    几乎是徐婷的话刚刚落下,班主任周丽娜就顺势走到了俩人桌前。

    “月底你们十一放假之前有个月考,这是你们分班之后第一次考试,按照之前分班的名次排考场,下周考场会在楼下的大榜上贴出来,你们上学放学留意一点,这次月物理化学生物全都要考,别因为是理科科目就掉以轻心,班级排名还是算的,听见了没?”说完还拍了拍徐婷的桌,仿佛是在说让她们俩安静点。

    老师们很多时候不会直接点名让学生闭嘴,或者是安静下来,就只是走到说话的学生面前站着,就足够令人胆战心惊了。

    这会儿俩人突然噤声,都不再说话了。

    宁川市高中叁年,属高二课程最多,也最辛苦。

    物化生政史地课程全部都有。

    高二第一学期结束,要参加物理化学英语会考。

    而第二学期结束,参加生物政治以及通用技术的考试。

    叁门主课程,则被放在了高叁第一个学期。

    这会儿听周丽娜提起这个,俩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下子蔫了下去。

    陶桃垂了垂眸子,盯着桌上的生物教材,有些兴致缺缺。

    周丽娜低头看了陶桃一眼,屈起指节扣了扣她的桌,“陶桃,你跟我出来一下。”

    小姑娘愣怔了几秒,随机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咬着下唇站起身,跟着她出了教室的门。

    这会儿俩人站在走廊上,陶桃低垂着脑袋,很是乖顺。

    “周老师。”

    周丽娜“嗯”了声,盯着她垂下去的脑袋,无声叹了一口气。

    “陶桃,分班也才不到一个月,如果这次月考结束,你的理科成绩还是比文科成绩好,你回去再和你父母商量商量,看看要不要换班,才一个月,还来得及。”

    陶桃的理科成绩其实不算差,具体来说,在文科班里,还有些过于好了。

    高一快要结束,文理分班的时候,之前带过她的物理化学老师都以为她会选理科。

    小姑娘逻辑思维很强,解题能力也很清晰明了,数学成绩更是好到不行,去理科班简直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而且高一一年读下来,陶桃的地理成绩简直可以用愁云密布来形容。

    这丫头挺奇怪的,按理来说物理和化学学的那么好,地理不可能学不好,可她偏偏每次都是30分上下浮动,气的张涛一听到别的老师夸陶桃,他就心脏疼。

    甚至某一段时间,张涛都觉得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事,让那小姑娘记恨了,故意考那么少的分数。

    但是事实证明,这丫头就只是单纯的,学不好地理而已。

    因此,那时候所有老师都以为小姑娘会选理科,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结果分班之后,在五班看到了小姑娘,惊得物化生办公室的老师差点掉了下巴。

    就连五班班主任周丽娜也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会儿陶桃抬起头,清凌凌的大眼睛望着周丽娜,模样很是无辜。

    周丽娜感觉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对着这么一双眼,谁能开口说狠话。

    “周老师,我不换班的。”

    班主任一愣。

    “我什么情况,沉老师应该也和学校的老师打过招呼的,既然各位老师都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应该也知道,我为什么选文科。”

    小姑娘的声音很软,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

    周丽娜想到沉阳和她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按了按发痛的太阳穴,她抬手,“行了,回去吧,地理上有什么问题,就去问张老师,压力别太大。”

    陶桃弯了弯腰,抿着唇回了教室。

    下午的第一节课,是体育课。

    但是她心情真的不算太好。

    以前碍于沉阳是她舅舅,还是学校的体育老师,体育课陶桃懒得去上。

    宁川一中体育课走的是和大学一样的选修机制,学生自行选择运动项目,但是碍于学校不大,体育教师也没有几个,来来去去就是篮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这几个。

    陶桃几乎是想都没想就选了篮球,然后每次体育课窝在教室里做作业。

    体育课是高二四个文科班一起上,这会儿学生们叁叁两两的下楼往操场那边走。

    垂了垂眸子,陶桃还是跟着徐婷并排往楼下走。

    心情不好,作业做不进去,还是下楼走走吧。

    走到一楼的时候,刚好碰上江望和曹建波靠在墙边,身边散着一团烟气。

    往篮球场走的这段路挺隐蔽的,刚才她和时拓就窝在那儿亲了好一会儿,就算这会儿闻到一股烟味,她也不觉得奇怪了。

    沉阳带着篮球队,篮球队里有好多高考的体育生,生活作息也不算太好,经常抽烟,耳濡目染时间久了,她也就习惯了。

    而且,陶建林也抽烟,从小到大,陶桃都适应了二手烟。

    不过,那人倒是不抽烟。

    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很是温柔。

    江望和曹建波一边说话的时候,抬眸就扫到了陶桃。

    俩人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冲着男厕所嚷嚷了一句,“阿拓,你们家那个出来了。”江望顿了顿,抬眸扫了眼从楼上走下来的学生,补充道,“上体育课去了。”

    时拓还在洗手,闻言脸上情绪未变,迈着步子走了出来。

    陶桃和徐婷站在叁人面前,看到时拓那张脸的时候,不由得心情好了点。

    果然看到帅哥心情都好了。

    尤其还是中午刚刚和她亲过那么久的男朋友。

    小姑娘咧开嘴,笑的眉眼弯弯的,冲着时拓,“学长好~”

    声音很是娇俏。

    这会儿曹建波一只手搭上江望的肩,逗她,“小桃子,这儿叁个人,叫哪个呢?”

    江望耸了耸肩,把曹建波的手臂甩了下去,“得了吧你,人学妹说了,阿拓不让她叫别人学长,哪儿来的脸你。”

    曹建波尴尬的抽了抽嘴角,侧头看了时拓一眼,“我去,你还吃醋啊?”

    少年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神情很冷。

    陶桃见他不说话,眨了眨眼,拉过徐婷,“那我们去上课啦。”

    说完侧身,顺手在他腰间刮了一下,然后拉着同学,一溜烟跑了。

    时拓整个人懒洋洋地靠在墙上,腰间仿佛还残留着她温软的触感,盯着那抹背影,不由得低声笑了笑。

    小家伙。

    ——————

    真正的H还没有到哈哈哈,这本进度没有谷子哥快,捂脸害羞。

    然后小桃子和阿拓都没有谈过,双C双洁双初~

    后面都会讲到滴~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