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改试卷

改试卷

    这会儿陶桃和徐婷走到看台下方,沉砚正把篮球从器材室推出来,刚锁上门,就瞥到了她。

    男生长腿一伸,踢开篮球框,随手拿过一个篮球抱在怀里,大刀阔斧地朝陶桃走了过去。

    “你怎么下来上体育课了,以前不是都不上吗?”

    小姑娘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抬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今天不太想写作业。”

    沉砚一愣。

    他刚要说话,沉阳就夹着点名册,提着运动水壶从教学楼那边绕了过来。

    男人站在看台上,单手把东西放在台阶上,捞过胸前挂着的口哨吹了一声。

    “集合!”

    男音中气十足,带着不容置喙的压迫感。

    刚刚还散乱在一处的学生们闻声全都挺直了脊背,飞快地跑到了队列里,整队站好。

    沉阳目光扫视了队列一圈,瞥到陶桃的时候不由得愣了愣神。

    男人脸色微变,扯着嗓子冲着沉砚,“带队跑两圈,等会整队上课。”说完看向陶桃,“陶桃,你留下来。”

    小姑娘不由得皱了皱眉。

    她其实也不是怕这个舅舅,沉阳平日里对她很是照顾,在学校她也仗着自己舅舅是体育老师,骄纵了点,但是每次沉阳这么叫她留下来,她就有点发憷。

    这会儿小姑娘从队列里走出来,站在了看台最下方。

    “沉老师。”

    沉阳“嗯”了声,等到沉砚带着队伍跑出去一半,他才淡淡开口。

    “你班主任刚才找我了。”

    陶桃皱了皱鼻子。

    估计又要说这件事。

    “你选文选理,你爸妈也由着你了,但是你这个地理成绩,你打算怎么办?”

    小姑娘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能怎么办。

    硬着头皮上呗。

    “陶桃,数学英语全都能把分数拉上去,但是你要提前准备体能测试,招生又只有那么几个名额,你自己要有点准备,明白吗?”

    陶桃感觉眼眶有些发酸,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提起这件事,她心脏都好像在抖。

    明明,是她自己做的决定。

    沉阳见她不说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需要的话,我联系张老师额外给你补课。”

    饶是明文规定了中小学教师不能私下授课,但是教师的薪资待遇着实不算好,宁川的生活成本也不算低,一中有许多还算是知名的老师,私下都会给学生开小灶。

    有沉阳这层关系在,给陶桃找个补课老师,不是什么麻烦事。

    陶桃抬起头,瓷白的面颊上没什么情绪波动,“舅舅,没关系的,现在才高二,我不急。”

    沉阳看着她,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件事过后,这孩子好像把自己给逼到了一个死角,平日里对谁都挺好,模样看着乖乖顺顺的,可是总感觉身上像是包了层冰似的,化不开。

    谁也走不进去,她也不想让别人窥探。

    明明也才十六七岁的年纪。

    按了按发痛的太阳穴,沉阳挥了挥手,“行了,你归队上体育课吧。”

    沉阳知道她的性子,要不是这作业做不下去,估计也不会来上体育课。

    陶桃轻声“嗯”了下,转身拐进了队列里。

    一来是中午周丽娜问她的那些话,还有月底的月考,陶桃有些紧张,她心里素质着实不算太好。还有就是,上午最后一节课,张涛给五班弄了个随堂测验,陶桃做的时候,大脑简直就是一片空白。

    那些题目,她连蒙都蒙不出来。

    真的是影响心情,她连数学最后一道填空题都没兴趣解了。

    她以前烦躁的时候,最喜欢用数学题打发时间。

    这会儿609正在上地理课。

    高叁这学期还在一轮复习,知识点刚好卡上了高二的新知识,张涛这几天带班带的心力交瘁,也不太想改试卷,直接把五班的试卷发到毕业生手里,帮着他们复习知识点,刚好也把试卷改了,省时又省力。

    这种做法,不止一个科目的老师会用。

    这会儿班里的同学一个个随手拿了张试卷到自己手里。

    时拓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盯着窗外发呆。

    他历史政治背的东西有点懒,但是之前在理科班,逻辑思维强,地理也一直都是优势,高叁复习没怎么占用过他的时间。

    发呆的时候,江望直接侧手,拍了张试卷到他桌上。

    他皱了皱眉,刚想骂人,江望就急急忙忙开口,“啧,先看看谁的试卷。”

    少年脸色不是很好,他不太乐意给别人改试卷。

    错的一塌糊涂的,看着头就疼。

    时拓就没想过还会有这么笨的人,地理能考个二叁十分,不过,认识陶桃之后,他见识到了。

    小姑娘长得乖乖巧巧,人也水灵灵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听张涛说,和地理犯冲。

    他抬眸,淡淡扫了一眼那张试卷。

    字迹小巧娟秀,下笔很重,综合题写的一行答案都快要把纸张给戳破了。

    时拓刚想把试卷扔走,扫到名字那一刻,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

    505,陶桃。

    小姑娘写名字规规矩矩的,就是像是玩似的,在名字后面画了颗小桃子。

    不算大,但是画的要比她的答案认真多了。

    他一下子来了兴致,坐直身子,从抽屉里翻出一只红笔,扯过试卷,垂眸看了起来。

    越看下去,时拓眉头拧的越紧。

    20道单选,错了15道。

    10道多选,几乎没有一道是完全对的。

    少年感觉头有些疼。

    这会儿江望改完一张试卷,把头凑过来,像是看热闹似的,“怎么,你那个小学妹,成绩怎么样?”

    他说完就低头去看试卷。

    下一秒,时拓抬手,猛地用手肘压住试卷,声音很淡,“不错。”

    江望:“???”

    他没听错吧?

    “真的假的?老张上次不是说这学妹就30多分吗?”

    时拓没应,抬脚踢了一下江望的凳子脚,“别管闲事。”

    江望撇了撇嘴,不再出声了。

    他见他不再看了,这才移开手肘,盯着那张全红的试卷,脸色越发沉重。

    抬手按了按眉心,时拓握着红笔,低头不知道在试卷上写了什么东西。

    ——————

    啧啧啧,阿拓开始护妻了,哈哈哈。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