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小桃子真甜

小桃子真甜

    次日一早,陶桃还是照常起床。

    在柜子里翻校服的时候,瞥到了校裙。

    一中的校服裙子裤子都有,但是很少有女生穿裙子。

    一来是上体育课什么的不方便,二来便是,大家都穿裤子,就算有女孩儿想穿裙子,走在校园里,总觉得自己是个异类。

    学校好像就是这样一个环境,一旦你和别人不一样,你就变成了异类。

    大家,都应该是一样的,不能有特点,不能太过于锋芒毕露,除了成绩。

    陶桃站在镜子前,盯着自己的脸,透过镜子扫到床铺,耳根爬上了一抹红晕。

    昨天晚上,时拓压在她身上,用手给她弄了一次。

    一想到那时候的感觉,她小腹就有些紧。

    啊,好想他。

    想了想,陶桃扯了扯校裙,套了上去。

    这会儿下楼的时候,时拓骑在车上,还是单手摆弄着手机,长身玉立的。

    小姑娘扯了扯及膝的校服下摆,朝他跑了过去。

    “阿拓!”

    微风吹过,裙摆在空中荡出一抹波浪。

    时拓盯着女孩儿白嫩的两条腿,眉头轻轻蹙了下。

    陶桃跑到他身边,垫脚,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阿拓早。”

    少年垂了垂眸子,声音有些冷,“怎么穿裙子了?”

    小姑娘甜甜一笑,侧身坐在后座,一只手环上了他的腰,“穿裙子方便。”

    时拓想到昨晚,不由得勾唇笑了笑。

    确实挺方便,看一眼他就硬了。

    陶桃盯着他,不由得低低笑了笑,“阿拓你喜欢吗?”

    他滚了滚喉结,抬手,握住她的手,不轻不重地摩挲着。

    陶桃见他在发愣,伸出另一只手,在他胯间抓了一下,“时小拓,走啦,不然我们要迟到啦。”

    时拓黑着一张脸,抓着小姑娘白嫩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咬了下,“你等着。”

    她像是没听懂似的,侧过头,眨着一双大眼睛,“等什么?”

    少年咬了咬牙,抬脚,蹬上了车子。

    “等着我把你操哭。”

    陶桃一张小脸红彤彤的,埋在他脊背上,细声慢气地回他,“阿拓好凶哦。”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可是我好喜欢。”

    时拓勾了勾唇,捏着她的手,骑车拐出了小区。

    俩人把车子停进车棚,陶桃刚要走,就被他一个大力,扯进了怀里。

    小姑娘仰着一颗小脑袋,一瞬不眨地盯着他,“阿拓,你要干嘛呀。”

    少年窝在她颈间,声音有些喘,“你说呢。”

    他撩起她的裙摆,把手探了进去。

    摸到了一层薄薄的棉质布料。

    陶桃红着脸,呼吸开始不规律。

    “我,我要去上早自习的,今天要英语听写。”

    时拓“嗯”了声,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修长的指节探进阴唇,找到入口,轻轻,挤了进去。

    “唔——”

    陶桃揪紧了他的衬衣下摆,不由得呜咽了一声。

    像是只小猫,抓的人心痒痒。

    “小家伙。”

    他低喘着叫她。

    “嗯……”

    “明天别穿裙子了。”

    陶桃一愣,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怎,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时拓侧头,去咬她的耳尖。

    “不是。”

    “嗯?”

    “我不喜欢别人盯着你看。”

    陶桃下身一紧,不由得夹紧了他的手指。

    时拓感觉到她的紧张,轻声笑了笑。

    刚才跟她一路进校园,不知道有多少男生盯着她看。

    她腿长,又白又嫩,校服裙子又短。

    他不乐意。

    缓了缓神,她两只手攀上他的肩,笑盈盈的,“阿拓,你好爱吃醋啊。”

    时拓指尖往里探了探,在她的软肉上轻轻刮着,丝毫不否认,“嗯,我的桃子,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陶桃感觉心跳又不听使唤了。

    啊!

    这人怎么这么会撩啊!

    小姑娘脸颊红红的,听到车棚外传来的断断续续的交谈声,不由得去推他,“阿拓,你先出来,有,有人来了。”

    时拓一笑,侧头在她脸上亲了下,“小家伙,听话,嗯?”

    陶桃点了点头,“嗯,明天不穿了,以后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穿。”

    他闻言,把手抽了出来,指尖一片湿淋淋。

    俩人面对面站着,时拓把手指递到小姑娘面前,勾了勾唇角,“这么湿。”

    陶桃盯着水淋淋的手指,脸红的像个番茄。

    下一秒,她还没反应过来,时拓把手指送到自己唇边,舔了下。

    !!!

    陶桃的心脏,剧烈跳动着。

    “我的小桃子真甜。”

    女孩儿捂住脸,窝在他怀里,羞的肩膀都在抖。

    过了好一会儿,她回过神,手顺势向下,摸了摸他胯间,弯了弯眼,“我们阿拓也好硬。”

    时拓一笑,胸腔都在震。

    过了一会儿,他帮她理好裙摆,“上去自习吧。”

    陶桃点了点头,垫脚亲了他一下,“那我上去了,中午给你带饮料。”

    少年轻声“嗯”了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问她,“周末有空吗?”

    陶桃眨了眨眼,“周末?”

    时拓眯了眯眼,额前的碎发垂下来,“嗯,周末约会。”

    小姑娘背着书包,站在车棚里,微风吹过来,扫开了她脸颊旁的碎发。

    一张小嘴红艳艳的,脸颊也带着一抹红。

    约会………

    俩人之间,很是安静,只有周围同学锁车的声音。

    陶桃攥紧了拳头,心头很是雀跃,可是一想到周末,脑袋不由得垂了下来。

    “阿拓,对不起……”

    她声音很轻,也很细,咬着下唇,略微有些委屈。

    时拓抬手,托起她的下巴,“好端端说对不起做什么。”

    女孩儿眸子清澈如水,却带着掩饰不住的难过,“我妈妈平日里周末不让我出门的,我要在家里做试卷,我们可能,不能约会了……”

    他看着她,又想到昨晚她说的那些话。

    老年机,鸡肉卷,还有11点都不睡觉的作息时间。

    这么想着,他抬起拇指,蹭了蹭她细嫩的肌肤。

    “小家伙。”

    陶桃抬起眸子,长睫颤了颤。

    “嗯?”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陶桃一愣,“可,可是你和我谈恋爱,都不能约会……别人谈恋爱,周末都出去玩的,什么游乐园,电影院,火锅店,可是我……”

    好像只有她,除了作业,就是考试。

    时拓抬手,把她扯进怀里,一只手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安抚她,“以后我们有那么多的时间,不差这一年。”

    陶桃抬起头,盯着他发亮的眼睛,眼睛氤氲出一团水汽。

    “阿拓……”

    他低头,薄唇在她唇上厮磨着,“不能约会就不能约会,现阶段我们就好好读书,刚巧你男朋友也高叁了,是不是?”

    “等到以后毕业了,男朋友带你去游乐场,火锅店,电影院,好不好”

    陶桃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想掉眼泪。

    明明自从那件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哭过了。

    她抱紧了他的腰,像只小猫,在他肩头上蹭着,轻声呢喃着,“阿拓,你真好。”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