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浴室(H)

浴室(H)

    俩人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

    小姑娘窝在他怀里,在他胸前蹭着,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时拓见她像个小猫儿似的,眼尾扯出一抹弧度,一只手搭在她腰上,按了按,“闻什么呢?”

    陶桃仰起头,笑的眉眼弯弯的,“阿拓身上真好闻,香香的。”

    他一笑,凑过去亲了亲她的额头。

    “去洗个澡?”

    “我想和你一起洗。”

    时拓掀开被子,坐起身,把人抱起来,“行,一起洗。”

    这会儿俩人抬脚迈进了浴室里。

    时拓把她放到防滑垫上,抬手旋开开关,拧开了花洒。

    陶桃盯着他赤裸的身子,脸颊不由得有些红。

    之前在家里,他用手给她弄的那几次,后面清洗,都是穿着衣服的。

    饶是她看过他那处几十次,这会儿盯着,还是有些羞赧。

    少年人高腿长,两条腿修长笔直,肌肉线条流畅,胯骨勾人,莹白的小腿匀称,带着隐约的毛发,莫名的勾人。

    想到刚才在床上,就是这样一双腿勾着她的腿,顶弄着她,陶桃小腹突然有些紧。

    视线顺势向上。

    隐隐约约的肌肉线条,从侧面望过去都清晰可见,锁骨白皙漂亮,脖颈细长,下颚折角锋利漂亮,薄唇轻轻抿着,鼻梁高挺,一双眼有些像叁角形,眼尾稍微下垂,眼神凌厉,带着些许阴戾的腹黑,剑眉凌厉。

    陶桃第一次在公交车上见到时拓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看起来高冷,不容易亲近。

    可是和他在一起了之后发现,根本就不是看起来那样。

    甚至,过于温柔。

    和她讲话细声慢气的,偶尔唇边会扯出一抹弧度,和冷峻的脸一对比,很是性感勾人。

    少年额前的碎发被水打湿,贴在了眉眼上方。

    陶桃不由得抬手,蹭了蹭他的下巴。

    时拓一愣,调好水温,扶着她站在了花洒下面。

    “怎么了?”

    小姑娘笑盈盈的,“没有,想摸摸你,我男朋友好帅啊。”

    帅到,她现在看到他就想被他填满。

    时拓勾了勾唇,挤了点沐浴露往她身上抹。

    小姑娘皮肤通体白皙,身材玲珑有致,胸型挺立,腰肢不盈一握,比例优越,腕线过裆,两只细嫩的手臂垂了下来,一双小手嫩如柔荑,肤如凝脂。

    他滚了滚喉结,抬手在她细嫩的肌肤上轻轻蹭着。

    不出一会儿,陶桃低下头的时候,就看到那小木头,又站起来了。

    刚才做完,已经软下去一半了。

    她弯了弯腰,往他身前凑了下,“时小拓又跑出来啦。”

    声音又软又甜,带着丝丝的逗弄。

    时拓抬手在她鼻尖上点了下,不由得沾上一点泡沫,“乖点,不然凶你。”

    陶桃嘿嘿一笑,侧过头,刚巧看到了镜子里的俩人。

    出租屋的浴室不算大,设计的也不算合理,热水器装在了墙面上,陶桃每次洗澡,都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

    这会儿她眨了眨眼,盯着雾蒙蒙的镜子,突然出声叫他,“阿拓。”

    “嗯?”

    “我想在镜子里看看你。”

    几分钟后。

    时拓戴好避孕套,打开浴霸,头顶炙热明亮的灯光照下来,笼罩在俩人身上,带来一丝暖意。

    小姑娘一双手抓着洗手台,盯着镜子里的画面,一张小脸染上了情欲的粉。

    一双骨节修长的手,从她腰间环上来,逐渐上移,握住了她绵软的一双乳。

    少年凑到她颈间,轻轻吻着她,“湿了吗?”

    陶桃仰起头,眯着一双眼,声音有些颤,“刚,刚才就湿了。”

    现在一见到他,好像就会湿。

    时拓一笑,握着鸡巴,提起小姑娘细软的腰,在她阴户上蹭了蹭。

    水淋淋一片,都快要滴下来了。

    一团乳被他捏出各种各样的形状,她透过镜子看着自己胸前,花穴不由得一紧。

    弯了弯腰,她在他那处蹭着,“阿拓,我想要你……”

    时拓绷紧了下颚线。

    他凑过去寻她的唇,压抑着欲望,“小家伙,你看了多少东西,这么会?”

    身下的小人儿吸了吸鼻子,扭着腰肢,“那你喜欢吗?”

    他勾了勾唇,顺着湿润的甬道,挤了进去。

    “喜欢的不得了。”

    “嗯啊——”

    陶桃仰起头,身子压得更低了。

    少年一双手从她胸前下移,捏住她不堪一握的腰,开始猛烈抽送起来。

    刚才做了一次,这会儿再探进去还是一片温热,花穴里像是发了洪水似的,包裹着他的性器。

    这个姿势,她绞的更紧了,恨不得把他给绞断。

    女孩儿不由得弯下腰,嘤嘤呀呀的出声。

    抬起头,便看到时拓站在她身后,身体和她相嵌合,耸动着腰身,为所欲为。

    少年浅褐色的眸子似醉非醉,带着浓浓的欲望,几乎快要把她吞噬。

    陶桃身子被他撞的,乌黑半湿的长发垂下来,随着俩人的动作,荡出一条又一条的波浪。

    她被他裹挟着,在欲望的海浪里,不留一处。

    一头扎进这海浪,永不后退。

    “嗯啊,阿拓~”

    她柔柔叫他,带着掩饰不住的媚。

    时拓眯着眼,盯着身下女孩儿微微弓起来的脊背。

    一双蝴蝶谷脆生生的,纤秾合度的身姿摇曳、柔软,随着他的挺送、抽插,摇晃着,带来更为强烈的视觉冲击。

    陶桃感觉那鸡巴在她花穴里又涨大了一圈。

    有点,有点胀……

    “阿拓……”

    时拓低头,在她肩胛骨上咬了一口,声线莫名低哑,“嗯?”

    陶桃被他咬的一个吃痛,不由得夹的更紧了。

    “太,太大了……”

    时拓被她夹的,大滴大滴的汗砸落下来,滴在她背上,溅出几朵水花。

    “小家伙,别夹。”

    少年额头上青筋暴起,喉结上下滚动着,随即,腰身挺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陶桃颤着手,拉过他修长的五指,扣住。

    “轻,轻点,太快了。”

    每一次仿佛都要顶到她最深处,直直往她宫口上撞,她根本就受不住。

    时拓仰起头,发出低低的喘息。

    像是没听到似的,他力道越发凶狠了起来。

    意乱情迷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他刚刚在床上和她说的那句话。

    在这事上,可能会控制不住,由不得她。

    这么想着,她被他深顶出生理性的泪水,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重了。

    啪——啪——啪

    浴室里镜子雾气朦胧,肉体交合的声音很是明显,小姑娘被他操的,大股淫水顺着交合处流下来,打湿了地面。

    时拓这会儿抬眸,看了镜子一眼。

    画面里,是女孩儿漂亮的眉眼,眼睫湿漉漉,眼尾带着一抹红。

    红唇微启,水光潋滟,很是妩媚勾人。

    像是被刺激到了似的,他猛地压下她的腰,飞快地冲撞了起来。

    “啊啊啊啊,不要——”

    陶桃被他顶弄的,频繁地戳弄着敏感点,这会儿穴里又酸又软,不禁仰头,浪叫一声,一双手捏紧了他的小臂,指甲都陷了进去,脚趾蜷缩,扣着地面,身子一抖,高潮了。

    一股滚烫的淫液隔着塑胶薄膜淋在性器上,陶桃身子一软,倒在了洗手台上。

    “阿拓……”

    她柔柔唤他。

    时拓哑着嗓子,身上出了一层的汗,哄着她,“乖,等会儿就射了。”

    说完扣着她的腰肢,弓下身子,滚烫的胸膛贴上了她的脊背,

    陶桃大脑皮层都是麻的,都不知道做了多久了。

    她发现时拓就只是长了一张生人勿近的脸,可是在做这事的时候,说不出的持久。

    要被他弄死过去了。

    大概是真的要被他操哭了。

    原来那天说要操哭她,不是开玩笑。

    委屈巴巴的吸了吸鼻子,她控诉他,“阿拓,你,你太久了。”

    身上的少年一笑,低头亲了亲她微微凹陷的脊背,哄着她,“是你先要的。”

    陶桃嗯嗯啊啊的出声,被他撞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确实,是她要的。

    过了好一会儿,时拓的速度猛地加快起来,提起她的腰,力道又凶又狠,连续深捣几百下,终于精关一松,射出来了。

    他趴在她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手上的力道也松了。

    陶桃长舒一口气,鼻尖发红,像是被欺负的狠了。

    “阿拓……”

    时拓应了声,气息不匀。

    “乖,给我抱会儿。”

    说完一双手勾住了她的小腹,把人箍的紧紧地。

    不知道抱了多久,陶桃这么趴的腿又酸又软,抬起手臂推了推他,“你先出来,我有点累……”

    时拓回过神,从她身子里退出来,扯掉了避孕套,顺手扔进了垃圾桶。

    ——————

    嘤嘤嘤。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