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

    他凑过去寻她的唇,在她唇瓣上厮磨,“再洗个澡?”

    …………

    陶桃突然有点怕了。

    她挺想自己洗的,但是现在浑身酸软,都没力气了。

    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她轻声“嗯”了下。

    大概是真的折腾的狠了,她还是初夜,就被他干了叁次,时拓也知道过火了,这会儿打开花洒,不再弄她,给她清洗着身子。

    涂了沐浴露,冲干净,捞过一条毛巾,他低头给她擦着身子。

    到腰间的时候,少年的手顿了顿。

    陶桃见他没反应,不由得低下头,“怎么了?”

    时拓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小家伙,被我捏红了。”

    少女一愣。

    果不其然,低下头发现自己腰际两边清晰地印着指印。

    陶桃:“.………”

    他做爱的时候真的好凶啊。

    怪不得之前说她会起不来床。

    时拓抬手蹭了蹭,问她,“疼吗?”

    陶桃摇了摇头,“还好。”

    他见她眼尾还是红的,于心不忍,弯下身子,在她腰际分别亲了亲,“下次不会了,我下手太重了。”

    小姑娘柔柔一笑,抬手捋了一把他被水浸湿的短发。

    刚才洗澡,热水兜头而下,他把头发都梳拢上去了,露出一截饱满的额头,剑眉凌厉,很是刚毅。

    “没事的,我不疼的,而且……”她顿了顿,伸出葱白的指尖,点了点他的小臂,“我都给你划伤了。”

    刚才做的时候,陶桃一直抓着他的小臂,指甲都陷进了肉里,这会儿少年白皙的小臂上,明晃晃的几个指甲印。

    有几个还陷进了血管里,有些狰狞,泛着血丝。

    时拓侧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臂,出声一笑,站起来,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尖,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宠溺,“扯平了?”

    陶桃擦干净脸,拿过洗手台上的护肤品抹了抹,“那好像是你比较痛。”

    时拓从身后环住她,下巴搁在她颈间,“没事,你不疼就行。”

    小姑娘嘿嘿一笑,擦好脸,转身勾住他的脖子,“阿拓,我们睡觉吧,我好累哦,明天还要上课呢。”

    他嗯了声,把人一个打横抱起来,“睡觉了。”

    这会儿俩人躺在床上,时拓把小姑娘勾进怀里,给她掖好被子,“最近降温了,别感冒。”

    陶桃“嗯”了声,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胸前蹭着,柔柔出声,“阿拓,我喜欢和你做。”

    时拓一愣,过了几秒钟,出声一笑。

    他低头,蹭着她的脸,“嗯,我也喜欢吃掉你这颗水蜜桃。”

    只喜欢吃她。

    小姑娘被他蹭的脸上痒痒的,笑着出声,“诶呀,你别蹭我呀,我涂了护肤品。”

    时拓来了兴致,蹭的更厉害,“给我也涂点?”

    “哪有人这么涂的呀,诶呀,你别亲我呀………”

    第二天时拓醒过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

    小姑娘窝在他怀里,一双细嫩的手臂环着他的腰,腿也夹上了他的大腿。

    跟个八爪鱼似的。

    时拓其实没怎么睡好。

    这丫头挺爱蹭的。

    这会儿被她蹭醒,索性也就不睡了,低头打量起怀里的人来。

    陶桃是那种清纯气的漂亮。

    小姑娘脸颊上肉肉的,摸起来手感甚好。

    眼皮上的褶皱清晰漂亮,睫毛卷翘浓密,像是一把小扇子,每次一双葡萄似的大眼睛清凌凌的望着他,他都控制不住想亲她。

    这么想着,他滚了滚喉结,低头,沿着她额头顺势向下吻着。

    经过眼睛,秀挺的鼻梁,最后,贴上了她的唇。

    时拓本来就是想蜻蜓点水般的亲她一下,结果唇瓣压在她唇瓣上厮磨的时候,小姑娘一下子张开嘴,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时拓一个吃痛,没忍住,把舌头探了进去。

    勾着她的丁香小舌,吞咽,搅动,不留一处。

    手也顺势沿着她的腰线,滑了上去。

    昨晚怕她冷,还是给她穿了睡衣。

    这会儿陶桃被他亲醒,发出了呜呜哝哝的声音。

    “唔——”

    时拓捞过床头的闹钟看了一眼,眸子垂了垂,解开了她的睡衣纽扣。

    “啊——”

    那硬物猛地扎进去,小姑娘不由得睁开眼,下意识娇吟出声。

    睁开眼,就对上少年火热的眸子。

    “阿拓……”

    时拓低头亲了她一下,在她身子里冲撞起来,“小家伙,做一次再上课?”

    陶桃“啊”了声,刚想说什么,就被他带着下坠,跌进了欲望的沼泽里。

    最后被他弄得,窝在床上,动都不肯动了。

    这会儿时拓把她抱起来,带着人去浴室冲了下,“洗脸刷牙?等会上课了。”

    小姑娘趴在他身上,揉了揉惺忪的眼,“阿拓,你怎么早上也要凶我。”

    他一笑,在她臀上揉了揉,“控制不住,弄疼你了?”

    她摇了摇头,还是有些倦,“没有,就是好累啊……”

    腿又酸又软,感觉都站不稳了。

    时拓哄着她,“适应了就好了。”

    俩人洗漱好,折回卧室换衣服。

    这会儿陶桃穿好衣服,才想起来,时拓没有带衣服过来。

    垂眸想了想,她翻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拨了沉砚的电话。

    沉砚这会儿刚起床。

    没什么好脾气的接起电话,他哑着嗓子,一边刷牙一边应着,“大小姐,什么指示。”

    “沉砚,你能过来我这儿一趟吗?”

    沉砚一愣,停下了刷牙的手,“去你那儿?你怎么了?”

    陶桃盯着时拓擦头发的手,尴尬的抓了抓脑袋,“不是,你能拿一套男生的衣服过来吗。”

    沉砚刚想说她一女生要男生的衣服做什么,这会儿大脑轰地一震,牙刷都掉了下来。

    “我草,姐,你真是我亲姐,他妈的,那混小子把你给睡了!”

    陶桃翻了个白眼,纠正他,“不是,是我把他睡了。”

    ???

    沉砚感觉天都塌了。

    “姐!你疯了,我姑知道能打死你。”

    “那我就拉你做挡箭牌,你快点!”

    说完猛地挂上了电话。

    这会儿时拓擦干头发,把昨天用过的避孕套都收拾干净,放到垃圾袋里装好了。

    家里的垃圾都是孙慧慧在收拾,陶桃怕被她看到那几个用过的避孕套,还是让时拓都清理了。

    “阿拓,我让沉砚送衣服过来了,你先穿他的将就一下,他的衣服你应该能穿,你们身高差不多。”

    就是沉砚,感觉比他壮了点。

    不过时拓身子也不差,昨天压在她身上的时候,也挺重的。

    时拓“嗯”了声,把那几盒新的避孕套重新塞回了书包里。

    陶桃盯着那些花花绿绿的避孕套,转了转眼珠,突然走上前,抓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

    “留一盒在家里吧。”

    他一笑,弯下腰和她对视,“确定?不怕被发现?”

    陶桃拿过其中一盒,拉过书桌的一个抽屉,放了进去。

    “没事的,这个抽屉我平时锁着的,阿姨不会动我的书桌。”

    时拓余光瞥到了一个相框,照片上,好像是一个男人,揽着一个小女孩儿的肩。

    他只淡淡扫了一眼,没说话。

    俩人正说话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时拓抬手捋了把头发,顺着猫眼看了一眼,确认是沉砚,这才开了门。

    沉砚一开口的脏话猛地卡在了喉咙里。

    此时此刻,时拓站在门口,上半身打着赤,下半身裹了一条浴巾。

    肌肉张弛有度,瘦而不柴,面容清冷又不好靠近。

    沉砚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怎么,这人,就没有小肚子呢?

    时拓见他在发愣,抬手把人扯进屋里,顺手关上了门。

    接过他手上的袋子,他抬手拍了拍沉砚的肩,“谢谢小舅子。”

    说完便拐进了卧室。

    站在门口的沉砚:“我去???”

    哪来儿的小舅子!!!

    谁他妈是你小舅子!!!

    “我草你妈时拓,你别以为你睡到了我姐我就叫你姐夫了,门都没有!”

    时拓勾唇一笑,没理他,直接关上了卧室的门。

    这会儿陶桃换好校服,拿过那个袋子翻了翻。

    “内裤和衬衫都给你拿了诶,你换一下吧,好像还是新的。”

    时拓“嗯”了声,扯掉浴巾,把衣服套了上去。

    陶桃帮他一颗颗扣好衬衣的纽扣,转了转眼珠,还是没忍住,在他锁骨上咬了一口。

    少年被她咬的一个吃痛,语气却温柔的很,“怎么还咬我了?”

    陶桃仰起头,笑的眉眼弯弯的,“阿拓,以后毕业了,你穿白衬衫,我都给你扣扣子,还给你打领带。”

    时拓低头看着她,眼尾都扯出了一抹弧度。

    “好,那我天天给你咬。”

    小姑娘心情好到不行。

    她见他要穿外套,想了想,从柜子里翻出一件女生的秋装校服递到了他面前。

    宁川一中的秋装校服,男女其实区分的不太出来。

    男生的衣领是蓝色,女生的衣领是红色,除了这个,别的地方都没太大的差别。

    时拓盯着那个女生校服,不由得愣了愣,“怎么了?”

    陶桃翻了翻衣领处的尺码,抬头看他,像是在撒娇,“阿拓,我们换校服穿好不好?”

    时拓有些没反应过来。

    “换校服穿?”

    陶桃把那件外套塞到他手里,脱掉自己身上的外套,又拿过他的,往身上套,“这套是之前舅舅去给我买的,结果买的时候和沉砚的一起买了,尺码搞错了,拿了沉砚的尺码,我拿回来太大了,穿不了,就一直放着,后面又给我买了一套。”

    时拓低头看了一眼尺码。

    185.

    这衣服放在她身上确实太大了。

    小姑娘身子瘦,又娇小玲珑的,165的足够了。

    时拓个子高,185堪堪出头,为了舒服,校服一般都穿190的。

    185的校服外套,倒是也不会小到哪里去,而且校服一般都设计的比较宽松,为了迎合各种身材的学生。

    不过如果是裤子的话,可能就短了。

    这会儿猜到她的小心思,他没说一句话,直接把外套套在了身上。

    小家伙,还挺会秀恩爱。

    学校里倒是有女生会穿男生的校服,但是男生穿女生的,估计还是头一次。

    这么想着,时拓心情好到不行。

    这会儿他穿好衣服,陶桃垫脚,扣住他的肩,把他拉到镜子前面,“阿拓,你看看你背上。”

    少年闻言,侧头看了一眼校服背面。

    秋装校服上白下黑,中间被两条红色的线分割出来。

    有学生闲得无聊,会在空白的地方画画,写名字。

    学校对这种事管的倒是不严,只要好好穿校服来上学就行了。

    这会儿时拓看到了上面的一颗桃子。

    他勾了勾唇角,又左右晃了晃。

    桃子下面,好像还写了两个字母。

    ST。

    他的名字。

    陶桃穿好那件男生校服,甩了甩袖子,“这样谁都知道你是有桃子的人啦~”

    时拓低头,扣过小姑娘,抬手帮她卷好校服的袖子,问,“想在我衣服上画什么?”

    小姑娘偏了偏头,认真思索了好一会儿,出声问他,“阿拓,你看漫画吗?”

    他帮她卷好袖子,又理好领口,点了点头,“看一点,不太多。”

    不由得想起那天在书店,她抱着几本漫画书看的津津有味。

    “你会画柯南吗?”

    他抬头,笑着看她,“喜欢柯南?”

    小姑娘眨了眨眼,“说不上,就,喜欢警察。”

    毕竟,那一直都是哥哥的梦想。

    是,未完成的梦想。

    “柯南是侦探,又不是警察,警察是那个胖子。”

    小姑娘噗嗤一笑,“人家有名字啦,诶呀我不管啦,你会不会画。”

    时拓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行,中午去画室找我,给你画。”

    陶桃雀跃地垫脚,勾上他的脖子,在他唇上印了一个吻,“我男朋友真好!”

    站在客厅,听到了对话全程的沉砚不由得想把头顶的灯泡拆下来塞进喉咙里。

    到底,还记不记得,他来过啊……

    啊啊啊,他也要谈恋爱啊!!!

    哪位神仙姐姐来救救他吧!

    ——————

    今天也好肥~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