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爆奶(H)

爆奶(H)

    少年垂眼看她,小姑娘一张脸粉红粉红的,长睫一颤不颤,一双唇水光潋滟的,格外的勾人。

    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凑过去,一边吻她,一边问,“怎么喝?”

    陶桃一笑,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盒牛奶,侧头亲了他一下,“那我要脱衣服,才能喂你喝奶。”

    时拓喉结滚了滚,指尖往下滑,探进她的蜜穴,轻轻绕着,“小家伙,又是从片里学来的?”

    少女被他手指弄得身子轻轻颤着,唇间不由得溢出一丝呻吟,“嗯啊~我,我昨天,看,看到的。”

    时拓又往里送了一根手指,呼吸有些烫人,“怎么天天看片,嗯?”

    她被他扩张的,手都在抖,颤颤巍巍的脱掉校服外套,“我,我要学会了,才,才能让阿拓舒服,嗯啊~”

    少年感觉喉咙有些紧。

    确实是学霸,学习能力过于强。

    那天在家里69之后,她给他口,没有一次咬到他,爽的他头皮都发麻。

    这会儿他用拇指按了按小姑娘的阴蒂,像是在逼她说话,“看片的时候,是不是都湿了?”

    陶桃抬手脱掉毛衣,露出白嫩的肌肤,胸前两团绵软的乳被内衣包裹着,挤出一条浅勾,“湿,湿了,想着阿拓,就会湿。”

    时拓把手抽出来,凑过去咬上她的唇,扯掉了那件内衣。

    过了一会儿,他松开她,拿过了那盒牛奶。

    少年几乎是没用吸管戳破,直接手上一个用力,捏爆了。

    下一秒,乳白色的液体,喷洒在小姑娘赤裸的上身,有些打湿了他的毛衣。

    冰凉的液体滑过肌肤,陶桃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

    时拓低头看她。

    牛奶渍沿着锁骨向下,滑过挺翘的双峰,有些遗留在乳头上,像是小姑娘分泌出的奶水。

    他小腹不停缩紧,盯着眼前淫靡的景象,脖颈处青筋暴起,手上捏着牛奶盒,发出了咔嚓的声响。

    蜜桃味的牛奶喷在脸上,陶桃不由得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时拓红着眼看她,下一秒,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飞快捅穿了。

    “嗯啊~”

    他两只手托着她的背,把人往怀里按。

    少年的头埋在她胸前,近乎是啃咬的力道,咬着那殷红一点。

    陶桃被他咬的眼泪都要流下来。

    好疼………

    今天,嘴上怎么这么凶啊。

    下身的力道也是又快又狠,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打桩机,只知道戳弄着她。

    “嗯啊,阿,阿拓,慢点啊——”

    时拓没应,牙齿收紧,力道大的差点把那颗乳头都咬了下来。

    小姑娘眨着雾蒙蒙的眼睛,在他怀里,像是个漂浮在水上的浮萍,任由他欺负着。

    身上的牛奶渍还在往下滑落。

    时拓松开那一点,伸出舌尖舔过她每一寸肌肤,留下细细密密的牙印。

    陶桃疼的,不由得“嘶”了声。

    好凶啊今天……

    上身全是痛的,下身也不好过。

    因为被他咬的疼,她不由得夹紧了。

    感受到她的反应,时拓不由得闷哼一声,鸡巴摩擦着穴里的软肉,阻力增大,速度却快了起来。

    少年的喘息声越来越重。

    安静的活动室里,只有性器相交合的声音,和俩人交缠在一起的喘息声。

    时拓终于松开她,站直身子,紧绷着臀部,一边操干着,一边看着怀里破碎的小人儿。

    胸前已经被他咬出血了。

    刚才下嘴的力道着实有些重了。

    陶桃嘤嘤呀呀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娇声唤他,“阿拓……”

    时拓一个深顶,到宫口,戳开层层嫩肉,抿直了唇线,喉间溢出低哑性感的喘息声,“嗯——”

    “好,好累,腿,腿好酸。”

    自从那天被他抓着脚踝欺负过,陶桃现在腿分开的太久,就很容易酸。

    这会儿那些流下来的牛奶渍,全都滑到了俩人的交合处,打湿了小姑娘黑色的耻毛。

    一黑一白,格外淫靡。

    随着操干的动作愈发加大,混合着小姑娘身下的淫液,牛奶渍全都染成了浊白的颜色,像是他的精液。

    时拓大脑皮层阵阵发麻。

    他猛地一顶,戳弄着她的敏感点,凑到她耳边,蛊惑她,“小家伙,低头看看。”

    小姑娘晕乎乎的睁开眼,看着俩人的交合处,脸不由得红了。

    俩人的身子紧密相连,少年的性器插在自己的花穴里,进进出出,淫水和牛奶渍飞溅,勾画出一幅淫靡的画面。

    陶桃身子一抖,不由得夹紧了。

    时拓闷哼一声,在她耳尖上咬了一口,声音很低,带着调笑,“不好意思了?”

    少女红着脸,咽了一口口水,一张嘴,只有勾人的呻吟。

    “嗯啊,太,太深了。”

    他逗她,身下的速度丝毫未减,“刚才是我们小桃子让我喝奶的。”

    像是被人戳到了心事,陶桃把脸埋进他肩窝,低低呢喃,“阿拓,别,别说了。”

    时拓仰头,长吐一口气,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

    陶桃还没反应过来,时拓便低头,在她肩上咬了一口,随后从她身子里退出来,并拢她的腿,抬起来,放到自己的肩上,然后,猛地压了下去,重进草了进去。

    她被迫整个人躺在台球桌上,高马尾已经垂下来,碎发贴在脸上,眨着雾蒙蒙的眼睛,一边哭一边求饶,“啊啊啊,阿拓,不,不要啊——”

    要被他,草死过去了。

    身下的性器不停地戳弄着自己,像是要把自己给捣碎。

    都已经,不知道操了多久了。

    颤颤巍巍的,陶桃抬手,看了一眼时间。

    午,午自习,要结束了啊……

    “阿,阿拓……”

    身上的少年没应,扣着她的腿,继续挺送。

    到最后,陶桃被他扯过脚踝,高潮了一次,又被他操的尖叫连连,他这才一个挺身到宫口,射了。

    耳边传来微弱的上课铃声。

    时拓压在她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陶桃抱着他的脊背,闻着他身上浓重的水蜜桃奶香味,不由得吸了吸鼻子,嘟囔他,“阿拓,你好像,又凶了好多……”

    都把她,咬出血了。

    时拓侧头,亲着她的侧颈,哄着她,“桃桃,你先勾引我的。”

    小姑娘被他说得委屈巴巴的,“我,我没有嘛。”

    他一笑,抬手摸了摸湿淋淋的交合处,随后把手指送到她唇边,逗她,“让我喝奶,不是勾引我?”

    陶桃盯着那根骨节修长的手指,鬼使神差的,张口,吞了下去。

    指尖被温热的口腔包裹,时拓好不容易软下去的肉棒,又迅速勃起了。

    他还扎在她身子里。

    把整根手指舔舐干净,陶桃晕乎乎的出声,“好喝。”

    !!!

    时拓捏着她的腰,收了收力,咬牙,声音很是低哑,“小家伙,还勾引我?”

    陶桃这会儿是真的怕了。

    下午第一节课是数学课。

    她红着眼睛,终于抬手去推他,“不,不要了,我上课要来不及了。”

    时拓也知道弄得狠了,这会儿不欺负她,从她身子里退了出来。

    肉棒一出来,大片水渍,从花穴里流了出来。

    他一笑,站直身子,扯掉避孕套扔到一旁,从裤子口袋里翻出湿纸巾,帮她擦着。

    “以后真的有奶了,有你好受的。”

    陶桃都还没反应过来,急匆匆的擦干身子,穿好衣服,刚想去捞裤子,想到自己湿漉漉的内裤,不由得瘪了瘪嘴。

    “阿拓,我内裤又穿不了了。”

    时拓低声笑了笑,抬手捏了一下她的脸,“也不知道多带一条。”

    小姑娘红着一张脸,像是在嗔怪他,“那你做的时候又不会提前一天告诉我。”

    少年擦干下身,穿好裤子,随后从裤子口袋里,翻出一条内裤,帮她往腿上套。

    陶桃一愣。

    咦,这不是她的内裤吗?

    时拓抱起她,把内裤给她穿好,蹭了蹭她的脸,“之前你留下来的内裤,我都拿回家洗干净了,就是留着你湿的不能穿了,给你换。”

    小姑娘身子烫烫的,眼睫垂下来,心间却不由得有些甜。

    她一笑,抬手勾住他的脖子,“那你是不是看到它们就硬啦。”

    时拓帮她穿好裤子,在她臀上揉了一把,反问,“你说呢。”

    陶桃穿好裤子站好,在他身前闻了闻,笑的眉眼弯弯的,“那以后阿拓你给我洗内裤。”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语气很是宠溺,“行,都给你洗。”

    这会儿给她穿好,时拓拿过校服外套,才发现全湿了。

    刚才做的时候一直垫在她身下,全被她打湿了。

    宁川一中的冬季校服,一层棉衣和一层单衣,中间用拉链勾着。

    时拓刚才怕她冷,是把棉衣垫在她屁股下面的。

    少年低声笑了笑,拉下拉链,把单衣套在了身上。

    陶桃盯着那两件校服,脸有些红,“阿拓,你就穿一件会感冒的。”

    他拉好拉链,拿过那件棉衣,一只手包住她的小拳头,“那件都被你的水给打湿了,穿在身上更容易感冒。”

    她被他说得,头不由得低了下去。

    “那你那么会,我本来是想把牛奶倒在身上的,结果你直接就捏爆了……”

    手劲好大啊……

    时拓拉着她往外走,神色很是温柔,声音也很柔和,“我一碰到你,哪还有什么反应能力。”

    平时再聪明的脑子,看到她的时候,也都短路了。

    陶桃被他逗笑,不由得娇笑出声,垫脚凑到他耳边,“我就喜欢你这样。”

    理智全无,只想要她。

    少年侧头,在她一张菱口上轻轻蹭了下,随即薄唇微启,语调里带着似有若无的调笑,“我们桃桃,小淫娃啊。”

    陶桃脸“噌”地红了。

    “阿拓!”

    “你,你别说了。”

    时拓一笑,心头像是被灌了蜜似的。

    怎么这么可爱,真想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给她啊。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