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我想跟你回家

我想跟你回家

    俩人站在窗前,抱在一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工作人员只当小情侣抱在一起看夜景,没当真,舱门也没开,又把座舱放过去了。

    这会儿大概休息了几分钟,陶桃终于回过神,捏了捏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呢喃道,“阿拓,你先出来……”

    时拓回过神,“嗯”了声,低头亲了亲刚才被他咬的地方,慢悠悠从她身子里退了出来。

    一想到刚才小姑娘抽抽搭搭的,被自己压在窗前,操的话都说不出来,他就想骂自己。

    这会儿扯掉被灌满的避孕套,扔到俩人放垃圾的袋子里,他凑过去哄她,“是不是弄疼你了?”

    陶桃抬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声音还有些哑,“还,还好,就,就是腿酸。”

    都做了叁圈了……

    他一笑,抬手把人抱回椅子上坐着。

    “下次不用这个姿势了,你受不住。”

    说完翻出一包湿纸巾,小心翼翼的,给她擦着腿心。

    没开灯,也看不清楚,也不知道她下身是个什么情况。

    她抬手抓了抓他的手,“也不是受不住,就是你每次都好凶。”

    声音软趴趴的,像是在埋怨他,又像是在撒娇。

    时拓这会儿给她擦干,又清理好自己的下身,确认俩人穿好衣服,侧手开了灯。

    他盯着她发红的脸颊,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模样,不由得低低笑出了声,“知道了,但是,”

    他凑上前,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下次,也还是这么凶。”

    陶桃:“.………”

    那知道有什么用………

    算了,反正,她也挺舒服的,不和他计较了。

    俩人折腾完,从摩天轮上下来的时候,陶桃的腿都是软的,走路都直打颤。

    时拓盯着她走路一拐一拐的,低声笑了笑,在她面前弯下腰,“小家伙,上来。”

    陶桃蹭了蹭鼻子,眨着长睫,“啊?”

    少年穿着羽绒服,长腿弯曲,在她面前半蹲着,“背你。”

    小姑娘一笑,跳到他背上,手也顺势环上了他的脖子。

    “阿拓,你好像没背过我。”

    时拓垫了垫身上的人,想到俩人在一起之后到现在的所有肢体接触,轻轻“嗯”了声。

    “抱了挺多次,还真的没背过。”

    身上的少女晃着一双腿,侧头,蹭了蹭他的脖子,带来一阵凉意,“都怪你,我走路都走不稳。”

    像是在嗔怪他。

    他一边走,一边笑,呼出一口白气,“那之前第一次做,连着做了那么多次,怎么都没反应,小家伙,你怎么越做越不争气啊。”

    他调侃她,语气里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宠溺。

    小姑娘从喉咙里轻轻“哼”了声。

    “我那时候爬楼梯都要扶扶手的,后面几次做,你也没有轻点……”

    时拓弯了弯眼,两只手捏着她的腿,不由得收了收力,“没办法,我们小桃子,看着就让人想吃。”

    陶桃脸一红。

    她窝在他脖颈里,大概是被他弄得太累了,这会儿声音里带了层倦意,“那你以后,会去吃别的水果吗?”

    时拓一愣,抱着她,突然站在原地不动了。

    陶桃眼睛都要闭上了,感觉他脊背僵直,不由得又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怎么了?”

    少年垂了垂眸子,声音很是坚定,“不会。”

    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啊?”

    “不会吃别的水果,也不会吃别的桃子,只有你一个。”

    冬天的冷风吹过来,扫开他额前的碎发,清冽的声音散在风里,却融进了陶桃的耳朵里。

    她盯着他白皙的后颈,眼眶突然有些发酸。

    时拓突然想到那天在体育组,他和沉阳说的那些话。

    确实有些孟浪,还显得有些幼稚和不真诚。

    他不该这么和长辈说话,但是当时的话到嘴边,他没控制住,一下子脱口而出,也收不回来了。

    他做事很少这样。

    可一碰到陶桃的事,他像是没了理智一样。

    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脾气。

    时拓盯着不远处刺白的路灯,声音很轻,却一字一顿的砸进了小姑娘心里。

    “桃桃,我会证明的。”

    不管多久,他都会证明,他永远,都会在她的身边。

    永远,爱着她一个。

    饶是,他们的开始,是个很戏剧性,很肤浅的开始。

    小姑娘强忍住眼泪,阖上眼,几不可闻地“嗯”了声。

    “阿拓,我信你。”

    时拓过生日这天,还要上课。

    前后全都要上课。

    陶桃想了老半天,脑子都要想破了,也没想好怎么给他过这个十八岁的生日。

    大概是自己从陶清走了之后就没有过过生日,她现在对于生日,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晚上放学的时候,听江望和时拓说起租房子的事儿,陶桃终于有了一点点想法。

    这天晚上,她放学回家,吃过晚饭,把作业提前写完,等到时拓晚自习下课,去小区楼下找她的时候,陶桃背着书包,穿着校服,手上还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袋子,从楼上跑下来了。

    时拓坐在自行车上,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怎么下来了,这么冷的天。”

    陶桃缩了缩脖子,抬腿,直接坐在他车子后座上,一只手缠到他腰间,“阿拓,我今天想跟你回家。”

    俩人在一起到现在,向来都是时拓过来找她,陶桃从来没去过他那儿。

    一来是她住的离学校近,二来是时拓住的离学校实在是太远,陶桃便没去过。

    之前听他提起过,也是一个人住,但是因为高叁了,一日叁餐基本全在学校解决,家里人就没给他请阿姨,周六要补课,周日时拓一般都出去吃。

    陶桃突然这么说,时拓愣了一下。

    冷风呼呼的吹着,往衣领里灌,陶桃见他一直没反应,颤着身子催促他,“阿拓,好冷,我们快回家吧。”

    过了好一会儿,时拓回过神,拉过她的手,“乖,下车,打车回去。”

    小姑娘一张瓷白的小脸被风吹的近乎透明,睫毛上好像都凝着霜,“打车回去?”

    少年“嗯”了声,把她从车上拉下来,抬手捏了捏她被冻得冰凉的脸,“跟我这么骑回去,你就变冻桃子了,明天就感冒。”

    他自己怎么折腾都行,就是舍不得这丫头跟着他风吹日晒的。

    这么想着,时拓锁好车子,提过她手里的袋子,顺手拉过她的手,塞进自己的校服口袋里,“去路口打个车回家。”

    ——————

    内个啥,关于教室电影院等等的监控问题。

    写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大家看肉文就看个开心就好啦。

    阿拓没有不顾及桃子的感受,就大家可以翻回前面看一下,基本上每次都是桃子主动的,QAQ。

    毕竟当时也是她追的人哈哈哈。

    阿拓其实很好啦,之前有个小细节,不是俩人在后门被同学撞见了么,阿拓不是把桃子脸给挡住了。

    不要太较真哦~

    更┆多┆书┇籍:w oo 1 8 .v i p (W oo 1 8 . vi p)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