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时念

时念

    俩人在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开过去大概十几分钟,陶桃窝在他怀里,又开始犯困。

    时拓也由着她,把人圈的紧了些,嘱咐司机空调别开太高,怕她等会下车冷热一交替,直接感冒了。

    到时拓家小区楼下的时候,陶桃揉了揉惺忪的眼,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宁川地方不大,市中心也就那么一圈,黄金地段不过也就那么几个。

    之前时拓一直说住的地方离学校远,陶桃现在知道,有多远了。

    宁川最贵的住宅区,高级公寓。

    ………

    之前陶清还在的时候,陶建林本来想在这小区给陶清买房子的,后来因为陶清直接出了国,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天,和陶建林一样,最后便没买。

    陶桃刚出生的时候,陶建林的生意还在国内,那时候家里的氛围也很融洽,结果等她上了初中,沉梦媛和陶建林频繁出国。

    后来索性就定居在国外了。

    从初中到高中,陶桃都是在外面租的房子。

    陶建林在宁川倒是买了一套房,不过因为不是学区房,离她学校也有点远,还是出租屋方便点。

    这会儿时拓见她在发呆,抬手捏了捏她冻得发红的耳朵,问,“怎么了?”

    小姑娘眨了眨眼,仰头看他,“阿拓,你不和你爸妈住一起,自己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吗?”

    这种高级住宅,几乎没有小户型。

    他拉过她的手,往公寓楼那边走,“嗯,房子是我爸买的,之前时念还在的时候,住在一起,后来时念不在了,他就搬走了。”

    时友的工作也经常出差,后面时念出事,他也就不怎么回来了。

    陶桃闻言,捏了捏他的骨节。

    “那等我毕业了,我们读大学,出去租房子住,我和你住在一起,你就不会是一个人住了,晚上我做噩梦了,还有人陪在我身边。”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小事。

    可是时拓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心脏被填的满满的。

    不知道是因为那句,我们读大学,还是住在一起。

    以前想到以后,觉得很渺茫,看不到摸不着的,但是现在,因为她在身边,好像感觉,大雾散去了一半。

    俩人走到公寓楼下,时拓按了密码,拉着她进了门。

    这会儿站在电梯口,暖意窜上来,陶桃不由得抖了抖。

    等到进了电梯,他把人抱进怀里,低头,用下巴蹭着她的额头,出声问她,“想好考哪里了吗?”

    小姑娘窝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柏木香气,轻轻出声,“阿拓,我想考警校。”

    少年一愣,显然是没料到,会是这个答案。

    “警校?”

    她“嗯”了声,扯着他的校服下摆,“哥哥以前,就很想当警察,但是因为要帮着爸爸处理工作上的事,大学出国学了金融专业,所以我……”

    她话还没说完,他就抬起她的下巴,像是在试探,“因为哥哥,才想考警校?”

    陶桃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是,好像也不是。

    饶是陶清的死,陶桃难辞其咎,可是对于考大学这件事来说,这么重要,不能仅仅因为这个,就做了决定。

    可是有时候她也会想,不管陶清现在还在不在,她可能,都会考警校。

    “一半吧,我自己想当警察,还有一半,是想替哥哥,完成他的愿望。”

    陶清是个温柔的哥哥,可是温柔的表皮下,却固守着自己的底线,他有他的原则,有他的正义感,陶桃喜欢他,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也被熏陶成了这幅模样。

    她想做一些好的事情,从社会层面,法律层面来看,是正义的事情,这样好像,就能消弭掉,陶清的死,带来的负罪感。

    时拓静静听她说着,没说一句话。

    陶桃见他一直不说话,不由得仰起头,看着他,“阿拓,你会不会觉得,我对考大学这样的事,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做决定,很不负责任。”

    对于考警校这件事,沉砚和沉阳都劝过她,但是陶桃向来不听话。

    沉梦媛和陶建林倒是什么都没说,就是告诉她,要好好读书,不能松懈。

    时拓拉过她的手,微微弯下腰,和她对视。

    “小家伙。”

    “嗯?”

    “没关系,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管是因为哥哥,还是自己喜欢,都没关系,反正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知道吗?”

    少年的声音干净清澈,带着独有的温柔,像是一片羽毛,轻轻拂过她的心头。

    陶桃想,以后,应该都不会有这样的人,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给予她这种浓重的安全感,和坚定的支撑力。

    时拓,也只有时拓。

    没有想过,公交车上那样的惊鸿一瞥,会让两个人,走到今天。

    她弯了弯眼,在他掌心抓了一下,声音很是娇俏,“嗯,阿拓陪着我。”

    一起,去更远的地方。

    电梯到达,俩人慢悠悠往门口走。

    时拓住的那套公寓,叁室一厅两卫,大概120多平。

    以前时念也在,估计一家人是要这么大的房子。

    这会儿时拓拉着她进门,侧手开了玄关的灯,陶桃看清了屋里的陈设。

    家里布置得其实看起来很温馨。

    蓝色的毛绒沙发,脚下是米白色的羊绒垫,茶几干净整洁,上面放着一个花瓶,但是空空的,没有花,一进门陶桃就闻到了淡淡的柏木香气。

    餐桌上放了一瓶家用香薰。

    但是莫名其妙的,这种温馨,总是透着阴翳的气息。

    阳台的窗开着,冷风呼呼灌进来,吹开了白色的窗帘。

    时拓从鞋柜里拿出两双男士拖鞋,把其中一双放到陶桃脚下,“家里有点冷,等会儿我把空调打开,你衣服先别脱,别着凉。”

    小姑娘乖乖的“嗯”了声,脱掉脚上的运动鞋,踩进了棉拖里。

    他走去客厅,把手上的东西放到茶几上,又去阳台,关了窗。

    俩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陶桃其实还是略微有些不太适应,第一次来他家里,还是这么晚的情况。

    虽然晚上做的那些事,俩人做了不止一次了。

    这会儿她低头,盯着茶几上那个空空的花瓶,终于出声问他,“阿拓,你妈妈也不和你住在一起吗?”

    少年垂下眼帘,想了好一会儿,把人抱起来,放到了膝盖上。

    他把额头贴在她瘦削的脊背上,声音里笼了一层倦意,“小家伙。”

    察觉到他的不对劲,陶桃拉过他的手,轻轻“嗯”了声。

    “我妈生我妹妹,就是时念,小念的时候,难产去世了。”

    客厅里很是安静,只有立式空调吹出来的热风,卷着机器的声音。

    陶桃坐在他身上,握着他的手,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饶是沉梦媛总给她一种很压抑的感觉,但是,至少沉梦媛这个母亲,还是真实存在的。

    时念比时拓小了十岁。

    也就是说,时拓母亲去世的时候,他也才十岁。

    那么小……

    “所以我爸他,很疼小念。”

    时友和时拓的生母,罗念的感情很是要好。

    于是罗念走了之后,时友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时念身上。

    这像是他对亡妻的寄托,又像是在给自己找精神慰藉。

    可是时间长了,这种事的后果也逐渐显现了。

    那就是,他忽视了时拓。

    “我妈走了之后,我爸一直告诉我一件事,就是,要哄着妹妹,好好照顾她,这样,才对得起我妈。”

    家里的两个男人,基本,都围着时念一个人转。

    时拓的家长会不重要,时念幼儿园的亲子活动才最重要。时拓考哪个高中不重要,时念在幼儿园过得怎么样才重要。

    时拓的爱好不重要,时念喜欢的动画片才最重要。

    “小念小的时候,就喜欢画画。那时候我爸为了能教她画画,陪着她玩,还想去报一个中年兴趣班,但是他工作忙,根本没有时间,这活,就落在了我的头上。”

    所以时拓,基本上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上美术兴趣班。

    因此江望才会说,以时拓的美术功底,根本不需要跟着学校培训。

    时间久了,时拓也忘了,到底他喜不喜欢画画了。

    时友不经常在家,照顾时念这件事,落在了时拓的头上。

    他要当好一个哥哥,偶尔,还要当好一个爸爸,和妈妈。

    除了必要的洗澡、换衣服以及睡觉这种事,时拓除了上课,几乎是每时每刻,都陪在时念身边。

    陪她做游戏,陪她吃饭,陪她出去玩。

    他没有自己的时间,他的时间,全都是时念。

    陶桃听到这儿,眼眶有些微微发酸。

    所以时拓从理科班转到了609美术班,也是因为,时念。

    “阿拓……”

    “但是我没有照顾好她。因为我,她才出了车祸。”

    然后,没有回来过。

    那天其实是很普通的一个国庆节。

    时拓带着时念出去玩,在路边,给她买了一个氢气球。

    小姑娘从小被爸爸和哥哥惯坏了,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只顾着玩气球,非要嚷着要吃冰淇淋。

    结果,时拓去给她买冰淇淋的功夫,她气球没握紧,飞了出去。

    时念只顾着追气球,没有看马路,闯了一个红灯,还没反应过来,一辆卡车就迎面开了过来。

    下一秒,时拓耳边,只剩下车辆急刹车的刺耳声,那个冰淇淋掉在了地上,他僵在原地,看到时念穿着粉色的小裙子,倒在了一片红色里。

    那个氢气球,越飞越高,像是时念的生命。

    他站在原地,直到腿都开始发颤。

    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甚至在第一时间,都忘了冲上去。

    那时候,时拓才15岁。

    他只知道母亲难产去世,可从来没亲眼见过死亡。

    所以,当时念死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只有害怕。

    恐惧。

    恐惧一切。

    后来有路人拨了120,时拓跟着人群,奔到时念身边,却只看到小姑娘倒在那儿,一只手还捏着气球绳。

    时友那时候在外地出差,赶到医院的时候,时念已经抢救无效,去世了。

    留给这个父亲的,只有停尸间里的一块白布。

    后来,他站在走廊,狠狠甩了时拓一个巴掌。

    时拓被他打的直接一个踉跄,倒在了冰冷刺骨的地面上。

    应该是清洁阿姨没有打扫干净,他的脸砸下去的时候,一片碎玻璃,直接,扎进了下巴里。

    可那时候,少年眼神空洞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连下巴上渗出了鲜血,也不觉得疼了。

    “你对得起你走了的妈吗!”

    “你就是这么照顾你妹妹的!”

    “混账东西!”

    后来时友骂了什么,时拓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他颅内循环的只有一句话。

    时念,因为他,死了。

    因为他没有看住她,让她乱过马路,没有抓紧她的手。

    如果他没有去买那个冰淇淋,一切,都会不一样。

    后来,时拓再也不吃冰淇淋了。

    也再也不喜欢氢气球。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