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分别

分别

    陶桃穿着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梳的干干净净,站在人群里,垫脚去找时拓。

    人山人海的,还有家长,她有点晕。

    这会儿小姑娘往前凑了凑,还没看仔细,就被人一个腾空抱起来,差点在空中转了一圈。

    “不是说让你在家里等我,怎么还跑出来了?”

    陶桃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双手勾上了他的脖子,轻轻一笑,“我来感受一下紧张的氛围,为我明年做准备。”

    时拓低头,在她脸上亲了口,“以后都有空了,这个暑假就在家里陪你。”

    “好哦,那你可以辅导我做地理试卷了。”

    高考结束之后,时拓除了班里的散伙饭和必须要去的聚会之外,几乎都在陪陶桃。

    陶桃17岁生日这天,时拓有些发愁。

    想送个礼物给她,毕竟也是过生日。

    但是一想到她15岁生日那天,陶清出了车祸,然后她再也不过生日,时拓又怕提醒她这件事。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过了。

    这天晚上,陶桃背完书,钻进床上的时候,刚趴到枕头上,就感觉自己后脑被硌了一下。

    她皱了皱眉,把手探进去,摸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

    陶桃翻了个身,把枕头掀开,看到了放在下面的白色透明瓶子。

    咦?

    小姑娘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第拿过那个瓶子看了看。

    水晶的瓶身,上面贴着色彩鲜明的粉色标签,瓶口处微微透出一股桃子混合着柠檬的香气。

    她打开瓶盖,仔仔细细闻了闻。

    一瓶香水。

    还挺好闻,甜甜的。

    4711,ACQUA  COLONIA。

    枕头下面怎么莫名其妙多了瓶香水啊。

    她站起身,刚准备下床去问时拓,就看到了被压在下面的一张卡片。

    这会儿陶桃把卡片拿了起来,看清了上面的字迹。

    “小家伙,谢谢你陪我这一年。”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陶桃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

    她不是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只是她不太想记得。

    对于沉梦媛和陶建林来说,今天是不好回忆的日子,而对于她来说,这一天,不如从眼前掠过。

    时拓应该是记得这一天,想给她过生日,但是又怕触及到那块伤疤,所以选择,用这样一种方式,保护着她那点可怜的自尊心。

    这会儿时拓洗好澡,擦干头发,拐进了卧室。

    看到小姑娘坐在床上,小小一团,手里还拿着瓶香水,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时拓走上前,长臂一勾,把人带进怀里,下巴搁在她颈间,轻轻蹭着,“喷喷看,喜不喜欢,按照你的名字买的。”

    怀里的小姑娘吸了吸鼻子,轻轻“嗯”了声,把瓶口对准手腕,轻轻喷了一点。

    清甜的白桃果香和柠檬芫荽的香气充斥在空气里,她凑过去细细嗅了嗅。

    “好闻的,阿拓送的我都喜欢。”

    时拓一笑,侧头在她耳尖上亲了下,“嗯,喜欢就好,以后每天都让你香香的。”

    这会儿陶桃盯着手里的香水,声音很轻,细到快要听不见,“阿拓,谢谢你。”

    谢谢你,顾及了我的自尊心,又让我觉得,今天这样的日子,也可以快乐。

    时拓抱紧了她,像是哄着,又像是解释,“别想那么多,这一年这么辛苦,谢谢你陪在我身边。”

    如果没有陶桃在身边,他可能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现在,就算未来不太明朗,但是一想到她,他也会觉得,那些云翳,都少了些许。

    “以后,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暑假的后半截,陶桃要升高叁,一中补了课,时拓趁着有空,去考了驾照。

    时友之前答应给他提一台车,8月底时拓把驾照拿下来之后,直接上了车牌,提了车。

    一辆还挺大的宝马。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九月。

    时拓的成绩没出什么意外,7月底志愿填报了美术学院,文化课分数和美术分数折合在一起,过了线。

    这天俩人在家里收拾行李。

    时拓不准备带太多的东西,床上行李和生活用品学校统一发放,他也嫌麻烦,打算带一些衣物,把行李箱扔进车里,直接开过去。

    宁川到杭川,开车不过叁个小时,车都买了,总不能一直闲在家里不用。

    俩人坐在出租屋的地毯上,陶桃垂着脑袋,给他迭着衣服。

    “你这件黑色的短袖留给我吧,这个布料软软的,我想当睡衣穿。”

    “行。”

    “还有这个蓝色的内裤,你别带去了吧,都有些松了,弹性都差了,带前些日子买的新的带过去。”

    时拓没说话,就那么垂眸看着她。

    陶桃还在整理衣服。

    “这个牛仔裤是不是应该洗一下啊,昨天好像我们出去我把奶弄上去了。”

    “你睡衣带几套吧,不过也不用带那么多,你到时候可以回来拿,算了,你别回来拿了,来来回回的跑,大学本来就……”

    她剩下的话还没说完,时拓就抬手,揽过她的腰,把人抱到了膝头上。

    “桃桃。”

    身上的小姑娘吸了吸鼻子,没开口说话。

    他抱着她,一只手掌轻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安抚她。

    “不想让我走,我就晚几天报道。”

    这话一出口,陶桃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眼泪,全都涌了出来。

    明明知道自己应该明事理,不应该这么任性,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一想到他要去另一个城市,认识她不认识的人,过完全不一样的生活,陶桃就控制不住的担心。

    时拓,要离开她了。

    以后,没有人早上叫她起床,没人半夜起来给她盖被子,没人打开夜灯去给她烧热水煮面,也没人抱着她睡觉了。

    那些枯燥的,看不懂的地理题目,也没人给她讲了。

    明明不是分手,却比分手还要难受。

    这么想着,她用手背擦了擦脸,呜呜哝哝的,“不要,你要准时报到的,后面还要军训呢,我也要上课的。”

    时拓看着她,感觉心口硬生生被劈了一刀似的。

    她一哭,他整个人好像都被碾碎了。

    叹了一口气,他抬手,帮她擦着脸上的泪,轻声哄着她,“桃桃,我周五就开车回来,好不好?周末回来陪你,我看一下课表,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课,我就回来陪你。”

    陶桃摇了摇头,一双手揪着他的T恤领子,声音很细,“没关系的,我们也不是分手,就只是异地而已。”

    时拓也知道,不是分手,可是,这种感觉,也不太好受。

    毕竟,他要去的地方,全是她不熟悉的一切。

    这种不熟悉,导致了一种无法控制的不安全感。

    从前,就算是不在同一届,可是陶桃知道他在哪里,他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

    不管是曹建波,江望,亦或者是张涛,陶桃全都了解。

    而现在,时拓要去新的地方,要开始,新的人生,而那里,没有她。

    ——————

    本来觉得说最近写肉没什么思路了都想放弃了,想想不可以!

    我最近赶毕业论文脑子要晕掉,我坚持把这本写完,毕竟这本不写完,望仔和小舅子的也开不了,呜呜呜,谢谢大家等我!

    精↑彩↓收║藏:wоо⒙νiρ (W oo1 8 . V i p)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