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会一辈子喜欢阿拓

会一辈子喜欢阿拓

    时拓放在她脸上的手,突然僵住了。

    那一刻,窗户从外边被风吹开,嘶拉地拍打在墙上,冷风呼呼地灌进来,他的黑发被吹乱,嘴唇都开始发颤。

    像是做了一个,很诡异,很想醒来的梦。

    少年扯了扯嘴角,像是没听到似的,曲起颤巍巍的指节,弹了一下她的脸,“胡说什么呢,脑子烧坏了?”

    这话说完,他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要吊完的水,按了椅子扶手上的闹铃。

    “护士,这边拔一下针。”

    回出租屋的路上,陶桃倒在副驾驶的椅背上,一言不发。

    时拓开着车,穿过凌晨宁川的夜,可是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抖。

    等到进了家门,时拓拉着陶桃进屋,侧手开了灯。

    “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去给你煮点东西吃。”

    陶桃看着他,感觉自己好像跌进了一个真空缝隙里。

    从刚刚她说分手到现在,时拓表现的,都过于刻意。

    他像是根本没听见她在说什么似的,打算装傻充愣,把这件事,忘过去。

    可是她不能这样。

    缓了缓神,她吸了吸鼻子,盯着少年挺拔忙碌的背影,哽着嗓子开口道,“时拓,我们分手吧。”

    那一刻,时拓手里的碗,直接从手里滑落,碎在了地上。

    陶桃从来没叫过他的全名。

    那只碗,像是他的那颗心,被砸的粉碎。

    他没动,背对着她,肩膀却开始发颤。

    “我没有开玩笑,我们分手吧。”

    少年埋着头,垂着一双眼,牙齿都在打颤,“为什么。”

    他像是挤出来这叁个字似的。

    陶桃看着他,眼泪一颗一颗地砸下来,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我不要你这么辛苦,这个学期你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开高速跑回来,你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了,我不要你为我牺牲,时拓,你读了大学了,你应该有更好的日子,而不是把时间都浪费在我的身上。”

    如果今天没有生病,陶桃可能还不会去想那么多。

    可是一想到她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看到的是时拓的脸,她就想掉眼泪。

    说不开心是假的,脆弱的时候都希望最爱的人能陪在身边,可是心疼,却也是真的。

    你真的爱着一个人的时候,也会心疼,他爱你,爱的太用力了。

    用力到,把自己都揉碎了。

    这会儿她说完,眼泪一颗颗砸下来,终于开始不受控制,哭出了声。

    说分手的时候,好像要比面对哥哥离开,还要痛。

    原来真的喜欢一个人,和一个人分开,会是这么的痛。

    时拓这会儿弯下腰,没说一句话,把地上的陶瓷碎片一个个捡起来,丢进了垃圾桶。

    他的动作缓慢而克制,像是缓慢播放的黑白老旧电影。

    等到他把那个破碎的碗收拾干净,他这才站起身,迈着步子,走到了陶桃面前。

    他就只是那么看着她。

    空气里的沉默,在一帧一帧,抽丝剥茧般地发酵着。

    过了良久,时拓探了一口气,抬手,把人扣进了怀里。

    “桃桃。”

    他哑着嗓子叫她。

    “呜呜呜,阿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抚着她柔顺的长发,低头蹭了蹭她的发顶,这才松开她,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房间里没开空调,还有些冷。

    陶桃坐在沙发上,而时拓,弯腰,蹲了下来。

    少女垂眸看着他,长睫上挂了晶莹的泪。

    时拓帮她擦干脸,声音很轻,“先别哭,听我说几句,行吗?”

    陶桃咬着下唇,吸了吸鼻子,点了一下头。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呢,是你追的我。曹建波和江望他们都说我难追,以前也有女孩子追过我,但是你也知道,因为小念的事,家里的事,我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后来遇上你了,我觉得这个女孩儿挺可爱,又很主动,教室里那么明显地要我名字,在走廊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敢亲我,又是送饮料,又仗着舅舅是学校的体育老师,有点像是小公主。后来知道我的小桃子,家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一个人生活,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我又觉得,我是不是也可以,也有那个能力,能去照顾一个人。”

    时拓说到这儿,喉咙已经哑了,陶桃好不容易忍下去的眼泪,又滑落了下来。

    “所以我和你在一起了,直白的讲刚开始确实想睡你,可是又想好好照顾你,疼着你,希望你过得跟这个年纪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天真活泼没什么压力,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所以桃桃,”时拓拉过她的手,扣住她细白的五指,话有些说不清楚,“不要和我分手,好吗?”

    “阿拓,对不起,呜呜呜——”

    “别分手,和你分开,我不知道要怎么活。”

    “我的人生里,已经没有小念了,不能再没有你了。”

    陶桃凑上前,猛地圈住他的脖子,哭的眼泪水和鼻涕水混在一起,吐字已经开始不清晰。

    “阿拓,对不起,呜呜呜,可是你,你太辛苦了,你,你都瘦了好多了。”

    时拓抬手拍着她的背,耐心地和她解释。

    “傻桃子,和你在一起的第一天,我就已经考虑过现在这种情况了。”

    陶桃一愣,突然止住哭声,不说话了。

    少年松开她,抬手蹭了蹭她的脸,“两个人在一起呢,不可能一帆风顺,性格不合适,家庭不合适,都需要一点一点磨合,幸运的是我们俩到现在都没吵过架,省去了磨合这个过程,但是老天爷不可能什么东西都给我们,对不对?这一年就是对我们俩的考验,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跑高速没关系,周末回来陪你也没关系,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需要有压力,恋爱这事,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愿意为你承受这些,这就好比去年我高考的时候,你陪着我参加联考,校考,高考一样,那段时间你跟着我也很辛苦,可是你也是心甘情愿的,不是吗?”

    陶桃看着他,突然觉得她这辈子,好像找到了一个温柔的枕头。

    能够让她休息,帮她把所有一切都处理好,让她真的,当一个永远都没办法长大的小孩儿。

    在她不知道的时间里,时拓为她承受了这些,也为她,考虑了这些。

    和他在一起,不管什么结局,陶桃想,她都不后悔。

    这会儿时拓蹲的脚有些麻,于是撑着地毯,坐到了沙发上。

    他凑过去亲了亲她的眼,像是哄着,“所以桃桃,没关系的,现在你要做的,不是去想这些事,而是好好吃饭,睡觉,读书,准备考试,知道吗?”

    “阿拓……”

    “如果以后,你不喜欢我了,不要我了,想和我分手,再告诉我,嗯?”

    陶桃蹭了蹭眼角,却猛地摇了摇头。

    “不会,我会一辈子喜欢阿拓。”

    少年这会儿终于笑了。

    他把人抱进怀里,低头去寻她的唇。

    “嗯,我也会一辈子在你身边。”

    陪着你。

    拿出我的全部都在所不惜。

    ——————

    突然想到一件事,那个啥,关于阿拓开车上高速这件事。

    大家看看就好,不要较真,因为刚拿了证实习期不能上高速,副驾驶要有3年驾龄以上的老司机。

    QAQ,我写的时候忘记了。

    但是大家,不要效仿!

    这是犯罪,是错的!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