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高考

高考

    到了杭川之后,时拓在警校附近的酒店定了间房。

    体能考试不比其他,陶桃要提前熟悉场地,排摸考试那天会出现的各种意外情况,高考人生里就那么一次,赢了就是大满贯,输了,对于陶桃来说,也是满盘皆输。

    下午的时候陶桃在住的地方休息了会儿,晚上趁着人少,时拓带着她进了警校训练。

    之前有几次周末,沉阳给陶桃练体能的时候,时拓也在。

    那时候他就站在跑道边上,看着她的马尾在空中扬起一抹弧线,听着她不太规律的心跳声,看她越跑越远,而后,越跑越近。

    当天晚上陶桃的状态也还好,就是换了床,一下子有点不适应,在床上翻来覆去烙饼了好一会儿才睡过去。

    第二天心理测试和面试陶桃也都不太紧张。

    这种东西的不确定性有些小,她压力还没有那么大。

    等到心理测试和面试结束,晚上时拓陪着她去操场训练时,她怎么都提不起精神。

    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感觉整颗心好像都被揉在一起了,气都要喘不过来。

    她其实不太会想很多。

    就是越接近,越害怕。

    会担心自己是不是无法成为那一个,如果她不是那一个,如果她没有成功,那么这两个月的辛苦全部都要付诸东流,她好像没有办法面对这样的结果。

    她心理素质真的不算好。

    这会儿一圈下来,陶桃已经撑不住了,两只手撑在膝盖上,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4月底的杭川,闷热又潮湿,少女额前的碎发贴在一处,鼻尖上渗着细细密密的汗。

    身上的T恤黏在了胸前,勾勒出一滩水迹。

    时拓拿着一瓶矿泉水走上前,抬手拍了拍她的背。

    陶桃拿过他手里的水,拧开瓶盖,直起身子,仰头,灌了下去。

    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她这会儿觉得好受了不少。

    少年从裤子口袋里抽出纸巾,低头帮她擦着脸上的汗。

    陶桃仰头看着他,鼻头不由得又有些酸。

    “等会儿想吃什么?”

    他只问了这么一句话。

    陶桃长舒一口气,扯着他的衣服下摆,声音有些轻,“阿拓,我要是失败了,怎么办?”

    盘旋在她心头上,许久许久,没有问出口的问题,终于在这一刻,破土而出了。

    她想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甚至,想提前预知结果。

    时拓抬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

    “失败了我也会在你身边,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这一刻,陶桃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万丈悬崖,有人陪你跳吗?

    陶桃想,好像真的有人肯陪她跳了。

    “不过,”

    时拓顿了下,唇线都扬了起来,“我们桃子这么厉害,怎么可能失败。”

    月亮很圆,月色很亮,身前的少年,周身散着一片柔和的光。

    后来的很多年,俩人一起走过了许多年月,陶桃总是会想起这个夜晚。

    不安的焦虑,混着温柔的月光,却一次又一次地平复了她对未来所有的担忧。

    如果她是一片破碎的小舟,那么时拓,就是那个宽厚,温暖的海岸。

    她在他这里停留,终于找到了港口。

    警校的自主招生结束之后,陶桃进入了高考冲刺阶段。

    孙慧慧要比平日里还要紧张,给她做的饭不禁加了好多增补性的食材。

    时拓几乎每个周末必回,给她补习地理,盯着她背书。

    一晃眼,初夏来了。

    毫无意外的,高考前的那几天,陶桃又失眠了。

    每次一到大考,她就很容易焦虑失眠。

    这几天她一点复习的劲头都没有。

    数学题目解不开,书背不进去,语法题也做不下去。

    几乎是刚坐在茶几前面,她就“啪”地一声摔下笔,撅着一张嘴,开始烦躁地弄出些声响。

    这会儿时拓察觉出她不对劲,放下手上的画笔,凑过去圈住她的腰,把下巴搁在她肩窝上蹭着。

    “看不进去了?”

    小姑娘耸拉着脑袋,声音闷闷的。

    “嗯,不想看了。”

    时拓在她腰上捏了一把,随后把人抱起来,放到了膝头上。

    “那就不看了,看看别的。”

    “可是我明天就要考试了。”

    时拓没应,随手拿过一迭纸,放到了她眼前。

    “陶警官先来帮我看看,我画的怎么样。”

    怀里的小姑娘被他叫的脸一热。

    自从体质测试结束,陶桃考了第一名之后,这人就开始陶警官长,陶警官短的,搞的她都不好意思了。

    女孩儿低下头,盯着茶几上的几张画纸,眼睛不由得亮了一下。

    怎么感觉,像是漫画?

    “阿拓,这是漫画吗?”

    时拓轻声“嗯”了下。

    “咦,你什么时候开始画的啊,我怎么都不知道。”

    “很早之前了。”

    时拓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大概是陶桃窝在床上,拿着一本漫画书,笑的合不拢嘴的时候。

    人和人相处好像总是这样,潜移默化地被影响,他也不例外。

    以前没想过自己喜欢什么人、什么东西,那时候学画画也是因为时念,后来跟陶桃在一起,他好像找到了一点方向。

    “阿拓,你画的好好看,比我之前看的那些,线条好看多了,那些画手画的,身材都好奇怪,腿好细,屁股好翘,胸也好大,明明是正常的侦探漫画,非要穿的那么少,我不喜欢这种。”

    小姑娘一张一张翻看着,还煞有介事地给了点评。

    时拓被她逗笑,凑过去在她耳廓上亲了下,“那以后,画给你看?要看吗?”

    陶桃一乐,偏过头看他,“真的吗?阿拓你以后都要画漫画吗?”

    “嗯,画给你看。”

    高考那两天,时拓请了假,早上给她弄好早餐,开车把人送到考场,然后和江望去二中附近的网吧打几局游戏,等到人考完了,再接回家,吃午饭,哄着她睡午觉,下午再把人送回去。

    孙慧慧在陶桃高考的前一天拿了工资,正式离职了。

    陪着陶桃叁年,看着小姑娘一个人住,走的时候还有些舍不得。

    最后一门考完的时候,陶桃背着书包走出考场,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

    时间过得好快,叁年,弹指一挥间,所有都结束了。

    这会儿她顺着人群望过去,找到那抹挺拔的身影,嘴角不由得扬了起来。

    不过还好,不管有多辛苦,有多难熬,他都在她身边。

    陶桃捏紧了书包带,一路小跑,朝着那个身影,奔了过去。

    “阿拓!”

    时拓屈膝,弯下腰,张开双臂,像是从前那样,把人抱了起来。

    “恭喜我们小桃子,脱离苦海。”

    陶桃这会儿也不管身旁有多少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了,终于考完了,结束了“早恋”的日子,她和时拓,终于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小姑娘一双腿勾着他的腰,双臂死死地勾着他的脖子,像是在撒娇,“我想去吃再回首的牛蛙!”

    时拓垫了垫身上的人,盯着她娇俏的模样,温声应着,“行,带我们高考状元去吃牛蛙。”

    陶桃被他逗笑,不由得扯了扯他的耳朵,“你干嘛啦,乱讲话。”

    俩人正腻歪的时候,一道玄寒的目光射了过来,声音里还带着丝丝地不可置信。

    “桃桃………”

    俩人顺着声源望过去,看到那两道身影的时候,不由得怔住了。

    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ṿ.ḉom [Ẅσσ₁₈.νɨρ]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