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桃桃多肉(1V1 校园H) 我想赌一次

我想赌一次

    陶桃开学之后,俩人相处的时间直线下降。

    警校每天的训练量都很大,大部分时候陶桃下了课回宿舍之后,几乎倒头就睡。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俩人得空回了家,小姑娘也是懒洋洋地倒在床上,缩在时拓怀里,阖着眼累得嘴巴都不肯张。

    沉梦媛没忍住,打了几通电话过来问陶桃的情况。

    陶桃不肯接,最后,电话打到了时拓那儿。

    沉梦媛和陶建林都在英国,过了快要大半年,夫妻俩终于意识到陶桃是真的离家出走了,时拓也是真的把女儿给拐跑了,终于面对了现实。

    15年新年的时候,夫妻俩从英国回了宁川。

    但是陶桃和时拓留在了杭川。

    沉砚考到沪川体育学院去了,杭川来来去去俩人也没什么朋友,除了曹建波这么个不靠谱的,就是俩人的室友和同学。

    俩人在家里腻腻歪歪地过了个年,等到年十五一过,一开学,沉梦媛终于没憋住,找上门来了。

    这天陶桃回了学校,时拓一个人在家里画图。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他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丫头钥匙一直都带着,从来不会按门铃。

    沉砚和曹建波也没有那么好的脾气,都是砸门的。

    皱了皱眉,他起身,趿拉着拖鞋走去玄关开了门。

    时拓看到来人,身子一下子僵了。

    空气里的凝重在抽丝剥茧般地发酵,时拓突然想起去年六月,自己莫名其妙挨的那一巴掌。

    叹了一口气,他弯腰拿过一双拖鞋放到门口,“阿姨您进来说吧。”

    事情也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

    沉梦媛眼底的黛青很重,脸色也很是难看,看起来像是长时间没休息好,整个人显得力不从心地。

    她没说话,却脱鞋进了门。

    时拓把门带上,走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到了茶几上。

    “桃桃回学校了,您要是想见她的话,可以去学校看看她,但是我不确定她会不会见您。”

    沉梦媛坐到沙发上,抬头打量着屋里的陈设。

    两居室,精装修二手房,比之前俩人的出租屋,条件都要好很多。

    “这半年,都是你养着她吗?”

    她一开口,声音哑到不行。

    时拓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睫垂了垂,有些漫不经心,“不算养,应该给的。”

    沉梦媛这才仔仔细细打量起时拓来。

    眉眼有些倦,但是还是长得俊秀,不过看起来,还是年轻。

    “这半年,给她的钱一分不要,我都不知道她学费是怎么交的,还有她平时的吃穿用度,你们俩都在读书,哪里有钱啊。”

    时拓拿过茶几上的魔方随手把玩着。

    陶桃的寒假作业。

    除了体能训练,还要学会开锁、搞智力游戏,那一周为了解开一个孔明锁,她就差抱着睡觉了。

    “给别人画画,接一些稿子,还有一些,不瞒您说,我爸的钱。”

    时拓就算能赚钱,但是房租、油钱、生活费,还是不够。

    时友给他的那张卡,他从小到大没怎么用过,来了杭川之后,倒是用的勤快了点。

    不过时友也没什么反应,还挺乐意,终于找到一个父子俩都平衡的方式,弥补了他,和陶桃。

    “你们还是太年轻,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时拓,我是真的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你,以后你若真负了她,我没办法接受。”

    沉梦媛说完这句话,眼眶已经湿了。

    时拓这会儿终于抬起头看她。

    “阿姨。”

    他滚了滚喉结,声线有些低,“人之所以和动物有区别,是因为人有责任,有义务,有廉耻心,知道忠诚,知道承诺。我承认我年轻,不管是谁家的父母把女儿交给我都不会放心,我能说的,做的,就只能交给时间。”

    让时间来检验他,也让自己,检验自己。

    沉梦媛刚想说话,这会儿玄门突然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下一秒,少女纤瘦的身影闪进屋里,“阿拓,我走了一半发现上学期的素质报告没拿,是不是随手丢车里了啊,你车钥匙给我,我去地库……”

    陶桃转过身,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中年女人,一下子哽住了。

    时间好像都停止了。

    她看着沉梦媛,沉梦媛也看着她。

    像是不受控制似的,母女俩的眼泪,一颗一颗砸落下来,仿佛在照镜子。

    陶桃扯着裤子下摆,呜呜哝哝地,“妈妈……”

    下一秒,她挪着步子上前,走到了时拓旁边。

    少年刚想站起身说些什么,沉梦媛就猛地站起来,抱住了他身侧的少女。

    陶桃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妈妈,呜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她其实想过要怎么去面对沉梦媛。

    不接她的电话,不理她的短信,见到她的时候也去冷嘲热讽。

    可是一看到她眼下的黛青,头顶长出来的那一根白发,和颤巍巍的手,她就没有办法。

    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发生了什么,妈妈,永远都是妈妈。

    “是妈妈对不起你,桃桃,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那么对你,你哥哥的死,不是你的错,桃桃,对不起。”

    时拓见俩人抱在一起,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捞过茶几上的车钥匙,出了门。

    大概哭了快要半个小时,母女俩的情绪才平复下来。

    沉梦媛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吃的好吗?你们俩是不是没有钱啊?住的舒不舒服?要不要叫个阿姨过来?他会做饭吗?”

    陶桃被沉梦媛这一连串的问题砸的晕头转向,抬手蹭了蹭脸,“吃的好的,阿拓会煮饭的,不要阿姨,我不喜欢有阿姨在,妈妈,我没事的。”

    沉梦媛看着她的脸,不由得心尖儿都跟着颤了一下。

    瘦了,还有点黑了。

    “警校是不是很辛苦啊?”

    陶桃侧手抽过一张纸巾,帮她擦了擦脸,“还好的,我晚上回来的晚,阿拓都起来给我煮夜宵的,妈妈,阿拓对我很好,你不要不喜欢阿拓,好吗。”

    沉梦媛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那孩子对她什么样,她自然能看得出来。

    确实如陶桃所说,高叁那一年,如果没有时拓陪在身边,她不知道会怎么样。

    可是俩人的年纪都太小了,她总是不太放心。

    “桃桃,妈妈不是不喜欢他,妈妈只是担心你,你们年纪都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陶桃凑上前,抱住她。

    这好像是陶清走了之后这么多年,母女俩,第一个拥抱。

    “妈妈,阿拓15岁的时候,妹妹出了车祸,去世了。”

    沉梦媛一愣,抱着自家女儿,霎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她问过沉阳时拓家里的情况,但是也没打听出来什么,就说是个好孩子。

    至于怎么好,沉梦媛也没见识过。

    “阿拓没有牵住小念的手,让她乱穿马路了,阿拓因为这件事,一直很自责,觉得是他害死了小念,所以他不喜欢气球,也不爱吃冰淇淋。”

    陶桃刚开始没觉得时拓的应激反应有多大。

    但是有一次出门,有小孩儿手里拿着一个气球撞进俩人怀里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时拓的身子都在颤。

    不管过了多少年,嘴上说着时念的死不是他害的,可是他还是有阴影。

    “妈妈,阿拓身上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把我放在第一位,我相信他。”

    那些时候,时拓自己都没办法总出来,却仍然记得在黑暗中抓紧陶桃的手,不松。

    陶桃顿了顿,松开沉梦媛,看着她的眼睛,声音很轻,却很坚定,“如果以后阿拓会变,那也是以后的事,我想赌一次。”

    就一次,赌在他身上。

    而且,两个人,变的人,不一定就是时拓。

    对时拓来说,他也在赌。

    沉梦媛见她这么说,抬手擦干泪,帮她拢了拢头发,“妈妈怕你受伤。”

    “不会的,妈妈,毕业了之后我想去警队,再查一查当年的那个案子,不管是什么结果,我想陪着他一起。”

    和陶清的情况不一样。

    动车脱轨是意外事故,没人能控制。

    大概是这半年的法律课上下来,陶桃总是觉得不对。

    但是现在,她还没有能力,得再等一等。

    时拓帮她脱离了那个梦魇,陶桃也要把他拉出来。

    ————————

    精★彩*小┊说:blṕσ⑱.νɨρ [Ẅσσ₁₈.νɨρ]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