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臣服(NPH) 一、被下药的影帝H

一、被下药的影帝H

    “获得第二十七届金象奖最佳女配角的是——《盲》里狄颖的饰演者,沉墨!”

    随着男主持人的话音一落,镜头转到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沉墨对着镜头微微一笑,起身向台上走去。

    弹幕一瞬间炸开,“卧槽,姐姐杀我!”

    “这人谁啊?”

    “盲你没看?快去补课”

    “那么多老戏骨不选,净选些花瓶”

    “不是白岚我就呵呵,睡到的奖吧”

    “弹幕有些人真是酸臭,人家就是演的比你家白岚好”

    “这几步路走出一种登基的感觉”

    沉墨接过男主持递过的话筒,“谢谢,获得这个奖我很开心。”

    男主持见沉墨这就说完了获奖感言,呼吸一梗,没见过这样的啊,急中生智立马接话“第一部作品就取得这样的佳绩,真是一鸣惊人啊,不过沉墨你咋人如其名,不要这么沉默嘛,哈哈。”随着男主持的打笑这一趴也就这么过去了。

    “哈哈哈哈,牛批”

    “叼什么叼,恶心死了”

    “屁话不多,我喜欢”

    沉墨把视频一关,又接着把香槟倒满。这次她确实没做什么暗箱操作,笑话,《盲》的原着就是她,她演她笔下的人物,随便演谁都能得奖好吗。对于致辞那是她真的词穷,那些感谢家人,剧组,粉丝的恶心话她真是说不出,要说真话那就是,你们可得感谢我让你们看到如此神仙的演技和电影。

    没吹牛逼,如今沉墨最佳女配角挂在热搜第四位,沉墨神演技挂在第一位而且已经爆了。

    不过沉墨不是演员和作家,她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服装设计师,写作只是平常的爱好,演戏也只是没演过去玩玩而已。所以沉墨微博的粉丝只有几十万,不过如今已经涨到了可怕的五百万了。

    [谁在给我买粉?不要买了,留着那些钱去喝奶茶不好吗?]

    沉墨把微博发出去关上了手机,买些僵尸粉干什么,她粉丝虽然少但条条微博转发评论十几万,那些几千万粉丝的博主和她评论数量差不多不可笑吗。

    卧室传来隐隐男人的声音,哎呀,沉墨嘴角挂起微笑,好像把影帝冷落太久了。

    卧室没开灯,只亮着盏略显暧昧的小夜灯,昏暗的灯光下,男人衬衫的纽扣已经胡乱散开,露出的胸肌布满颗颗汗水,腿间的西装裤高高耸起,然而男人的手已经被沉墨绑在了床上,他只能无措的挺腰用摩擦来缓解欲望,口中喘息着,这副画面,可真是,淫靡啊。

    男人察觉到沉墨走进卧室,抬头喘着说“沉墨,你好样的。”

    事情还要退回到一个小时以前来说,盲的剧组包下了酒店正在庆功宴,沉墨被各路来庆祝获奖的人喝的无聊透顶,借口去洗手间转身溜进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却看见影帝宋和脸色潮红,一脸身体不适的样子。

    “你喝多啦?”沉墨开口问,把手搭到了宋和肩上,却被宋和反手握住。卧槽,烫的惊人,这莫不是被人下药了。

    宋和紧紧捏住沉墨的手腕,低声沉问“是你?你在我酒里放了什么?”

    男人的声音暗哑,灼热的气息都能扑到沉墨的脸上,啧,勾起了兴趣,平时高冷禁欲的影帝被拉入欲望的样子一定很涩吧。虽然想睡但这不代表沉墨要莫名其妙的背个锅,“不是我。”

    宋和看沉墨这笃定的神态,手不由得微微松了几分。沉墨趁机把手扯了出来,扶着宋和的胳膊说“走,我带你去冲冷水。”

    哪里想到宋和真的和她去了,她内心里的一大推计策都没用上,进门把人敲晕后沉墨差点笑出声来,这药会影响人智商的吧。把宋和绑好后沉墨拍拍宋和的脸,一脸憋笑的说,“不要以为男人在外面就安全。”

    沉墨走进卧室看宋和隐隐怒气的样子,无辜的说“药真不是我下的。”

    “那你绑住我干什么?”

    虽然沉墨很想油腻的说一句干你啊,但是她还是演,“怕你兽性大发弄疼我咯。”

    宋和一听脸瞬间涨红,沉墨接着说“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我现在放你走,或者我们睡一次。”

    沉墨观察着宋和的表情,开始倒数“3,2,1……”开玩笑,这种时候男人能忍住就有鬼了。宋和心情却异样的平静下来了,或许,心底就是希望和她发生点什么才会由着被她带走。一直以来他循规蹈矩的走在演艺的道路,虽然见惯了娱乐圈这锅染缸的风气,但他一直洁身自好。沉墨,像是一块石头投入了他平静的心,就这样掀起了一片波澜,不她像钻石一样闪耀,从他看完她第一场戏后,他便这么想了。

    “好多水。”沉墨把宋和裤子褪下,看见灰色的内裤被洇湿成深灰色。“有射吗,宋影帝。”不等宋和回答沉墨把手伸进了内裤,摸到了一大把透明的前列腺液,“这个药效挺猛的啊”,沉墨把液体擦到了宋和的胸上,又捏了捏挺立的乳头,“宋影帝保养的不错啊,还是粉色的。”

    宋和被沉墨逗弄的喘了喘粗气,低声哄着说“把我手解开,好吗?”

    沉墨被魅惑的腿间一湿,笑起来说“那你求我啊。”

    高冷的影帝却不愿低头,沉墨也不多说,把内裤往床边一扔,骑到了宋和身上。

    宋和呼吸陡然一滞,沉墨手扶着他的往穴里送,等沉墨大腿根挨上了他的胯,宋和终是忍不住轻哼了声,长时间的胀痛终于有所缓解。

    沉墨被烫的眯起了眼睛,挨着宋和的耳朵夸赞到“你的小兄弟不错,又粗又长。”

    宋和很是惊讶沉墨这样大胆的发言,不过也能理解了,毕竟她已经把自己拐到了床上绑着上。

    身上骑着的女人大胆又张扬的摆动,生殖器之间的碰撞溅出水花,噗嗤噗嗤的声音不绝于耳。宋和快疯了,他被绑着什么也做不了,眼眶憋的发红,目光牢牢盯着沉墨,看她跳动的头发,她喘息的嘴唇,她晃动的乳房,好想摸一摸,好想扶着她的腰操弄她,好想看看她为自己发疯的样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就像被她玩弄。

    沉墨快到了,宋和那么炽烈的目光简直像她的催情剂,纵使你高冷如谪仙般,也会被我一把扯入凡间,让良家变得淫荡,让荡妇变得忠贞,不只男人喜欢,女人也很喜欢。

    “啊…”最后一下深的让沉墨头皮发麻,宋和应该也是忍不住了,用力的挺腰猛干,在最深处射了出来。

    沉墨忍不住调笑“多久没做了宋影帝,这么多。”说完沉墨有点点后悔,男人才射完不都会进入成佛期吗,原地成佛,万物皆空,沉墨相当于白问。但是还在她体内刚刚软下去的东西又开始膨发起来,开玩笑,她沉墨被江湖人送一雅称沉一次郎墨,就是高潮一次就歇逼(这里逼不是指那个逼啊),被阅希孟知道了嘲笑了好久。

    宋和还在目光炯炯的盯着她,沉墨把那根梆硬的东西拿出来,她从来就是自己爽了就抬抬屁股走人的。拿出钥匙把宋和一只手解开,把钥匙丢在了宋和胸上,“你要走也行,睡这也行,我去次卧了。”

    宋和却没去拿钥匙,反而拉住了沉墨的手,甚至还有丝不好意思,“再来一次?”沉墨凉凉的回望一眼,抽出手捡起衣服出了门。这套动作太流畅,宋和躺倒在床上闭起了眼睛,拔吊无情四个大字就好像萦绕在他头上,“栽了……”宋和动动嘴,吐出一股浊气。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