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臣服(NPH) 六、顶级Omega微H

六、顶级Omega微H

    [嗡嗡嗡嗡……]床头柜上的手机不断震动,震的沉墨不厌其烦,看了眼钟发现才七点半,沉墨想是哪个大胆的东西敢早上吵她睡觉,皱着眉拿起手机发现屏幕跳动着叁个大字。

    沉墨深吸一口气揉了揉眉头,“阅希孟,有活快说,别打扰老子睡觉。”

    屏幕那边传来调笑,“哟,小墨墨这是在哪个小哥哥床上,把我这个好姐姐都忘了。”

    “你想干什么?”沉墨没好气道,这才想起来有一段时间没联系这个损友了。

    “极品宝贝,你的口味,快来,我在公司等你。”说完阅希孟兴致冲冲的挂了电话。

    沉墨被阅希孟讲的一头雾水,睡意也消散的差不多,干脆起床了。

    “卧槽,你干什么?”沉墨打开房门发现闻人玉直愣愣的站在门口,猝不及防的被吓了一跳。室内恒温的空调男人却是一头大汗,脸颊也泛着微红。

    “墨……”闻人玉语气祈求地唤了她声,“说好八点就是八点。”沉墨心下了然闻人玉这是憋的够呛,打断他的话,转身去洗漱了。

    洗漱一番就到了时间,沉墨笑着对像粘她屁股上的闻人玉说,“拿出来吧。”

    闻人玉听完立马冲进了洗手间,随即就传来放尿的声音,他也没关门,沉墨就走过去靠在门边,本来想口头调戏调戏闻人玉,却看到男人尿完没立马穿上裤子,而是一手杵着墙一手在撸着性器。

    男人抬起优秀的下颌,喉结随着喘息性感的滑动,上半身衣着完好下半身却在做色情的事,好一副美男自渎的画面,沉墨不禁在心里鼓起了掌。

    待事结束,闻人玉才仿佛察觉到沉墨目睹了他自慰的全过程,一时间相对无言,沉墨给了他一个我懂的表情,说“我有事要出门,你自便。”

    “那今晚你……”闻人玉心里不是滋味,这样没勾引到她吗?他是故意没关门来这一出的,没想到沉墨不为所动。

    “我以后再找你,表演不错,留着下次吧。”沉墨留下个高深莫测的笑就走了。

    闻人玉低头看马桶里还未冲下去的白浊,摇了摇头按下冲水键,随后又勾起了嘴角,从口袋里拿出沉墨送他的那个项圈,用手指捏着那颗红宝石细细的摩挲,“她果然很有意思…”

    盛世公司大厅,沉墨在前台给阅希孟打电话让她滚下来接她,只因为前台不认识她怎么都不让她进去。

    阅希孟风风火火地赶下来给了沉墨一个熊抱,沉墨没好气的把手里的奶茶给她,“给你买的。”

    “谢谢小墨墨。”阅希孟开心的接过,转头对前台说,“干的不错。”

    “没有阅总监,这是该做的。”前台有点羞涩。

    阅希孟接着把沉墨的墨镜摘下来,“不过以后要是这位过来,直接放行。”

    前台这才看清了沉墨的真容,激动地说,“您是《盲》里的……”

    “对对对就是她,签名以后再要,现在好好工作。”阅希孟说完拉着沉墨就走。

    前台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拿出手机在群里发消息[天呐我今天见到沉墨真人了!比电影里更美!!!]

    接下来是群友一串的感叹号,还有人问有没有照片,前台可惜的回复说没来得及拍就把手机收起来继续工作了。

    阅希孟拉着沉墨一路来到练习室,在玻璃门外指着身穿白色T恤的一个少年说,“看,就是那个,合不合胃口。”

    沉墨顺着阅希孟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练习室内的少年正在练舞,一头干爽的短发,随着跳跃,衣摆翻动漏出柔韧的腰身,待少年头转过来,沉墨看清了他的长相,恰到好处的五官,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带着少年人独有的青涩,眼神却坚毅有神,朝气蓬发的样子真是鲜衣怒马少年郎啊。这身段一看就是长期练舞下来的打磨,优异的身材比例,那紧实的臀肉,看的让人想去摸一把,最奇的是少年携带的那种气质,那种独特的易碎感,让人想要侵犯。

    “顶级Omega。”沉墨脑海里现出这么一个形容词。

    阅希孟拍拍沉墨的肩,一幅我就知道的样子,“心不心动,想不想要?”

    沉墨收回眼神对阅希孟说,“你也太不是人了,自家公司的人你也搞。”

    “总归要被人搞,肥水不流外人田嘛。”阅希孟耸耸肩。

    沉墨不以为然,“这副样貌不走这条路也会红。”

    “那要看你怎么定义红,”阅希孟瞥了一眼少年继续说,“现在资本当道,这届练习生好几个都内定了,就算他凭着相貌杀出来了,后续资源跟不上,照样玩儿完。”

    阅希孟看沉墨若有所思的样子继续说,“他家里挺困难的,小孩又想往上爬,我是看这颗小白菜哪日说不定就让猪给拱了不忍心这才叫你的嘛,好歹你是只长得不错的…zhu…公主…”被沉墨狠狠剜了一眼阅希孟改了说辞。

    “这位水深火热中的王子就看你沉大公主想不想拯救咯。”阅希孟拿着手里的资料掂量着。

    沉墨扫了一眼阅希孟说,“你看我像做慈善的人吗?你这百般的推销,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阅希孟听闻嘿嘿一笑,“《湮灭》影视版的版权,你卖给盛世吧。”

    沉墨听完一个脑瓜崩儿就弹到了阅希孟的脑门上,“你怎么知道《湮灭》是我写的?”

    阅希孟被弹得龇牙咧嘴,“有次不小心看见了你的电脑……”她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沉墨又是一个暴栗,“你在盛世还管这个?这是你该管的吗?”

    阅希孟作委屈状,“我们老大很喜欢这部小说,知道我和你认识,让我来说和一下嘛。”

    “你们老大?谁?萧珂吗?他也知道《湮灭》是我写的了?”

    “这可不是我说的,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作者就是你的,”阅希孟立马撇清,又拱了拱沉墨的肩膀,“但是肖总给的价绝对让你满意,卖不了吃亏,卖不了上当。”

    “晚了,”沉墨把阅希孟推开,“版权早卖给安格斯了。”

    “卧槽,是那个好莱坞导演安格斯吗?行啊小墨墨,副业都搞的这么辉煌了。”

    “别拍马屁了,就算卖给你们肖总拍,国内也过不了审。”

    “那有啥,叫编剧改改嘛。”

    “哼,”沉墨冷笑一声,“那还不得被改成破灭。”

    “行吧,交易破裂,”阅希孟把手中的资料收起来,“本来我能直接把人送到你床上去,但现在你自己去搞吧。”

    沉墨看着阅希孟这咬牙切齿的样哭笑不得地说,“看在奶茶的份上至少把名字告诉我行吧。”

    阅希孟看沉墨这副贼心不死的样子坏笑着说,“他叫陆飞宇,可能没你想象的那么好到手哟。”

    沉墨摆了个ok的手势,看着练习室里的少年还在挥洒汗水,心里默默打起了算盘。

    “行啦别意淫了,看在你白跑一趟的份上,我请你吃饭去。”说完阅希孟就拉着沉墨往六楼食堂走。

    这时的陆飞宇刚好转到正面,看见了沉墨快消失的一道侧影,没有多想什么,深呼出一口气,现在这样还不够,他得更加努力才行,可他不知道的是,有些人有些事,在命中早已注定。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