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臣服(NPH) 八、办公室play上H

八、办公室play上H

    沉墨如约来到萧珂办公室外,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高挑女人已在站着迎接她,“沉小姐,请您稍等,”随即拨通了座机“萧总,沉小姐到了。”

    “好的萧总,”女人放下电话对沉墨微笑说,“萧总请您进去。”

    沉墨对女人点头示意了下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萧珂办公室的风格像他的人一样,简约又不失格调,空气中都是男人身上那种冷香味,室温有点低,沉墨一进去就感觉冷丝丝的空气抚过皮肤。

    萧珂从总裁椅上起来请沉墨到会客区的沙发坐下,“沉小姐喝什么,咖啡还是茶?”

    “咖啡,一块糖半份奶。”

    沉墨还以为萧珂会叫秘书去准备,没想到他居然自己起身给沉墨亲自做,在咖啡机研磨的声响中两人都没说话,沉墨接着观察萧珂办公室的装饰,却在书架众多的书中看到了《盲》和《湮灭》。

    若眼神有实质,萧珂会被沉墨的眼神射穿,《盲》和《湮灭》可是她用两个笔名写的,从选材到写作手法和叙事风格,一个是犯罪悬疑,一个是末世科幻,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本书,根本没人能想到是同一个人写的。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只有凯尔一个才对。

    这人是对她有多大的兴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些沉墨一无所知。

    “埃塞俄比亚带回来的咖啡豆,不知道沉小姐喜不喜欢。”萧珂将咖啡杯放到沉墨面前,自己也端了一杯咖啡在沉墨对面坐下。

    沉墨端起杯子尝了尝,心中冷笑,是她最喜欢的耶加雪菲,这是巧合吗?“甘香顺滑,还有一股柑橘的清香,不错。”沉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

    萧珂微笑道,“沉小姐喜欢就好。”

    沉墨把杯子放下,打算开门见山,“不知道萧总想和我谈什么?”

    萧珂却没回答,而是起身从书架上拿出了《湮灭》放到沉墨面前,他弯着腰,眼神从金边眼镜后面注视着沉墨的眼睛,缓缓道,“他们以为欲望的满足就是幸福,但就连他们的祈祷和祝愿都是罪行,终焉到来之际,一切都将消弭。”

    萧珂将书翻到扉页,“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不知沉小姐能否为我签个名?”萧珂勾起嘴角顿了一下,接着把《盲》也拿了出来,开口问“可以签真名吗?”

    沉墨忽略了萧珂的问题,食指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木质桌面,这是她开始烦躁的表现。

    小说作品多少会带上一些作者的影子,譬如叁观又或者精神世界,沉墨不太喜欢被别人看到这些,特别是萧珂这种洞察人心的家伙,所以她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如今却赤裸裸的呈现在别人面前。

    沉墨一把扯过萧珂的墨色领带,将男人的脸拉到面前,“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我一直在想,这些冷峻深刻的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写下的,”萧珂低头亲吻了下沉墨的手背,“然后我知道了。”

    “那,满意吗?”沉墨隐约翻腾着怒气,又将男人拉近了几分。

    沉墨深黑的瞳孔里倒映着萧珂的脸,萧珂也依旧坦然地与沉墨对视,然后,不知道是谁先主动,谁先亲上了谁,沉墨和萧珂在不知道对视几秒后吻到了一起。

    沉墨还扯着萧珂的领带,萧珂抱住沉墨的腰想要把沉墨压到沙发上,沉墨用腿反勒住萧珂的腰要把萧珂摔到沙发上,两人你来我回的交锋,唇上看吻的热情非常,但在外人看来像是扭在一起打架一般。

    唇与舌激烈的纠缠着,不知吻了多久,沉墨被萧珂强势的所求耗的体力将尽,她用尖锐的虎牙咬破了萧珂的下嘴唇,让男人吃痛放松了对她舌头的纠缠,沉墨把萧珂推开,气喘吁吁,“停,歇会儿。”这怎么接吻比做一场还累,舌头被萧珂吮的发麻,嘴里还残留着一丝血锈味。

    萧珂整理了一下凌乱的领带,胸膛的起伏代表他也够累,他抹了抹嘴唇上的血迹,啧,被咬的不轻。

    痛是痛,可他满眼都是笑意,萧珂用大拇指抹过沉墨的嘴角,把她嘴角残留的血迹擦掉,“那就歇一会儿,”萧珂抬头看了眼时钟,“我先开个视频会议。”

    可听到沉墨耳里萧珂就仿佛是在说,给你一个报复我的机会,还不快来。

    看着萧珂理着外套走回他的座位,打开电脑戴上了无线耳机,沉墨嘴角不怀好意的跟了过去。

    “开始吧。”刚才的激情仿佛荡然无存,萧珂又恢复到那种精英的模样,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余光看见靠过来的沉墨瞬间把摄像头关了。

    会议上的主管们看见萧珂瞬间黑屏的视框皆是一愣,但还是开始如常汇报起来。

    沉墨走到萧珂身边,十分自然的坐到了男人大腿上,萧珂微叹一声,用手臂圈住了沉墨,以防她坐的不稳掉下去,然后用食指放到唇边示意沉墨别出声,又把靠近沉墨这边的耳机摘了下去。

    男人专心的看着屏幕,可怀里却拥着沉墨,修长的手搂在沉墨腰侧微微收紧,十分亲密的模样,从沉墨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男人优异的侧脸。都说男人认真工作时最帅,沉墨很认同,现在的萧珂无疑很吸引人。

    萧珂以为沉墨能好好待在他怀里,可是沉墨却开始用她的手指隔着衬衫在萧珂胸上色情的打转,她能感觉到男人的胸肌都绷紧了。

    沉墨无声的笑笑,靠近萧珂的耳边用气声说,“萧总,你硬了。”

    沉墨的大腿被十分有存在感的家伙顶着,她挪了挪屁股,方便自己拉开裤链把手伸进萧珂的西裤里,沉墨从内裤的边缘伸进手把萧珂挺立的性器握紧,被微凉的手握住,男人呼吸瞬间粗重了几分,搂着沉墨的手臂不自觉收紧了些,萧珂闭上眼试图把注意力转移,可当沉墨坐到他身上开始,他就不太能注意到下属都汇报了些什么了。

    沉墨真的赞叹萧珂的忍耐力,男人的性器在被她肆意玩弄着,萧珂竟然还能抽出分清明来点评下属的方案。

    当萧珂分心顾着说话时,没察觉到沉墨已经拉开了她内裤的边缘,扶着性器对准她的阴道瞬间往下一坐,他就被裹在了柔软湿润的穴里,脑内仿佛炸开了一片烟花。

    “嘶…”萧珂倒吸了一口凉气,谁让这耳机的传音质量太好,众人一听立即都惴惴不安,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低级错误,惹得总裁如此上火生气。

    萧珂的阴茎全根没入沉墨的穴里,大脑似乎当机了几秒,沉墨故意发出了一声千娇百媚的呻吟,他的理智被瞬间拉回,极其迅速的关了会议。

    会议诡异的安静了几秒,他们看见总裁,那个就算天上下刀子都要开会的总裁,竟然一句话都不说就中断了会议,有一个人结巴着说,“什,什么情况?”

    剩下的人没有回答他,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承受了巨大的冲击,但又忍不住在脑内幻想,现在的总裁办公室是该是一个何等香艳的场景。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