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臣服(NPH) 十四、前列腺调教上H

十四、前列腺调教上H

    浴室里用物很齐全,沉墨早在里面放上了灌肠器和生理盐水,还贴心的备了一瓶润滑剂。闻人玉迅速的冲完澡,熟练的给自己灌肠,等到排出的液体变清,他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衣服,如果那可以称之为衣服的话。

    轻透的小块布料,整件衣服重量都是来自于皮质的绑带和金属结扣,闻人玉鼓捣了半天才搞清这件衣服该怎么穿。

    裙子就像摆设一样,只堪堪遮住了屁股,内裤其实不能称之为内裤,重点部位都暴露在外,皮质绑带把肉体分割造成视觉上强烈的冲击,性意味十足的衣物。

    情趣装扮闻人玉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沉墨准备的这套衣服还是让久经沙场的他脸红了红。

    等闻人玉穿戴好出来,沉墨眼睛都亮了一亮,闻人玉摆了个魅惑的姿势,“好看么?主人。”

    沉墨勾勾手指让闻人玉过来,用手摸过男人光滑的大腿内侧,称赞道“你的腿真漂亮,我应该给你准备条丝袜的。”

    沉墨又让闻人玉转身,毛茸茸的兔子尾巴像天生长在男人身上一样,可爱极了。她看见盒子里的胡萝卜跳蛋还好好摆着,眯眼语气危险地说“不好好放进去是想我插到你前面吗?”

    “太粗了主人,插前面会坏的。”闻人玉乖巧的伏在沉墨腿上,他其实就是想让沉墨亲手帮他放进去而已。

    沉墨拿起“胡萝卜”放到闻人玉嘴边,闻人玉就顺从的伸出舌头开始舔舐。“小兔子就应该吃胡萝卜的,对吧兔兔。”

    “恩……”闻人玉含着“胡萝卜”含糊不清的回应,沉墨捅的实在是太深了,像模拟口交似的在他嘴里抽插,他只能被迫深喉,口水也从嘴角溢出。

    沉墨看差不多了把玩具拿出来,夸赞,“口技很好啊,以前和男人玩过?”

    闻人玉被刚才沉墨的粗暴弄的呛咳不已,等喘匀了气才回答道,“没有主人,兔兔一直...都是直的……”闻人玉带了些无奈,他心里不知怎么就升腾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转过去,趴下。”沉墨把闻人玉肛门里的兔子尾巴拔出来,被异物推挤开的括约肌就迅速的合上,又变成闭合的形状。

    沉墨用中指在菊穴外面打转,闻人玉的括约肌就可爱的一缩一缩,因为平时画设计图的习惯,沉墨指甲一直都修剪的很齐整,便没什么顾忌的把中指朝那个紧缩的小口插入。

    闻人玉的腔道里还有一些残留的润滑剂,是他为了方便插尾巴涂的,现在倒是方便了沉墨的手指。

    沉墨进入了闻人玉温暖又紧致的肠道,瞬间她就精准找到了略微凸起的前列腺,坏心眼的揉了一下。

    “啊……”闻人玉被这一下激的猝不及防呻吟出声,快感实在是太强烈,他腿间的性器也高高翘起,把裙子都顶了起来。

    沉墨把“胡萝卜”塞入闻人玉的菊穴,上面沾满了他晶亮的口水,很顺利的就埋入男人的肠道里。沉墨又把拿出来的尾巴重新塞回去,拿出一个小巧的遥控器按下了开关。

    在闻人玉体内的“胡萝卜”就开始疯狂震动起来,狭小的肠道里挤着跳蛋和肛塞,“胡萝卜”的震动碰撞着肛塞发出声音,在外面看毛茸茸的兔子尾巴竟动了起来。

    沉墨握住闻人玉挺立的阴茎,前列腺液滴成了一条银线,她把湿滑的液体抹到茎身上,就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闻人玉发出极其动情的呻吟,双眼红通通的看着沉墨撸他的性器,没过几分钟他就在沉墨极富技巧的挑弄下射了出来。

    沉墨却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她明知道刚高潮完的男性器官特别敏感,还下手越来越重。

    “主人不要...兔兔受不了……”闻人玉痛爽交加,这样的前后夹击实在是太刺激了,沉墨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在她手里的阴茎没有片刻的疲软,依然硬的惊人。

    不顾男人的连连求饶,沉墨又让闻人玉在她手里射了一次,她用手抬起男人的下巴,擦去闻人玉眼角的泪珠,“现在哭太早了。”

    闻人玉舔了下有点干的嘴唇,其实他是爽出来的眼泪,却没想到后面沉墨真的把他弄哭了。

    “来,补充点水分。”沉墨拿起桌上的一杯红酒,喂到闻人玉嘴边。他扬起脖子喝着沉墨手里的红酒,有些来不及咽下去的酒滴从嘴角滑落,又滑到他的喉结上。

    沉墨看着猩红的酒珠滑到男人还在上下吞咽的喉结,又滑到性感的锁骨消失不见,眼神一暗,把酒杯拿开凑近闻人玉的下巴,伸出舌头把还挂在他唇上的红酒舔掉。

    红酒的味道在嘴里洇开,沉墨吻上男人的唇,闻人玉自然的把嘴张开,她就把舌头伸进去汲取更多的酒液,两人的舌头在一起纠缠,沉墨一直睁着眼睛欣赏闻人玉闭眼动情的模样,用手一摸发现男人刚才还疲软的阴茎又硬了起来。

    沉墨离开闻人玉的唇,摸了摸他的头发,“去窗边等我。”他看着沉墨走进卧室,感受到胸腔里心脏的乱跳,回味着刚才的深吻,他真要以为沉墨也对他动了心呢。

    沉墨走进卧室把准备好的穿戴式假阳具戴好,想起来闻人玉说没和男人做过,又换了一个小一号的,出来看见闻人玉乖乖的待在落地窗边等她。

    闻人玉看见沉墨这样装扮也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他真是要“为爱做0”了,但看见沉墨胯间的尺寸他委屈巴巴的说,“主人,太大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当沉墨走过来闻人玉还是跪下趴好摆起了姿势,沉墨拍了拍闻人玉撅起的屁股,“之前那个更大,乖,你吃的下的。”

    沉墨把闻人玉肠道里的玩具都取了出来,本来紧闭的菊穴开了个小嘴,比之前松软了很多,沉墨拿出机器,扣开一个贴片,贴到了他前列腺的位置。

    闻人玉只觉得体内有一丝刺痛,这个姿势他看不到沉墨在干什么,沉墨开口说,“马上你就知道那个机器是做什么的了。”

    纽扣大小的贴片上有着极其细小密密麻麻的倒钩,不会伤人,但粘上了不用特定的工具就取不下来,也不会挪动半分。

    这个机器就是沉墨之前买的那个,前身是前列腺治疗仪,不知道哪个大神改造成这种适合调教的用具。

    沉墨按了一下开关,贴片就释放了一次电击,闻人玉身体瞬间狠狠战栗了一下,这一下使他张大了嘴却叫不出声来,这种外力给予的快感不容抗拒,翻天覆地,他有些害怕起来。

    “还有叁个哦,今晚我们来看看,你的极限在哪里。”沉墨的话语在闻人玉听来就像索命咒一样。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