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臣服(NPH) 二十四、第一次上微H

二十四、第一次上微H

    想象中剧烈的撞击没有发生,陆飞宇刚想抬头车厢里就炸开一声枪响。

    最后关头是那辆银白色跑车避开了沉墨,在车身与沉墨擦肩而过时沉墨看清了驾驶座的人,是那个银色头发的男人。

    男人的刘海很长,快遮住了半张脸,满头耀眼的银色衬得皮肤非常苍白,在沉墨看他时,他也同样在看着沉墨,嘴唇上扬着,唇色如血般鲜红。

    沉墨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虽然很想一枪把那个男人的头打爆,但想也知道车窗大概率是防弹的,就瞄准了轮胎。

    陆飞宇听到枪响下意识的抱住了头,然后就听到身后轮胎摩擦地面划过刺耳的声音,又传来重物撞击的声响,他试着朝后视镜望去,那辆跑车在他们不远处侧翻在地,应该是失去平衡撞到了护栏,撞的面目全非。

    陆飞宇转过头来还心有戚戚,耳边还似有枪声的蜂鸣,鼻尖也还能闻到若有似无橡胶的焦糊味。

    沉墨没有丝毫停留,还是朝前路笔直的开着,她把手枪收起,拿了瓶矿泉水丢给陆飞宇说:“喝口水压压惊。”

    耳机里传来AK的汇报:“七小姐,车里没发现人。”看来AK他们很快就追上了,这也没死,还真是命大。

    那么,车里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乌鸦的头领鸦隐了,据说没人知道他真实的样子,只知道他有标志性的一头银发,如果是他的话,事情还有点棘手起来了呢。

    乌鸦,带来死亡和灾祸的生物,这样的生物还极其记仇,取这个名字还真是很符合。

    鸦隐从灌木丛里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他在沉墨打中轮胎那一秒就跳了车,如果晚那么一点,估计他现在就被撞的稀巴烂了。

    “果然很有意思呐她。”鸦隐不可抑制的笑起来。

    四周走出几个黑衣人,鸦隐止住笑声恢复到一贯的冷漠口吻开口问:“死了几个?”

    其中一个人回答:“老大,只有叁个人逃出来。”

    不愧是罗希德的人,鸦隐冷冷地扫视过众人,所有人都把头低下不敢与鸦隐对视,“把那叁个解决。”

    “是。”

    鸦隐抬手摸过自己的左眼,那里又隐隐的痛了起来,虽然雇主是让他杀了沉墨,可今晚他不是冲着沉墨的性命去的。

    所以他在最后关头偏离,那真的耗费了他极大的自制力,在两车距离无限拉近时他兴奋的几乎要高潮。

    然后他看见了,沉墨自始至终就没打算避开,她比他想象的还要疯狂,鸦隐闭上眼睛回味,那果决的一枪,真是不错的眼神呐。

    车安稳的开进市区,过往的车流人群逐渐密集,热闹的景象让陆飞宇紧绷的心暂时能放松下来。

    “他……”陆飞宇刚开口就被沉墨打断,“不该知道的事别问。”

    沉墨把车开到一个高档小区,路过门禁时和门卫交流了几句,这里安保很严,事先说好方便让AK他们的车进出。

    打开门锁后的景象让陆飞宇惊讶,叁百多平的大平层,装饰的精致华丽,还是在这样的地段,价格肯定是超出他的想象。

    “愣着干嘛,你随便挑一间住吧。”沉墨把鞋脱掉换上拖鞋,径自走到酒柜吧台边倒了一杯威士忌。

    陆飞宇选了一个较小的次卧,只是这个房间都比他家客厅大出叁四倍,他迅速的收拾完东西出来,沉墨已经换完衣服坐在沙发上喝酒了。

    陆飞宇深呼吸了几口气才朝沉墨走去,如今两人单独在一个房檐下的认知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看见陆飞宇如此紧张的神态沉墨笑了一下,放下酒杯说:“坐过来。”陆飞宇拘谨的坐到沉墨身边,沉墨侧过身抬起双腿放到了陆飞宇膝上。

    陆飞宇被沉墨突然的动作弄的身体僵直,沉墨说:“按按,腿酸。”

    “噢,恩。”

    少年低下头认真的按着沉墨的小腿,不轻不重,只是按来按去都从不越过膝盖,仿佛沉墨的大腿是什么雷区一样。

    看出了这一点的沉墨笑着说:“大腿呢?也很酸。”沉墨虽然穿着裤子,但隔着轻薄的睡衣传来的体温,和手里紧实的触感还是让陆飞宇越按脸越红。

    “你下期唱什么歌?”沉墨边回着老扒说事办成了的信息边说。

    陆飞宇说了一首沉墨没听过歌,沉墨就用手机搜索放了听听,“什么东西。”还没放到高潮沉墨就关了播放器。

    “是节目组安排的。”陆飞宇说。

    盛世缺钱吗,舍不得掏版权费买首正常的歌似的,沉墨在心里想。

    “这首不行,我想想…你唱这个吧。”沉墨点开播放器,一个磁性的男声倾泻而出。

    “I'm  going  under  and  this  time,

    我要堕落了而这一次,

    I  fear  there's  no  one  to  save  me,

    我害怕没人来拯救我,

    This  all  or  nothing  really  got,A  way  of  driving  me  crazy,

    孤注一掷真的是一种让我疯狂的方式,

    I  need  somebody  to  heal……

    我需要有人来治愈我……”

    沉墨看着陆飞宇清亮的眼睛,少年点了点头说听过。“谈过恋爱吗?”沉墨用手抬起少年精致的下巴,在陆飞宇光滑的肌肤上摩挲。

    陆飞宇微微避过沉墨的视线,轻声说:“没有。”

    沉墨又掰正了少年的脸,看着他羞涩的面容说:“那这首歌对你还是有难度了。”

    “我会尽力唱好的,沉墨姐。”陆飞宇终于敢看上沉墨的眼睛,眼神无比坚定。

    沉墨微微一笑放开了少年的下巴,“叫的太生疏了,叫姐姐。”

    “姐…姐姐。”只是叫声姐姐,陆飞宇的表情却显得好似沉墨欺负了他一样。

    沉墨抬起一条腿轻踩到陆飞宇胯间,隔着运动裤都能感受到温热,“处男果然太容易被撩拨了。”

    在陆飞宇给沉墨按腿时她就能感觉到少年起了反应,现在沉墨用脚掌轻轻踩压那处,陆飞宇的性器就完全勃起,沉墨用脚描绘着勃发的形状,看来是不俗的尺寸。

    “对不起。”陆飞宇脸色涨红,原以为自己装的很好,但沉墨竟识破他有了反应。

    陆飞宇想要朝后躲开沉墨,沉墨见状脚上用力踩下,陆飞宇吃痛后就不敢再动,只能定定的坐在那任由沉墨的脚亵玩。

    这么多年来除了自己的手,就没有别人碰过他那处,虽然只是脚,还隔着裤子,沉墨的动作却让陆飞宇敏感的难以忍受。

    看着陆飞宇呼吸越来越急促,快到了高潮的关头,沉墨却没想停下动作,处男太敏感了,多射几次提高阈值才能让沉墨玩的尽兴。

    沉墨加快了脚上的动作,在少年一阵细微的抖动下,陆飞宇高潮了,他喘息着,眸里尽是水色,怔怔地朝沉墨望去。

    虽然知道被沉墨带回来会发生一些什么,但真正发生关系后,高潮后,荷尔蒙褪去后,还是让他情绪低落的想哭。

    “去洗澡,然后过来。”沉墨开口说。

    “好。”陆飞宇声音带着沙哑,还强忍着哭意,沉墨不知怎么的能从里听出一丝委屈来。

    “柜子里有新的内衣。”沉墨特意放柔了语气。

    “恩。”陆飞宇起身朝沉墨微微鞠躬示意,然后还用手挡住腿间已浸湿的布料朝浴室走去。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