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玫瑰头颅(男暗恋女) 7

7

    周二下午的班会课上,班主任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纸,“同学们,都听着,这周六我们班安排出游,有意向的都看一下手上的纸,回去让你们家长签字。”

    听到春游,大家都活跃了起来。

    “这是为了让大家更加熟悉起来,都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学期,我发现班级里有些同学还是挺陌生,不算以后文理分班出去的少数人,剩下的人不出意外的话要在同一个班级相处叁年,做好凝聚力很重要,所以能来参加的尽量来参加。”

    夏听南勇敢举手,“老师,是去哪里玩!”

    班主任说:“南郊风景区!班级里有没有人去过的?”

    有几个人说自己和家里人去过了。

    “没关系,去过也可以再去,跟家里人去和跟朋友们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夏听南听到她的同桌也说自己去过,于是她问:“那边好看吗?”

    同桌回忆了一下,说道:“很好看啊,有个水库,还有瀑布,你是不是想要拍照,那边拍照肯定好看!”她知道夏听南喜欢什么。

    和夏听南隔了两排的陈茜也把纸条传过来了。

    【你去不去?你去的话我就去。】

    夏听南思考了一下,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让后桌的同学帮她传回去。

    后桌逗夏听南:“什么秘密啊,我看看?”

    夏听南翻了个白眼:“看呗,看完给陈茜,谢谢。”

    这么一说对方就没兴趣看了,直接往后一丢,丢到陈茜的桌子上。

    陈茜激动地拆开纸条,上面写着:【那你去不去,你去的话我就去。】

    陈茜:……

    夏听南真是脑子有病!

    夏听南转头和陈茜对视一眼,莫名其妙地就很想笑,她把脸埋进手臂里,死死憋着笑,憋着脸发红发汗,嘴里还时不时发出放屁一样的笑声。

    同桌被她这副样子搞笑到了,也忍不住趴在桌上憋笑,憋得浑身狂抖。

    后桌一抬头就看到两个佝偻着背抖成筛子的人。

    “……”真是有毛病。

    其实夏听南自己也不确定要不要参加,心里其实有一点想参加,但美好的周末又不太想出门。

    放学的时候和陈茜还有班里一些关系不错的同学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去,毕竟这种集体活动确实很有意思。

    于是夏听南晚上回家就去找夏妈帮她签字。

    “你这是要去干嘛?”夏妈边切菜边问。

    “爬山。”

    “那你去呗,一会儿帮你签字,我先烧饭。”夏妈说完又加了一句,“你去隔壁叫徐阿姨和秉然过来,今天我们说好一起吃的,他们怎么还没来?”

    想到一起吃饭的话,晚上可以正大光明不写作业和徐秉然聊天,夏听南笑弯起眼。

    “好啊。”

    她换上门口地毯上的拖鞋跑到徐家,发现他们家的门没都锁上。

    她探了探头,喊了一句:“徐阿姨?”

    没人应她。

    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了鞋光脚走了进来,直直地走向徐秉然的房间。

    她开门,“徐秉然?”

    房间里,徐秉然锐利的目光倏地射向她这个不速之客。

    “出去。”

    夏听南被徐秉然的语气吓到,这才看见徐妈也在房间里,只是被门边的柜子挡住了。

    她的脸色很难看,看到夏听南之后才好一点,朝夏听南笑了一下:“听南,是来叫我们去吃饭的吗?我们刚准备过去来着,你先回去吧。”

    夏听南看着他们俩,犹疑不定。

    徐秉然重复了一次:“出去。”

    夏听南觉得徐秉然态度太差,心里忍不住有点泛酸,但她也知道他们可能有点事情要讲,于是她扯了扯嘴说:“那我先回去了,我妈快做好菜了。”

    徐秉然抿嘴,缓了缓语气:“知道了。”

    夏听南一路小跑回家,还顺手把徐家的门带上了。

    夏妈一头雾水地问她怎么就她一个回来,夏听南语速很快地敷衍道:“他们有点事情,马上就过来。”

    “行,那你帮我把菜端到桌子上先,还有碗筷都摆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

    夏听南觉得自己太玻璃心,怎么被凶一下就这么想哭,枉为一个女高中生。

    她无精打采地回房间打了会游戏缓解心情,等到确定自己不会和人一讲话就想哭才重新回到客厅等晚饭。

    晚饭的氛围有点奇怪,比平常安静许多。

    徐秉然不讲话算正常,但夏听南也不讲话就不太正常,饭桌上基本上都是徐妈和夏妈在交流事业或者生活上面的事情。

    偶尔提到他们两个几句,两个人都只是随口应着。

    “老徐最近是不是很忙?最近感觉又没怎么看到他。”夏妈妈边夹菜边问。

    徐妈垂着眼,有点心不在焉:“是有点,都在值班备勤,有几天没回家了。”

    “哎,派出所太辛苦了,让你家老徐努努力,往分局调嘛,在局里当个民警都比在派出所好。”

    “嗯。”徐妈苦笑,“这不是还没有机会吗……”

    “哎,都难,都难。”

    徐秉然不吭声,像往常一样小口小口吃着饭菜,旁边的夏听南则大口大口吃,好像在发泄什么。

    夏妈奇怪道:“今天你们两个怎么了?闹变扭了?”

    徐秉然微微地摇摇头。

    夏妈转而指责女儿:“你都高中生了,别整天和你秉然哥闹,他看你年纪小才照顾你,别当作理所应当。”

    夏听南无语:“我哪有闹啊。”

    徐秉然岔开话题:“阿姨,你说夏听南要去秋游?”

    夏妈:“对啊,说要去爬南郊风景区的那个山。”

    徐秉然瞥了夏听南一眼:“挺好的,是得锻炼一下。”

    夏听南脸都木了,很快地吃完饭就回了房间。

    徐妈轻声说:“秉然,你去陪听南玩一会儿吧。”

    徐秉然看了她一眼,然后放下碗筷,起身去夏听南房间,慢慢关上了门。

    房间里,夏听南坐在地上,还在玩PSP,听到徐秉然进来的声音也没抬头。

    徐秉然只能看见她高出床的半个后脑勺,他走到她后面看她玩了一会儿,然后用手背贴了贴她的脸。

    是干的,有点凉。

    “还生气?”他抿了抿嘴问道。

    夏听南不回他。

    徐秉然:电脑借你玩。

    夏听南:不要。

    徐秉然:送你乐高。

    夏听南:不要。

    徐秉然:不喜欢积木了?

    夏听南:嗯……

    淅淅沥沥的雨落在夏听南课桌前的窗户上,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压着嗓音讲话,好像这是他们两个的秘密,带着无限的潮湿意味,就像肥皂泡,一戳就破。

    ————

    夏听南:努力不做泪失禁体质。

    徐秉然:努力精进哄人技术。


同类推荐: 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