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玫瑰头颅(男暗恋女) 8

8

    要说生气,其实夏听南并不生气,只是单纯不知道怎么开口。

    为什么最近不开心?为什么要和徐阿姨吵架?不能和她说吗?

    她以为他们可以无话不说,她连来例假都会告诉徐秉然。

    呃……虽然徐秉然可能压根不想听……

    夏听南的游戏角色没躲过BOSS的攻击,又被砍死了。

    她丧气地叹了一口气,把游戏机递给徐秉然,凶巴巴道:“帮我打一下。”

    徐秉然接过来,没过多久就把游戏机又还给她,“好了。”

    夏听南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徐秉然为什么连打游戏都可以比她厉害这么多,他还有什么不行的?

    徐秉然问:“不生气了?”语气很温和,但又很笨拙,显然并不擅长安慰人。

    夏听南听到他难得哄人,有点想笑:“气!气死我了。”

    “那我要做什么你才不生气?”

    夏听南一下子卡壳,不知道怎么讲。

    徐秉然抿着嘴笑了一下,左脸露出一个很深的酒窝。

    她下意识地就戳了上去。

    酒窝又消失了。

    徐秉然看不出是什么情绪,表情沉静又寡淡,他把夏听南的手拿下来,从夏听南的手指上一根一根捏过去,每一根手指都很圆润,就该指甲盖都是圆圆的,就像夏听南这个人一样,没有什么的棱角。

    如果他是一块内里含虫的琥珀,那夏听南就会是一块玉,戴在身上天天看着,就会发现它越发透亮。

    夏听南任由他把玩,想了想,突然问道:“要不然我不去爬山了,你陪我出去玩吧。”

    “你不想和同学出去玩?”

    “想啊,但是你比较重要。”

    徐秉然顿了顿,突然用力掐夏听南的脸。

    “哪里学来的话?”

    夏听南挣扎,撑着徐秉然的胸口把他推远,笑着说:“什么学来的,这就是心里话。”

    虽然夏听南是挺想和同学们一起去春游,但她想到上高中以后她和徐秉然好像就没有怎么一起出去玩过。

    不对,应该说是徐秉然没有怎么出去过,以前他还会偶尔和章又程出去,夏听南就会死皮赖脸地跟过去,但这个学期到现在,徐秉然除了在学校就是在家里,夏听南十分疑惑。

    徐秉然摇了摇头,“你去玩吧。”没必要因为他取消原来订好的行程。

    夏听南思考了一下,然后说下个周末再来找他玩。

    徐秉然说好。

    *

    春游那天,夏听南终于脱离了万年不变的校服,穿上了自己好看的衣服见同学。

    同学们在学校门口集合,坐上大巴的时候心情都很激动,就算压着嘴角,也能从语气和行为中看出兴奋。

    夏听南和陈茜坐在一起,一条耳机线从夏听南的手机里连出去,然后开始分叉,一个塞进夏听南的右耳,一个塞进陈茜的左耳。

    “这首歌超好听是不是?”夏听南努力推销,“我连着听了半个月了。”

    陈茜认真地听了一会儿,然后亮起眼睛:“真的!这个高潮好好听!”

    两个人一起嘿嘿地笑了起来。

    后面坐的男同学忽然站起来不耐烦地看着她们:“你们吵死了。”

    夏听南看过去,是上次在食堂被她气哭的男同学。

    对方来势汹汹,夏听南面不改色地看过去:“怎么?还想和我吵一架?上一次还不嫌丢人?”

    车里大家都在聊天,热闹得很,他偏偏说她们吵,不是找茬是什么?

    男同学气得面红耳赤,重新坐回位置不再说话。

    陈茜悄悄地在手机里给夏听南发消息。

    陈茜:他老是找你麻烦干嘛?

    陈茜:是不是喜欢你?[坏笑]

    夏听南看到消息差点吐血。

    夏听南:你疯了吗?

    夏听南:喜欢个鬼,他讨厌死我了,我也烦死他了!

    夏听南:[信不信我顺着网线来打你.JPG]

    太傻了,实在是太傻了。

    陈茜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他们到达目的地,一车人涌下去东看看西瞅瞅,然后跟着班主任和另一个带队的老师往山上走,南郊风景区的山很低,并不难爬,大家看起来都很轻松,偶尔还打打闹闹。

    中间路过一个小瀑布,夏听南喊同桌过来帮她和陈茜拍照。

    同桌:“你们往后站一点,否则拍不到瀑布。”这里有点狭窄,夏听南和陈茜两个人离镜头太近,把瀑布全挡住了。

    “哦哦好。”她们俩赶紧往后面退。

    班主任眼一瞥,心提到嗓子眼:“你们俩别退了!小心点!”

    夏听南赶紧拉住陈茜,发现她们已经到栏杆边了。

    班主任喊:“大家都小心点,安全第一,照片随便拍拍就好了,要准备吃中饭了。”

    中饭定的是农家乐,夏听南看着满桌的菜,拍了张照片给徐秉然发过去。

    夏听南:羡慕吗?

    徐秉然:[图片]

    她点开图片,看到十分豪华的一桌日料以及坐在对面看着镜头比耶的章又程。

    夏听南:……

    夏听南:你背着我吃独食?!

    夏听南:[真离谱,老娘直接一拳.JPG]

    夏听南痛心疾首,怎么她在的时候徐秉然都不和章又程出去,偏偏就这周她来爬山,徐秉然就出去玩。

    徐秉然很快回了一句说下次带她来吃。

    她这才高兴一点。

    陈茜凑过来问:“这是你哥?不像啊。”

    夏听南拿徐秉然的照片给她看过,她还有点印象,应该比这个帅。

    “不是,这是我哥朋友。”

    那一头的章又程问徐秉然:“听南妹妹干嘛去了?”

    “班级春游。”

    “怪不得这一次没跟过来,真难得。”

    今天纯粹是章又程硬拉着徐秉然出来放松一下的,他也看出来最近徐秉然状态不太好,之前喊了几次都说自己没心情,这次章又程磨了好久,结果周二晚上徐秉然突然就松口了。

    章又程吃了点东西,忽然说:“我上次就觉得你对她的态度变了不少。”

    “有吗?”他漫不经心地问着。

    “我记得高一的时候,你第一次带她出来,看起来烦都烦死了。”

    他还记得那时候夏听南看起来更小,圆溜溜的,一点都不害羞,很开朗,跟着他们几个男生,见谁都甜甜地喊哥哥,除了徐秉然。

    夏听南嘴里的“徐秉然”叁个字就好像口头禅,没有半点生疏和拗口,这更显示出两个人的熟悉和亲昵。

    不过徐秉然倒是全程黑着脸,和夏听南手拉手,到哪儿都得带着她,生怕一个不留神夏听南就跑不见了。

    “不是我要带她出来,是她要跟着。”徐秉然陈述事实。

    “差不多差不多,反正就是你看起来很烦。”

    徐秉然慢慢地喝着大麦茶,没什么吃东西的胃口。

    “我感觉你现在还挺喜欢她的。”

    徐秉然看了他一眼。

    “不是,我是说现在你不是很烦她的意思,你们看起来很亲。”章又程连忙摆手,他没有别的的意思,也不是八卦的人,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他自顾自感叹道:“给你白蹭了个邻居家的妹妹,有妹妹还是好啊,我也想有一个可爱的妹妹,最好是乖一点的那种,夏听南这种就有点闹腾了,是我我也得烦。”

    手机里是夏听南新发的朋友圈,里面有她的自拍以及各种合照,还配上了大段的春游感想,一看就活力十足。

    徐秉然垂眼看着,没有回复章又程的话。

    ——————

    夏听南:好你个章又程背后说我坏话。


同类推荐: 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