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玫瑰头颅(男暗恋女) 9(加更)

9(加更)

    春游那天分明天气并不是很热,但夏听南整个人却被晒得通红,回家后强烈要求老母亲给自己买一管防晒霜。

    夏妈勉强同意,因为夏听南的确被晒黑了一圈,尤其是领口袖口,肤色对比尤其明显,但其实夏妈心里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夏听南只要别在太阳下乱晃,过段时间也就白回去了。

    夏听南想的可不是白不白的回去的事情,而是现在她变黑了的事实,于是接下来几天,她偷偷用夏妈的粉底遮盖自己骤变的肤色。

    然而天气太热,每次夏听南的脸才过了半天就被汗浸得十分斑驳。

    这样的情况被班主任发现,夏听南又被班主任拉去谈话,谈话的中心主题就是夏听南还是个学生,学习才是重心,不用这么爱美,这么早就用上化妆品。

    十分苦口婆心,十分恨铁不成钢。

    夏听南被讲得委屈,晚上就翻到徐秉然房间抱怨这个事情。

    徐秉然捏着她的脸仔细看了看,然后皱起眉。

    “你涂那些东西,洗干净了吗?”他看到一些细密的小疙瘩。

    夏听南愣住,瞪大眼睛说:“我就用水洗的。”

    徐秉然去徐妈房间里拿了瓶洗面奶,让她用洗面奶重新洗脸。

    卫生间里的白光把人照得很亮,夏听南这才心惊胆战地好好洗了一次脸,对着面前镜子叁百六十度看了一遍,“我的脸不会烂吧?”

    “不会,下次别用乱七八糟的东西。”他靠在门上看着她。

    夏听南点头。

    徐秉然问夏听南有没有决定好要去哪里。

    夏听南差点把这事儿忘了,她想了想,迟疑道:“要不然,去吃火锅?”

    徐秉然想起上一次吃完火锅咳嗽了一个星期,果断地摇头:“不吃火锅。”

    夏听南愁死了:“我真想不出来去哪里玩,别让我想了,你给我个痛快吧。”

    明明是她想陪徐秉然散散心,为什么要她来决定去哪里?

    实际上徐秉然哪里都不想去,他只觉得疲惫,无论是学业上的事情还是家里的事情都压得他喘不上气。

    夏听南看到他眉眼间的疲惫,试探地问:“你最近睡得好吗?”

    徐秉然沉默地摇头。

    他最羡慕夏听南的一点就是她的睡眠质量,不管什么时间,只要躺下就可以睡着,睡着了就不想醒来,而他已经失眠很长一段时间。

    黑白分明的眼睛下面泛着淡淡的青,徐秉然不算特别白,但也不黑,这样的青色在皮肤上有些明显,任谁都看得出他的憔悴。

    “你高考压力这么大?”夏听南想了想,说:“要不然明天你就好好睡一觉吧。”

    徐秉然安静了两秒,语气有点微妙:“你陪我吗?”

    “嗯。”

    话虽这么说,但徐秉然不确定自己晚上都睡不着,白天是否能睡着,尤其有一个话多到离谱的夏听南在旁边,他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睡着。

    周六的时候,夏听南拿了一袋零食,还有游戏机到窗口。

    夏听南伸长手臂把东西递给他,“你先帮我把东西拿过去,我再爬过去。”

    他真情实意地问道:“你为什么不走正门?”

    夏听南:“………………”

    最后她大摇大摆地走了徐家的正门,遇到徐妈还打了一声招呼。

    徐妈:“来找秉然玩啊。”

    “对,阿姨,我先进去了。”

    “那个……”徐妈欲言又止,“没事了,你去吧,要什么吃的喝的再和阿姨说,我不打扰你们了。”

    “好的,谢谢阿姨。”她扯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徐秉然房间的设施很齐全,有卫生间,有电视电脑,徐秉然怕她无聊,还把徐爸送的乐高拿出来,拿出来的时候表情还有点嫌弃,也不知道想到了夏听南以前取过的哪个名字。

    夏听南面无表情:我是真的不喜欢搭积木了……

    于是徐秉然又把乐高放了回去。

    天气逐渐转凉,已经是不用开空调的季节,大概是这几天要准备期中考试,徐秉然的精神更差,眼睛里的红血丝都出来了,还偶尔咳嗽。

    夏听南看着心情很复杂,她连忙过去把徐秉然推到床上。

    “你到底多久没有好好睡觉了,你昨晚没睡吗?”

    徐秉然:“睡了,被冷醒了。”

    夏听南:?

    “被子太滑,掉在地上了。”

    夏听南不放心地靠过去摸了摸徐秉然的额头,“徐秉然,你有没有感冒发烧?”

    徐秉然闷闷地咳嗽了两声:“没有,就是喉咙有点痒。”

    阳台的窗帘厚重,合上后密不透风,她去厨房倒了两杯热水,一杯放在徐秉然的床头,一杯递给徐秉然。

    “你先喝一点再睡。”

    徐秉然接过来,半阖着眼喝了半杯,依旧无精打采的样子。

    “好了,你睡吧,我在你房间玩会儿。”她把他手里的杯子放在一边,然后拉了拉他身上的被子。

    然而徐秉然躺在床上,半点睡意也没有,脑子里的事情太多,缠成一个死结,他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入手的点解开这个结。

    夏听南缓慢地拆了一包薯片,清脆的声响在安静的房间想起,她惊了惊,不敢再吃。

    徐秉然冷不防开口:“你吃吧,没事,我睡不着。”

    夏听南转过来看他:“怎么还是睡不着?”

    凉风习习,室内昏暗,这种氛围她都已经产生睡意了。

    徐秉然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发生在他们家的事情,越简单的事情反而越复杂,而夏听南是个简单又开心的小孩,他在很多时候不希望她接触到这些。

    “夏听南。”

    “嗯?”

    “过来和我聊聊天。”

    夏听南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干脆掀开徐秉然的被子躺了上去。

    徐秉然皱了一下眉,没说什么。

    “你过去一点。”她说。

    虽然徐秉然的床很大,但只有一个枕头,她把徐秉然往床里面推,然后把自己的脑袋放在徐秉然枕头的另外半边。

    夏听南实话实说:其实我真的想睡了。

    徐秉然:猪。

    夏听南无语:你好幼稚……那你别和猪睡在一个窝。

    徐秉然动了一下身体,面对着夏听南侧脸上的头发,忽然吹了一口气。

    夏听南耳边的碎发被他吹起,带来一阵痒,她缩起脖子蹭了蹭耳朵。

    她小声说:“别闹。”

    徐秉然看着她小巧的鼻子说:“夏阿姨说的是让你别闹。”

    夏听南撇嘴:“我可没闹,是你上来就凶我。”

    徐秉然沉默了一下,“对不起。”

    夏听南也侧过身面对徐秉然,发现两个人离得有点近就往后移了移。

    但徐秉然的枕头有点高,她的头移出枕头找不到着力点,忽然向后倒去。

    一条修长且富有肌肉感的手臂快速地伸了过来,牢牢地扣住了夏听南的后脑勺,把她带了回来。

    “别后退。”他看着她。

    夏听南愣住:“好。”

    ————

    感谢大家的珠珠!送给大家的加更!

    虽然我享受不到追的文加更,甚至好几本断更了,但你们可以享受到我的加更……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