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玫瑰头颅(男暗恋女) 18

18

    然而这一场雨一下就下了将近两个月,雨水越积越多,楼道里每天都是撑开的雨伞,伞面上是凌乱无比的水珠。

    就算没有下雨,也是雾气蒙蒙的阴天,向外眺望根本看不到山头。

    毕业酒会那天,徐秉然被大家簇拥着,大家都听说他要去北京读警校,有恭喜他的人,也有对此感到遗憾的人。

    有人说:“徐秉然,你这个成绩读什么985、211没有,要去读警校,就业面也太窄了。”

    徐秉然笑了一下,没回答。

    对他来说,这不是就业面窄,而是他只给自己留了一条路。

    章又程见他被围住,过来解救他,“行了,桌子上好菜这么多,还堵不住你们的嘴,再不吃全凉了!”

    汤巧巧也插了一嘴:“警校怎么了?等你们以后违法的时候,说不定还要徐秉然带人去抓你们呢。”

    大家笑成一团。

    章又程压低声音迟疑地问徐秉然:“还好吧?”

    毕竟是关系最好的兄弟,多少也知道了一点徐秉然家里的事情。

    徐秉然摇摇头:“就这样吧。”

    他已经是一个成年男人,应该有调节自我的能力,不能让已经发生的事情继续影响生活,于他来说,事情已经没有好坏之分,发生的事情无法逆转,他只能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章又程拍拍他的背。

    徐秉然朝他笑了一下。

    班主任整个晚上都带着笑,吃到一半已经被灌了不少酒,拿着话筒走到台上咳嗽了两声。

    “同学们,我是第一次当班主任带班,从你们刚进来稚嫩的样子,到现在成长成一个个稳重的模样,我真的很感动,也很有成就感。”

    “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不会相同,大家不要以对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其他人,你们当中未来或意气风发、或小资文艺、或壮志凌云、或宁静平淡、或投身公益、或报效国家、或经营小家……那都是不一样的精彩人生,只要有信念,没有什么失败可言。”

    “我真心的希望你们,小路成坦途!”

    觥筹交错间,每个人手中的酒杯都高高举起,酒杯与酒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带着酒花的液体在摇晃中溢出点滴。

    徐秉然仰头,痛快地与大家一起闷下杯中的酒。

    散场的时候,除了一些女生,剩下都是东倒西歪的模样,班主任哭笑不得地说:“看来大家都是好孩子,平常都不喝酒,酒量都不太好啊。”

    最后他一个个帮他们叫了车,叮嘱大家注意安全,到家了都在群里发一条消息。

    徐秉然扶着楼梯缓慢上楼,用钥匙对准门锁,却怎么也开不了门。

    他拧起了眉。

    夏听南在客厅看电视,忽然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以为有小偷,看了看猫眼才发现是徐秉然。

    她打开门,接住摇摇欲坠的徐秉然。

    一阵潮湿气息,酒气混着夏季雨夜的青草味钻入夏听南的鼻子,黑白分明的眼珠蒙着雾却还是沁人心脾。

    徐秉然紧盯着夏听南,目不转睛。

    夏听南:“……你走错门儿了。”

    徐秉然:“哦。”

    夏听南心里郁闷,徐秉然怎么看起来有点二。

    她默默叹了口气,朝家里喊:“妈,徐秉然喝蒙了,我先把他送回去。”

    房间里的夏妈妈也大喊:“要不要帮忙!”

    “不用!”

    徐秉然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了夏听南身上,没带一点含糊。

    “大哥,你好歹腿用点力吧。”夏听南拽着他,从他手机把钥匙拿过来开锁。

    他闻言稍微站起来了点,但没走两步又浑身软了下来。

    缓缓把头埋在夏听南的肩窝,轻蹭了两下,声音闷闷的。

    “夏听南,我想吐。”

    夏听南的脸都绿了,快马加鞭把他送去卫生间。

    “别吐,千万别吐!我洗了澡的。”

    由于动作太快刹不住车,她差一点把徐秉然的头塞进马桶里。

    徐秉然撑着马桶盖转头看她,“你是不是恨我?”

    ……

    她干笑:“失误,失误。”

    说着要吐,但最后也只是痛苦地干呕了两下,什么也没吐出来。

    夏听南拍着他的背,看他眼圈都红了,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拿着手机就开始查喝多了怎么办,看到网上说要喝温开水或者蜂蜜水,她打算去厨房看看有没有蜂蜜。

    徐秉然就是在这个时候抱住她的。

    她吓了一跳,以为他是滑倒了,但徐秉然只是紧紧抱住她。

    他好像越发沉醉,连脸都热得烫人,侧脸贴着夏听南的腰腹,头顶似有似无地擦过她的胸口,嘴里一直念叨着:“夏听南,我去上学后,你要好好学习,知道没有?”

    她觉得有些痒,往后挣了挣,敷衍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好好好……”

    服了,她真的服了。

    醉成这样还没忘记让她好好学习。

    要是被她爸妈知道了,都得感动得哭出来。

    她默默地打开手机,开启录像模式,摄像头朝下对准了徐秉然的脸。

    喝了酒的徐秉然虽然还是闷闷的,但话明显变多,而且很黏人,夏听南觉得还挺好玩,笑眯眯地录着视频,打算等徐秉然清醒之后让他好好看看自己的样子。

    徐秉然:“你为什么不说话?”

    夏听南:“你想听什么?”

    徐秉然:“你的声音。”

    夏听南拿着手机的动作顿了顿,奇怪地看徐秉然。

    她的声音有什么好听的?

    徐秉然的手忽然卸了力往地上滑,夏听南连忙拉住他,把马桶盖放下来让他坐上去。

    他的视线还是跟着夏听南的身影走。

    手机被随手放在台子上,录像模式却忘记停止,她自顾自地去拿徐秉然的毛巾冲了冲,然后靠近他。

    徐秉然很听话,自然而然地抱住夏听南的腰,把脸凑了上去,迷离的眼落在夏听南的短袖睡衣上,喉结忽然滚了滚,缓缓闭上眼。

    夏听南毫无察觉,耐心地擦了擦他的脸和脖子。

    擦干净之后,徐秉然又想埋进她的胸口,夏听南拧着他的头把他推远。

    “我的天,徐秉然原来这么会撒娇的吗?”她自言自语,然后驮着徐秉然去床上躺下。

    她拍了拍他的脸:“徐秉然?”

    像是没听见她叫他,徐秉然闭着眼,柔顺的短发搭在枕头上,看起来有一种与这张脸不符的乖顺,他身上穿的是短袖和运动中裤,同样很清爽。

    夏听南有些无从下手,不确定是否就这样把徐秉然丢着。

    紧接着徐秉然动了动,忽然开始往下扯自己的裤子。

    她怔了怔,赶紧拦住他,“使不得使不得,等我走了再扒。”

    他又不动了。

    夏听南觉得很搞笑,又想拿手机拍,这时候才发现手机还在卫生间,她拿回手机,发现都快没电了。

    她想了想,觉得这样放着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睡一觉就好了,于是打算安静离开。

    关门的一瞬间,仿佛听到徐秉然叫了她一声,她怀疑自己是幻听了,这时手机没电的提示音又响了,她赶紧跑回家把手机充上电。

    夏妈听到她回来的声音,喊道:“听南,秉然怎么样了?”

    她又跑到夏妈的房间,“他想吐但吐不出来,我就帮他擦了把脸,然后丢在床上了,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让他休息吧,我明天上班之前去看看他。”

    “好——”

    夏妈第二天上班前去看徐秉然,发现他还在睡,于是安安静静地离开了。

    徐秉然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醒来已经是中午,头还隐隐有些发晕,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记忆只存档于他开错门。

    他洗漱好之后去敲夏听南的门,她刚好准备吃中饭,看到他过来就问他要不要一起吃。

    徐秉然说不用,他已经点了外卖。

    夏听南吃的也是外卖,她刚吃两口就按着手机,说要给徐秉然看个东西。

    徐秉然:“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了。”她的嘴角弧度压都压不住,脸部表情有点扭曲。

    徐秉然看到她打开相册,在一堆自拍和表情包中间选了一个视频文件,紧接着,他就看到了自己的脸。

    “……”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视频,像是要把她的手机盯穿。

    诡异的气氛在无声的发酵,偌大的家里没有人说话,但视频里莫名黏腻的声音不断传出。

    徐秉然突兀开口:“这不是我。”

    夏听南一口饭直接喷出来。

    徐秉然:“你P的。”

    夏听南边咳嗽边叫道:“视频怎么P啊!”

    徐秉然奇怪道:“我怎么知道怎么P。”

    “你还不承认,我服了。”她又气又好笑。

    徐秉然又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夏听南手里的手机拿过来,在她眼皮底下发给了自己,然后把她手机里和聊天记录里的视频都删除,才把手机还给她。

    夏听南:“你干什么?自己珍藏啊?”

    徐秉然沉默了一下,然后说:“研究一下你怎么P的。”

    ……

    夏听南怒道:“跟你说了不是P的啊!!!”

    ————

    甜了吧!!!


同类推荐: 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