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玫瑰头颅(男暗恋女) 27

27

    夏听南的睫毛几不可察地颤了颤,但眼皮依旧盖着,仿佛不睁眼,她就没醒来。

    掩耳盗铃。

    徐秉然苦笑了一下。

    他看起来还是很冷静,好像不打算给夏听南留退路,也不打算给自己留退路。

    他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是今天呢?为什么是此时此刻呢?

    或许是陈楠的话刺激到了他,又或者是汤诚的喋喋不休让他厌烦,也或者是夏听南对于永远的定义让他颓然,心中油然升起无法言喻的冲动,不想再等也不想再犹豫,想豁出去试一试,试一试夏听南能不能为他所动。

    房间里的冷气还在呼呼地吹,夏听南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任何一种情绪都没有震惊多。

    徐秉然为什么要亲她?

    还能为什么?

    她又不是傻子。

    可是怎么会?

    她是夏听南,他是徐秉然,怎么会?两个人熟悉到夏听南甚至知道徐秉然臀部靠下有一个小胎记,她小时候还拿这个胎记嘲笑过他,徐秉然甚至知道她后腰上有一颗痣,他不懂事的时候还说过那是夏听南的开机按钮。

    他们伴随着对方从幼稚到成熟,在夏听南眼里,徐秉然和父母并没有什么两样,这样子的两个人,怎么会和情与爱搭上关系?

    她的心缓慢地跳动着,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垂着头看她的徐秉然。

    他的表情很淡,看她的目光也很温和,和平时没什么差别,但夏听南知道,哪里都不一样。

    她的嗓音有些发抖,“徐秉然,你先让我起来。”

    徐秉然以为她在害怕,于是很快松开她,和她拉开距离,靠着墙坐着。

    夏听南并不是害怕,只是觉得有些无措,她撑起身体,看到徐秉然把枕头立起来垫在她的腰后,和平常一样体贴入微。

    夏听南沉默地和徐秉然对峙,心里惊疑不定,怀疑今天是愚人节。

    “徐秉然,你——”她闭上了嘴,表情有点僵硬,眉毛拧成一个奇怪的形状,看起来满脸的不理解。

    徐秉然喊她:“听南。”这两个字像是在他舌尖缱绻很久。

    夏听南的心猛地一跳,后背出了一点汗。

    乌龟拥有坚硬的躯壳,总是缩在自己的温房,本能地不愿接触风波,夏听南开心至上,觉得天永远是蓝的,水永远是清的,身边的人都是美好的,她希望徐秉然不要再继续说下去,希望他们回到半个小时前,她还是她,徐秉然还是原来的那个徐秉然,会对她好,会和她一起长大,但不会想要亲她。

    但徐秉然认真地说:“夏听南,我喜欢你。”

    然后又轻描淡写地加了一句:“很久了。”

    久到他想不起来是从哪一个瞬间开始心动,想让夏听南的眼里只有他。

    夏听南摇头,“不可能。”

    这势必是恶作剧。

    她忽然放松了表情,扯开嘴角笑得很灿烂,用一副不成熟的样子若无其事道:“徐秉然,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徐秉然没有给她躲避的机会,很快反问:“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夏听南的脸又僵住了。

    徐秉然忽然用力扣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

    他的身体坚硬且滚烫,胸膛里吵闹极了,夏听南针刺般猛地抽回手,脸上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面对当下这个状况。

    徐秉然收回手,唇绷成直线,压住的地方唇色变得有些苍白。

    他知道自己吓到夏听南,但他的本意不是这样,复杂的情绪漫上心头,知道是自己太心急,这个告白不合时宜,但说都说了,也没什么可后悔的。

    夜已经很深,早就到了需要好好休息的时候。

    “很迟了,先休息。”他说。

    夏听南只是用力点头。

    他用手碰了碰她的手,有点凉,他起身又把空调往上调了一度,然后回到自己的床上,把床头灯也关上。

    “我不是开玩笑。”他在黑暗中说道。

    夏听南没说话。

    “晚安。”

    “……晚安。”

    这一夜,夏听南没有睡好,可能是白天睡得太多,也可能是脑子里太乱,也可能是徐秉然平静的呼吸声太过扰人,她根本抓不住平常的睡意。

    他怎么能睡得这么安稳?

    夏听南觉得很离谱。

    徐秉然却觉得这一夜是他很长时间以来睡过最舒服的一觉,没有任何压力,没有任何需要想的,因为他已经把自己想表达的和夏听南说了。

    第二天起来,看到夏听南困倦无比,刷牙都没力气,黑眼圈挂到下巴,徐秉然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夏听南听到他的笑声,顿时心梗。

    “我说喜欢你,你就睡不着了?”他以为夏听南的心大得很。

    夏听南听他的语气轻松,她心里也放松了一点,抱怨道:“我还在想是不是我做梦了。”

    “那你想明白了吗?”

    她没好气地说:“想明白了,不是做梦,是你脑子真的进水了。”

    徐秉然淡淡地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夏听南换了一件裙子,这次没再问徐秉然好不好看,因为她穿什么估计他都觉得好看。

    她和徐秉然去附近最有名的景点,因为一部分学生已经放假,而且又是周末,所以人很多,他们排了将近一个小时队才进入园区。

    夏听南还是有点不自在,总是想东想西,所以一直没敢和徐秉然对视,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然后用手机拍这边的风景。

    徐秉然注意到她的躲闪,心里有点无奈。

    他说:“夏听南,你自然点,我又不会怎么样你。”

    夏听南叫道:“可是你说你喜欢我啊!”

    旁边的一群路人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夏听南顿时闭上嘴,眼神开始到处飘,半天没有落点。

    徐秉然:“叫这么大声,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了。”

    夏听南欲哭无泪,踹了徐秉然一脚。

    前方人多了起来,乌泱泱的一片,人人摩肩接踵,徐秉然揽着她的肩,替她挡开熙熙攘攘的人流,缓慢地穿过人群。

    夏听南瞥了一眼肩上的手臂,又偏头看了看徐秉然皱着眉的表情,心里叹气。

    返程机票是周日下午的,原本就没打算玩很久,留在这的时间实际也只剩下一天半。

    从这一个景点到下一个景点,从这一条古街到另一条古街,他们的行程丰富但不匆忙。

    徐秉然很称职地做导游,把他觉得值得一去的地方都告诉夏听南,还给她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让她可以发朋友圈,路上他还给她买了很多好吃的,让她带回去给夏爸夏妈。

    时间过得很快,离开那天,是徐秉然送她到机场。

    机场里的人很多,办完登机手续后到安检口,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夏听南说:“我走了。”

    徐秉然点头。

    她忍不住又说了一句:“我真的走了。”

    徐秉然慢慢地说:“夏听南,我是认真的。”

    认真得不能更认真。

    夏听南对他很好,但他想成为唯一。

    她匆匆离去,离开前没有和徐秉然拥抱,只是短促地笑了一下,说了一声“拜拜”。

    四十一度的高温,绿叶在空中盘旋,万里无云,蔚蓝的天空划过一条线。

    徐秉然眯着眼仰头看去,那是离去的标识。

    而飞机上的夏听南只是怔怔地静坐着,脑内都是分别前最后一个画面。

    他拉着她的手说:“我正在追你。”

    有力又笃定。

    (校园完)


同类推荐: 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